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台州在线

姐弟一起溺水之谜

台州在线 责任编辑:tzgdwsx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4日 08:47 阅读次数:200次
    字号: T | T

     

      仙居县埠头镇西亚村有一位女孩叫陈笑笑,她的父母在外打工,笑笑独自担负照顾弟弟的责任。然而不久前,亲戚们发现,姐弟俩忽然失踪了。几天后,不幸的消息传来,大家在村里一条河流的下游找到了两人的遗体。

      记者来到姐弟俩的住处,屋里已经聚满了人,几乎都是陈家的亲朋好友。姐弟俩失踪后,在外打工的父母也赶了回来。找到遗体后,他们悲痛欲绝,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已经好几天了。

      死者的妈妈:“我没了希望了嘛,我一生的希望都放在两个娃娃的身上。我今天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我也想一死了之算了。”

      死者的爸爸:“现在让我日子怎么过啊,现在我们两个人无依无靠的,一家人都没得过了,就是说让我日子怎么过啊。”

      记者了解到,姐姐陈笑笑刚满19周岁,而弟弟陈潇翔14岁,还在上初中。墙上挂着他们的照片,一个青春靓丽,一个调皮可爱。

      死者的妈妈:“(小的)一直到六周岁,我都是天天自己带在身边,看着他长大的。我也不知道,我说我费了这么多年,今天的结果就是一场空,两个娃娃都没有了。”
    孩子的舅舅张天明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在3月5号。那天早晨,从不无故旷课的弟弟陈潇翔没有按时到学校上课。

      舅舅张天明:“第一节课没有上,班主任老师就打电话来,家里人就去找了,结果找了一天,没找到。”

      家里没有人,附近也没有孩子的踪迹。亲戚们急了,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后,就连忙通知了孩子在外打工的父母。同时,亲属们还印了几百张寻人启事,四处张贴。

      死者的亲属张天明:“这个寻人启事,贴在黄包车后面,等于说是人在仙居的话,大街小巷,骑黄包车的人都已经知道,是这样子。”

      几天过去了,姐弟俩还是没有找到。这时,隔壁村的一个村民发现,从村里通过的一条水渠边上,停了一辆自行车。

      死者的亲属张天明:“单车就是在这个地方。雨伞就在这个地方。雨伞在哪?大概在这个地方。以前水我跟你说,以前水道第三个楼梯这里。对,就是到这里。”

      经辨认,自行车是弟弟陈潇翔的。大家开始害怕了,原本以为孩子只是单纯的走失,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张天明告诉记者,这条水渠是发电站泄洪用的,遇到降雨量大的时候,水流十分湍急,以前就发生过几次溺水事故。

      死者的亲属张天明:“里林水库嘛,有三个电站,三个发电站,如果是发电发起来那个水是挺大的。也是刚刚好三月5号6号这几天,连着都是下雨嘛。连着下雨那个水挺大的,又什么护栏都没有。”

      心急如焚的亲属沿着水渠搜索,3月24号,在姐弟失踪近20天后,人们发现了两人的遗体:

      死者的亲属张天明:“等于说找到20天左右人没找到,后来第21天、22天,桥下面嘛,就是永安溪那个桥下面,发现那个遗体了。”

      舅舅张天明说,水渠穿村而过,沿岸却没有设置安全护栏。孩子的遗体是在下游找到的,水渠的周围又找到了孩子的自行车和雨伞,加上附近其他地方的水渠都以暗道的形式通过,他几乎可以肯定孩子的落水地点:

      死者的亲属张天明:“这一条道都没有护栏,里面都已经做了暗道,里面做了暗道一直到那个三级电站,一直都没有,反正一直都是暗道做起来。反正为什么在这里村子边上,为什么不做护栏呢。他这个安全措施,如果是做到位了,我们也没有话说。”

      死者的妈妈:“就是那个护栏没做好,两个娃娃才出事的,那个水这么高,如果是那个小的掉下去,那个大的肯定去救,去救的话两个一起都冲走了,两个都没有命了。”

      陈家人认为,孩子溺水身亡,跟水渠沿岸没有安装安全护栏有关。于是,几个亲属找到了负责管理水渠的里林水电管理处,要讨个说法:

      死者的亲属张天明:“他们说57公里不可能全部做护栏,是这样子。后来我们这样子跟他说,我说没让你57公里全做护栏,你只要有安全隐患的,该修补的地方就要修补是不是啊。”

      记者看到,水渠绵延数公里,沿岸的确没有设置安全护栏。采访的时候正好是晴天,水流也比较缓慢,偶尔还能看到有村民在水边洗手,而沿岸设置的安全标示却不太明显。那么,这样的水渠以前有没有出过溺水事故呢?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路人:

      村民1:“人掉下去有吗?有啊,有人掉下去,被冲到下面。”

      村民2:“四岁的小孩一个跟头翻下去,这个时候有几个人在洗衣服,给捞回来了。”

      村民3:“有四个人,水小,四个都给捞过来了。//护栏做起来,掉下去的事故可能会少一点,这个是明显的啊。”

