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路桥:离婚二十年 争吵泼大粪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杨滟北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01日 18:43 阅读次数:446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路桥蓬街徐三村王女士离婚二十余年了,但是还跟前夫林方青有矛盾,双方一直是吵吵闹闹,纠纷不断,最近王女士更是被林方青泼了一脸猪粪。

      王桂凤的房间里乱糟糟的,楼梯上摆满了桶桶罐罐,都在接从上面滴下来的水。走上二楼,可以看到屋顶有个很大的洞,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王桂凤说,房顶是前夫林方青捅坏的。房间内很黑,王桂凤说,平时她眼睛不太好,对黑暗也习惯了。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王桂凤现在的生活状况?找了个落脚的地方,王桂凤聊起了往事。

      王桂凤和前夫林方青是在1993年离婚的,离婚后,两个儿子,一人抚养一个。后来林方青再婚。之前,两家人住隔壁,因为摩擦不断,林方青后来就搬到另一个地方去了。但是两家的自留地还挨着。前不久。王桂凤去自家地里种菜,看到林方青家有人过来,她就站在路边发了几句牢骚。

      王桂凤:“我说鸡、猪、鸭都来我这里破坏,我种点东西是很辛苦的,我在骂,狐狸精就跟我吵,说我家怎么了。说我儿子二十几年娶不进来等一些事情。我说你讽刺我干什么啊,我说你把我家拆的不上不下,我就说这些话,他后来猪粪就整锹锹过来,就掷到我脸上,整个脸(都是)。是我原来的老公,整个脸都被掷到,嘴里啊,什么地方都是了。”

      满脸都是猪粪,王桂凤赶紧回家清理。但猪粪还是给她带来了影响。

      王桂凤:“只觉得眼睛痛。痛我以为痛着就会好了,我现在弄猪粪弄了,会刺激有点痛,没泼之前,小字我都看得见,手机都看的见的,号码,字幕,小的,过期没过期,这些小字都很小的,我都看的见的。现在大字都看不见了,别说小字。人你站在我两对面,我看不清楚你只知道你是一个人。”

      王桂凤原本是绣花的,两只眼睛35岁就看不见了。六年前,政府给她援助治疗,左眼能看到东西了。现在被前夫泼粪,眼睛视力急剧下降,她心有不甘。听了王桂凤的说法后,记者找到了徐三村村部。村主任张官夫对王桂凤家的事情比较清楚。当时事发后,他当场就去找了林方青了解情况。

      路桥蓬街镇徐三村村主任 张官夫:“他(林方青)说,说她咒天骂地咒起来。他就猪粪掷她头上。这个事情。至于说钱的事,医药费的问题,他说我一分钱也不出。”

      张官夫说,这个事情村干部、镇派出所调解了多次。林方青仍然是铁公鸡请客——一毛不拔。村里也没有办法。现在借着记者到来,可以再找林方青谈一次。冒着大雨,张官夫和记者、调解员林文虎一起,找到了林方青家。林方青一见到来人,就诉起苦来。

      王桂凤前夫 林方青:“你去后面看一下,我的猪能不能跑出去,跑到她的地,不可能跑到她的地,鸡也不可能跑到她的地,她有两只鸭,是别人家的,她说我家的,那别人家买去了,买去了别人跑出去了,没有办法抓不回来,跑到她的地,不是我的。她说我的鸭跑到她那边。天天站在这里咒啊骂,咒了五次了。”

      林方青说,就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王桂凤跑到他家门口咒骂,实在让人受不了。

      林方青:“没有办法,我把猪粪锹她头上。这个我承认的我猪粪锹她头上。猪粪锹她头上,她自己躺在地上,她说你打我。那我说我承认我打你,我再锹一个猪粪,她跑的跟小兔一样的,跑到上面去了。”

      林方青只承认泼了王桂凤一锹粪,并没有打她。并且他说,之所以泼王桂凤一锹粪,也是出于对王桂凤的怨恨。

      林方青:“以前长期骂的,三十几年来磕磕碰碰,我一直没有过好日子,你说你们给我个好说法,一个解决人生自由,我从哪来的。你说对不对?已经你自己单方离婚了,离婚协议有的。法院判的,你何必还来找我,我就磕磕碰碰,她说两个儿子是我的,我说儿子法院判给你一个,判给我一个,关你屁事啊。你说你给我,大民说法,给我解释解释,给我一个,通过你们怎么还给我一个公道,让我作为一个人,安安稳稳的做一个人,我实在受不了了。”

