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台州在线 > 

【北京晚报】中国人的脸,您是哪一张?

责任编辑:台州在线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14日 08:33 阅读次数:29次
    字号: T | T

      当莫言用一系列文学作品在诺贝尔颁奖晚会上为中国人长脸的时候,国家统计局前副局长贺铿在国内用一个微博评论引发了一场有关中国人的脸面之争。

      广东省外办组织的首届广东国际慈善义卖活动,大约30国驻穗总领事馆参与,现场筹得帮助残疾儿童的善款约33万元。义卖随后被曝出发现了4900元假钞。针对有人说“假钞丢了中国人的脸”,贺铿在实名认证的微博上评论:“(义卖)就是想丢中国人的脸!中国就少了那33万块钱?真不要脸的是那些搞义卖的!”网上网下的舆论,一边倒地对贺铿的“丢脸说”作出回应。

      贺铿在接受成都媒体采访时称,“我也是一个普通的网民,我怎么就不能说话呢,我的发言和观点只代表个人,和我的职务没有关系。”他解释说,他在个人微博上如此评论,是看到“领馆义卖出现假钞”事件的新闻后,感觉是不是一些国家利用此事贬低中国形象。他并不知道领事馆义卖筹款是广州市外办组织。

      贺先生是一个很讲脸面的中国人。虽然他的脸面这次通过自己的微博评论丢大发了,但也不会对他个人的未来发展有多大影响。也许他很快就会“变脸”,鲁迅先生讲过中国人的“二脸艺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惟一庆幸的是,我摸着我自己这张丑陋的中国人的脸,厚厚的还在,没有被贺先生的一番言论搞得颜面尽扫。实话实说,莫言拿诺奖,我倒没觉得我作为一个中国人长了多少脸面,甚至我为自己没有读过几本包括莫言在内的诺奖得主的文学作品还时常暗抱惭愧。这次贺先生拿中国人的脸说事,我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实在是有些羞与为伍的感觉。既然我改变不了我这张中国人的脸,我只好声明:他的中国人的脸只代表他自己,我和他不是一张脸。

      倒退100多年前,我祖上(我有一部分满族旗人血统)有言“大清国有的是银子”,并且是坚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倒退四五十年前,无论是唐山大地震还是更早一些时间的大饥荒,为了中国人的脸,宁可穷死、饿死也不要外国人一分钱的捐赠和援助。今天,世界经济都要靠中国人拉动了,在贺先生看来,中国更不少了那33万块钱。随便一个贪官家里就能搜出千百万块钱来,随便一顿饭就能吃掉几万块钱,33万块钱在中国算啥?若是让33万块钱丢了中国人的脸,岂非“饿死事小,失脸(节)事大”?大清国遗老和“文革”左爷的阴魂不散,一齐从贺先生的微博评论中跑了出来。他那张中国人的脸,怎么瞧怎么像100年前或50年前的,一张没有与时俱进的脸,实在缺乏现代感。

      脸是面子,面子与肚子相关。最近,看到一则消息:山西省农业厅副厅长董希德表示,中国应当遵守农产品的国际标准,为国内外消费者提供相同的农产品。据他透露,销往日本的产品必须通过240多项检测,但如果销往国内,只需经过几道检测。请问贺先生:这是谁在丢中国人的脸?

      贺先生说他的发言和观点只代表个人,和他的职务没有关系,我不以为然。且不说他的人大官员身份,就是前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职务,也应当知道中国还有多少贫困人口需要救济。不管是什么人,他救济穷人、残疾人一块钱,我们都应当对他的善行表示谢意,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善小而不敬。您吃得太饱了,太关注面子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肚子比您的面子更重要。小说《温故一九四二》被冯小刚拍成电影,贺先生闲暇之余不妨一观。昨天,看到作家刘震云答记者问:“要饿死的情况下,有人给你饭吃,你吃不吃?反正我是吃。”我想,人只要饿上一阵子——饿自己而不是饿别人——就对脸有了哲学意义上的深刻思考。莫言就因为饿得想吃饺子才去写作,才有了一张不同于贺先生的中国人的脸。苏文洋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