      学生:“因为这里的水嘛会比较高,所以很会掉下去嘛。”

      姐弟双双离去,留给家人无限的悲痛,那么,陈家姐弟的不幸遇难,公安部门的结论是什么?随后,记者来到了仙居县公安局横溪派出所。副所长徐榄告诉记者,接到报案后,公安民警进行了周密的调查,他们发现孩子的溺水可能另有原因。

      仙居县公安局横溪派出所副所长徐榄:“根据他的父亲提供的情况是这个样子的。3月3号的晚上,她这个弟弟要求买MP3,所以跟这个姐姐说,把压岁钱拿来买MP3,姐姐不同意,吵了起来,吵了起来嘛,弟弟当时说了一些过激的话。说你不给我买,我要寻死啊怎么样,那姐姐就打电话把这个情况告诉她父亲。”

      徐榄表示,目前,还不能简单地对这件事情进行定性。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到相关的目击证人:

      仙居县公安局横溪派出所副所长徐榄:“这个事情我们还在调查之中,目前尸表检验的情况来看,证明它是一个案件的证据不是很足。确定他要在什么地方落水的,我想这个唯一的途径就是要找到目击证人,因为这个周边我们看到的是村里的,也没有监控探头,什么都没有,唯一能确定在哪里落水的,就只有通过目击证人。”

      尽管警方目前还没有结论,但死者的亲属认为,水渠没有安装防护栏,水渠管理部门应当对这件事情负责。

      死者的亲属张天明:“为千千万万的少年儿童,以后给他们有个保障,他们护栏如果做起来了,那最起码能挽救多少人啊是不是。”

      那么,里林水电管理处对此又持怎样的态度呢?记者沿着水渠去寻找里林水电管理处。一路上记者看到水渠穿过好几个村子,除了上游一些地段,沿岸大部分地方都没有安全护栏。水电管理处主任李国华表示,陈家人要求水电管理处承担责任,需要找到相关的证据:

      里林水电管理处主任李国华:“说我们有责任,他通过有关部门,通过认证,通过法院定下来我们的责任,那我们的话一分不少,该怎么赔就怎么处理,我们通过司法途径,你说目前就凭这个自行车怎么弄,说我们的责任,我们不能承担。”

      同时李国华认为,两个孩子出事,身为监护人的父母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

      里林水电管理处主任李国华:“他女儿陈笑笑啊,给他父母打电话的时候说清楚了,你如果小孩子,弟弟买MP3不买给他,小孩子要寻死,是不是啊。他父母没有引起重视,是他们的监护人,大人没有管好。”

      对于水渠沿岸为何没有设置安全护栏,李国华说,陈家人认定的出事点是水渠泄水出口,那是三十年前建造的,原本有石头砌成的护栏,虽然不高,也算是有护栏。

      里林水电管理处主任李国华:“做我们都已经做了啊,都已经做了啊,就是目前这个标准提高了之后,达不到这个标准,之前都有的啊。是什么东西呢?之前是石块砌起来啊。就是石块砌起来的是吧?对,原来这个水泥路没有浇的啊,这个石块不是很高,有40公分高,就是这一块石头,其他都没有。那时候建起来的,所有的地方都是这么高,包括我们其他地方,那时候的标准就是这个标准。”

      既然达不到现在的标准,那为何不重新修葺呢?李国华表示,主要是因为工程量太大了:

      里林水电管理处主任李国华:“这个是,沿线渠道的话,要做的话,我们整个东西,不光是做这么一点,包括我们沿线渠道都是这么个情况的,我这边有40多个村庄,都是穿村而过的,那你要这么个做的话,这个投资不是一点能说清楚的。”

      那么,这起事件,谁该为姐弟俩的离去承担责任呢?我们的随行律师认为:

      大民随行律师(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李会国

      我觉得姐弟俩死亡有关责任承担方面,就要看死亡原因,如果这个死亡原因是意外掉入水渠里面,那么如果这个水渠存在安全隐患,水渠管理人也没有尽到安全管理这个义务的话,那么我认为这个水渠管理人要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因为你这个水渠是通过许多村的中间的,而且水渠两侧也有许多行人来往的,所以尤其要注意这个水渠对群众的公共安全。那么你作为水渠管理人的话,你应该尽到安全管理义务,就是要尽量降低这个水渠的危险程度。比方说要在水渠的两侧,特别是水渠通过村庄这一路段要设置防护栏,而且要设置警示标志,提醒这个行人注意安全。

      姐弟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失去了,大民深表同情,两人溺水死亡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原因,还需要公安机关的调查结论;水渠管理方到底该不该承担赔偿责任,也需要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但这件事,让大民又想起了天台5姐弟溺水的事件,同样的悲剧一次次发生,应该引起我们的警醒和重视,第一,安全防范工作时刻不能忽视,第二,相关单位,该做的防护也应该尽早做起来。我们的社会,应该以最大可能保障我们孩子们的安全。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