您当前的位置 : 台州在线

【在台湾的大陈人】台湾和大陈 家与根之间

台州在线 责任编辑:台州在线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27日 22:35 阅读次数:359次
    字号: T | T

      在昨天的特别系列节目中,我们向大家介绍了随着时代洪流离开故乡的16487名大陈人,他们来到完全陌生和未知的台湾之后,重新开始了安家生活。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为你讲述,到了台湾之后,他们是如何开始新生活的,与海峡那边的故乡大陈岛是否又有新的故事上演。

      原本在大陈岛,相当一部分人都是以捕鱼维生,到了台湾之后很多人仍旧操回老本行。“我们其他工作不会做,在家乡打渔,到台湾后夜打渔。要做生意话听不懂,做其他工作我们不会,就打渔嘛,种田我们不会种,只有打渔啊!”

      从近边的小捕捕,到跨越远洋的大型捕鱼,后来,五分之一来到台湾的大陈人因为远洋捕鱼,到海外落了脚。

      颜达中则由于家里人口多,经济窘迫,早早地在21岁就开始服兵役,之后,举家从高雄搬到台北永和大陈新村。结束服兵役回家之后,颜达中成为了一名水手。之后他也在台湾经营过小酒店,也办过投资顾问公司。1986年,颜达中担任了台北县温岭同乡会秘书长,热衷于两岸和平事业,一干就是19个年头。颜达中回忆,到台湾的大陈人基本上安定下来是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那个时候他们对于故乡大陈的思念之情也日渐浓烈起来。“(上个世纪60年代)那个时候想尽办法经过香港各方面要找自己的亲人,这种情况蛮多的,尤其是老兵,有些有办法的联络上了就从香港汇钱进来,写信回来都有的。”

      颜达中家也不例外,当时颜达中父亲的唯一一个妹妹还在大陆,双方都在想尽办法打听彼此、获取联系。“我爸爸一直在牵挂着我的姑姑,后来那个远洋打渔的就有人告诉我爸爸了,哎呀我们船在东海上,人家我们打听说你在哪里啊,说了我爸爸的名字,还活着没,说妹妹谁谁在找他。就初步有这个消息过来,后来我爸爸听说有人在打听他,那表示我姑妈还活着,就想办法从香港转信,那个时候还是通过有办法的人跟我姑姑联系上了。”

      1979年之后,两岸关系出现了曙光。1987年10月15日通过了《台湾地区民众赴大陆探亲办法》,12月1日起正式实施。颜达中的父母就是其中第一批回大陆探亲的同胞。颜达中自己也在第二年第一次回到阔别了33年的故乡大陈。“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情更浓,儿童相见共相识,笑问客从大陈来。”用这样一首打油诗来形容他,再确切不过了。“我记得我们是从杭州下飞机,经过香港的,连路有开了十二三个小时到了椒江。最伤脑筋的是找不到厕所,有些女人家都为上厕所伤透脑筋了,到处去跟人家借厕所,碰到饭店,前面埋了个大水缸,什么也没挡,有些实在没有办法就拿雨伞遮。那个时候想,哎呀在台湾过的那么,那个时候台湾已经发展的很好了,第一个印象真是比台湾落后三十年,到处都是烂稻田。那个时候到现在中国大陆进步多快啊!”

      这是颜达中当时回来后对大陈的第一印象,尽管当时的相对落后令他感慨不少,但故乡耳边的一声声乡音、一句句问候、一处处尘封脑海多年的废墟实景,都一遍一遍地在告诉着他,这里是他在台湾日思夜想的故乡,是他魂牵梦萦的根。几十年棚草浮萍般的游子生活,让当年的年少儿童都已两鬓斑白。那动荡的大时代是如何在一瞬间扭转了数万人的命运,又如何埋下了这近一个甲子的沧桑与流转,这其中的种种个体况味,恐怕真的只有这些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

      台湾是他们的家,而大陈是他们的根,和其他许多大陈人一样,颜达中像候鸟一样往返于家与根之间,返回又离开。2004年,颜达中开始在椒江做起了茶叶生意,为台湾茶找销路。一年到头,奔走于两岸之间。颜达中说,趁着闲暇时光,他更多的喜欢呆在自己在椒江的茶庄里,享受宁静,或与故乡的朋友一起品品茶、聊聊天。

      细心的观众也许发现了,采访中,这些在台湾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大陈人,不管是讲普通话还是讲方言,在他们的言语中都留存着浓浓的台州味道,是的,讲大陈话是这些在台湾生活的大陈人鲜明的台州印记之一,除此之外,更有一些典型的台州特色在向人们证明着他们的根在台州大陈。在明天的节目中,我们继续为你讲述,那些在台湾的大陈特色。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