      调解员林文虎:“之所以矛盾这样发生,从她的角度,她自己要找找原因,那从你的角度,自己也要找找原因,对吧?这样双方互相都谅解一下,把这个矛盾如果说过去有的,如何把它解决,把它抛了算了。我先谢谢你们,娘舅同志们我求你了,我如果今天,你们把我这个事情解决好,没有人骂我,我谢谢,我愿意请了一顿我都无所谓。”

      林方青说,以前离婚时自留地王桂凤不要,自己就要了,作为补偿,他把一间临街门面房给了王桂凤,后来王桂凤反悔,又通过法院,把自留地要回去了,双方因此矛盾不断。现在,林方青也希望记者和调解员做做王桂凤的工作,不要再来骂了。那么,对前夫的抱怨,王桂凤是什么说法呢?

      林方青特别强调,王桂凤的眼睛看不见,不是这次他泼猪粪引起的。因此,也不会给经济补偿。看到林方青这样的态度,大民把王桂凤叫过来进一步沟通、协调。

      大民:“那么如果说医生说这个和泼的猪粪多少造成影响,那我们医药费适当的拿一点,你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毕竟离婚这么多年了,自己过自己的生活嘛,对吧?你再这样吵闹,他有他的家庭,你的儿子又怎样看你?我觉得大家都这么大年纪了,都想过安稳日子,这样做可不可以?老林。可以,你说的有道理。你叫她医生检查,是猪粪的毛病,这我有责任,如果本来眼睛就这样的,我不管的。”

      虽然林方青表示,只要医生鉴定结论是猪粪引起王桂凤视力下降,他愿意负责。但是话锋一转,他又说,这段时间,王桂凤跑到他家门口,谩骂了五次,他忍无可忍才泼了粪。

      大民:“你为什么五次到前夫这里骂啊?”

      王桂凤:“没有的,没有啊。他说的,我不讲了。我骂,骂你什么?谁证明我骂他。”

      大民:“那鸭子是不是他的?”

      王桂凤:“以前他鸭有养着的,后来说鸭是他的。鸡是,猪也是他的。”

      林方青一听这些立马就火了,他马上拉着大民去猪圈看他养的猪。

      林方青:“她说我猪跑出去,怎么能跑出去啊?我又不知道。我(的猪)从来没有跑出去过啊。都用着板拦着吗?对。这外面就是她的地了吗?对,板也没有坏过,它猪怎么能跑出去?那这个鸡,这边也挡上的,鸡怎么能跑出去?不可能的是吧? 那你说都是诬蔑别人的话。”

      王桂凤:“不是的。猪没看到 我就没看到。猪的脚印,一个个的。”

      听到王桂凤这样说,林方青的老婆忍不住了,哭着跑了出来。

      林方青的妻子:“气的我是没办法,这个人,吵的我们到什么地步,我都没办法,我简直是伤心啊,村长他们都知道,我们在上面卖肉,我们要生活,我就卖点猪肉,她就把我猪肉给我抢着就跑,我一天报警报三次,你说我,派出所的人说我们拿她没办法。她总是干涉我们的生活,每天吵,整个徐三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她就是上一趟,下一趟,你们可以问的了的,早上天没亮就跑到这儿吵,你可以问他们,他们都知道,我走,她说我是不要脸的婊子,把别人的地拿走,我什么不要脸,我辛辛苦苦挣钱,我没有去要别人的,跟别人说,说我们把林方青的钱拿走了,林方青亏帐亏多少,他们都知道,千万人都知道。那你和林方青是合法夫妻啊。她要来吵你,她要来搅你,几十年了,我们做生意,她就坐在哪儿,做生意她就跑到你哪儿吵。吵到我,我这个人又不好意思,就让。一直就让到现在。我都没话好说。今天你们来了,我也高兴说两句,我没有这样说过,领导都知道,我从来都没有去找过领导。我有气就忍在自己肚里。”

      大民:“她为什么吵啊?”

      林方青妻子:“她就说我是婊子,把林方青的钱缠走了。”

      王桂凤:“你不是骂我烂婊子吗?”

      林方青妻子:“你别冤枉我。”

      王桂凤:“这么多年都随你,老公给你了,你还来讽刺我。”

      林方青妻子:“我不要,你拿走啊。”

      两个女人就这么又开骂了。一看这个样子,记者赶紧把她们劝开,然后向边上的租客询问王桂凤是否经常上门来吵。

      租户:“反正见过就行了,多不多,我们也不好说,她过来吵。”

      大家都说看到过王桂凤过来吵骂,那王桂凤自己对此又是什么说法呢?

