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影视文化频道 > 600全民新闻

13人传销团伙在路桥受审 主犯获刑19年

600全民新闻 责任编辑:杨滟北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07日 11:05 阅读次数:610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今年6月22日晚,路桥区南洋新村的居民们被一阵警笛声惊醒。原来这里出了人命案,根据这个命案,警方在该小区发现了一个传销窝点。随后一批传销组织成员相继落网,他们的种种恶劣行径也慢慢被揭露。

      死者张某,6月21日被网友骗到这里的,一进来,身上的钱物、手机等都被收走,后来便处于严密的看管中,里面的人以殴打、谈心等软硬皆施的方式逼迫他加入传销组织。张某的情绪非常激动,曾一度做出用头撞墙等行为。事发当晚,张某被安排睡在男寝的中间,有三四个人看管。

      被告但汉林是当晚看管张某的人员之一,当时的情形他还记忆犹新。

      被告人但汉林:“一进来的时候他(张某)情绪很激动,自己要寻死寻活的 ,后来在半夜的时候他说要起来上厕所,然后他一下子就把门推开,两三步就夸到窗户上跳下去了。”

      但汉林说,刚进传销窝点,他知道,这里是害人的地方,他是想走的。但,对方祭起一大法宝:“抖朋友”,你想走都走不了。那抖朋友究竟是什么手段,让但汉林不敢走,也走不了。

      但汉林说,一进来传销窝点,这里就有几个人用言语威胁,并开始搜身。

      被告人但汉林:“他们的借口就是说这个先替你保管下,然后就拿了一张纸 把我们的东西全搜出来了,包括现金、银行卡、手机等,他们就把这些登记在纸上,让我签字,说替我保管。”

      这个就是传销里面的“抖朋友”,几乎每个刚进来的人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被告人李涛:“进去的时候他们一般都告诉你原先的生意没有了,然后现在从事人际网络网络营销,只要花你几天时间在这里看一下,但是看的这几天你的手机、身份证、银行卡都要交出来,当时那种情况下,谁会不同意啊,肯定都会同意。”

      之后,但汉林就开始了他噩梦般的传销生活。开始的时候,他还抗拒挣扎过。

      被告人但汉林:“我一直说我不想干,也不想加入,但是里面的大主任听了之后就很生气,他就说你不干不行,就把我强留下来,进行了体罚、胁迫、恐吓等等,后来我实在坚持不住了,被逼无奈只好加入了这个组织。”

      但汉林说,在那个地方全天24小时都有人盯着,而且必须无条件服从他们的安排。刚开始的时候他抗拒,“家”里的“主任”就让他在小房间里罚站。罚站的时候,“家”里的人轮流盯着,晚上也不让睡觉。

      但汉林说,除了体罚、抖朋友外,传销窝点,还有法宝,那就是洗脑。

      被告人但汉林:“他们就是每天对你进行洗脑,长时间的洗脑之后,人在这种封闭状况下,人的主观意识就薄弱了,像我的精神和心理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好像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万般无奈之下,但汉林妥协了,然后他被安排到“课堂”听课,讲的都是传销的知识,讲怎么赚大钱。一天又一天过去,但汉林每天都听不同的人讲课,被不断洗脑,一开始也是听不进去,后来慢慢听进去了,也就放弃了逃跑的念头,接受了现状。半年多来,但汉林就一直跟随着这个团队,从福建莆田到福建漳州,直到转移到台州路桥出了事。

      在体罚、洗脑后,但汉林认命了,开始由一名传销被害人,慢慢地变成了传销的帮凶。

      和但汉林一样,被告人张建国、文米波等都曾经被骗、被抢、被拘禁的经理,但是他们有的是“认了命”默默地接受了现状,有的是买了产品投了钱想赚回本钱,有的是被洗了脑、认定这条路是对的,真想在组织中干出一番事业,于是在后来有机会走的时候都选择留了下来,都转而成了诱骗、胁迫、拘禁他人的“帮凶”甚至“主谋”。

      2013年6月3日,但汉林也把自己的好朋友刘某骗到了台州路桥的传销窝点。他们不但骗熟人,也会骗网友。

      被告人张建国:“就是聊天,上网聊天的时候聊着聊着就被骗过来了。”

      他们的组织严密等级分明,组织是分好几个级别的,有总管、经理、大主任、主任、管家、老业务员、新业务员,买了组织里的产品就成为新业务员,新业务员发展下线后就成为了老业务员,老业务员表现好或者说发展下线多的话就被提拔为主管,之后再按级别提拔到主任、大主任。不过这些很多时候都是画给你的大饼。

      被告人但汉林:“他们说的升级升级,自从我加入他们之后,我一直没看到我身边的人升上去过,这个东西应该也是一个谎言。”

      他们白天每天都要上课、听课,由老业务员给新业务员讲课,讲组织里的规矩,讲如何发展新成员,让新来的人尽量多买“产品”。课堂之上,他们管自己的工作叫做“人际网络与网络营销”。一套产品要两三千块的价钱,至于所谓的“产品”,但汉林他们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

      被告人但汉林:“像怎么叫人进来怎么接人,我们刚开始都不知道,这些都是里面那些主任过来教你的,那些运行模式,这些东西你都必须要学,不学不行。”

      被告人李涛:“你们主要卖什么产品,他们其实嘴巴上说说的,什么东西 但是那个产品是虚构的,没有的,我也没见到过。”

      最近,路桥法院审理了传销大案。庭审持续了整整一天。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郭松、但汉林等11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采用暴力胁迫的方法,当场劫取他人财物,已构成了抢劫罪。13被告人均参与了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其中郭松、但汉林等9被告人在拘禁被害人张某过程中致其死亡,均构成非法拘禁罪,并依法实行数罪并罚。

      根据各被告人所参与的犯罪次数及具体情节,法庭作出了判决。被告人郭松犯抢劫罪和非法拘禁罪,被判处了有期徒刑十九年。被告人但汉林犯抢劫罪;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其余11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了有期徒刑十四年到两年六个月不等。

    文章来源:600全民新闻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