      大民:“我们这个知道,你可不是一次两次来吵啊,有其他人还有证据啊。你为什么过来吵?”

      王桂凤:“我吵什么?他们不是讽刺我嘛,跟你说了,讽刺我,我就来问他几句。跟你说了,他鸡出来,我就过来说两句,不能说吗?”

      大民:“你要相信,这三十年,这十几年你就讲这几句吗?”

      王桂凤:“那他深圳回来,他来骚扰我,把我从洞里钻进来,把我的灯扯了,把我的房子都敲了,把我的箱子都弄下来,他不是来骚扰我吗?我坐弄堂里,他来把我打了,我去儿子房间里,有钥匙进去的,他说我做贼,把我打了,还说我去偷东西。”

      大民:“为什么去拿她凳子,为什么砸她?有这事情吗?”

      王桂凤:“这是以前,以前她就无赖。那个房子我给她装的漂漂亮亮的给她,知道吧,她天天骂的话,我说这房子还给我,把玻璃窗都卸给我,是这么样的。”

      经过这一番你来我往的互相抱怨,大致情况也就清楚了,调解员老林觉得,在这个事情上,两方都有问题。但矛盾也不是不能化解。那么,老林怎样来协调他们的矛盾呢?稍后回来,继续关注。

      老林听完各方的意见后,首先认为这么多年来,王桂凤之所以与前夫纠纷不断,主要是心里不平衡所致。

      调解员 林文虎:“我们也理解你,丈夫也离了,两个儿子的情况也不是很好,所以心里很不平衡,所以有时候要拿他出气,比如说猪的问题啊,猪没有看到,你说脚印,你就是发牢骚了,所以这就引起了矛盾,所以我劝你以后,如果想好好的过日子的话,你自己要改一改,不要在嘴巴上(发牢骚),那至于眼睛的问题,刚才你前夫也承认了,是他泼到你的头上,当然头上跟眼睛当然有点联系,那你是不是到医院里去看一下,如果医生对你的眼睛 他认为确实与原来的猪粪泼上在脸上,使你的眼睛视力受到损害的,如果有这样一个结论的话,那要他赔偿,理由讲得过去,如果医生诊断说你原来的眼睛就不好了的,那这个原因的话,很难赔偿。”

      说完眼睛的问题,老林话锋一转,开始劝起了王桂凤。

      林文虎:“你们都吵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一直都吵,你是不是也感到很累,有什么意义?再吵下去,又有个什么结果?我看什么都没有。带来的都是伤害,所以说为了不伤害,为了好好的过日子,你们现在年龄都是四五十岁了,所以希望下半辈子好好的过日子,心里要平静,环境也要平静。你如果吵吵闹闹,你就不可能有这种环境,所以你自己要想想好,不是我说你。自己想想身上的缺点,要改一改。现在都提倡要快乐的过日子,你现在这样吵吵闹闹,你们能快乐吗?你体会到了吗?”

      王桂凤:“是,你们说的都是,快乐我是不可能了。我这样子的家庭,我哪能快乐啊。我哪有快乐啊。我头脑都昏了,还快乐。是,你们说的我知道。”

      看到王桂凤初步认可自己的分析,老林继续开导她。

      林文虎:“过去了我看都过去吧,如果说把过去的都记住了,那你的头脑里负担太重了,你感到活的很累很累。”

      王桂凤:“我心里就感觉有石头压在我头上。我人也不知道了,我人也半个人了。

      林文虎:尽量让自己克制一下,不要让自己有什么事情就爆发一下,爆发一下。”

      大民:“未来才能愉快的生活。”

      王桂凤有所觉悟后,记者又开始做林方青的工作。让他意识到猪粪泼在王桂凤头上,是对人的侮辱,但林方青还是不肯退让。

      林方青:“肯定要较真,你今天钱给她,明天她又换个方法来了,越钱给她,越不安宁。知道吧。以前解决过几次,她说答应了,我不说她,第二三天又开始了。又反悔就骂了你了。”

      大民:“如果你猪粪不泼她,她也没有理由来找到你啊。”

      林方青:“你不骂我,我干嘛,你跑到这里来,猪粪找她的啊?我猪粪拿到她家啊,我不可能的。”

      大民:“如果你林方青这个医药费象征性的给你了,那么你不要到我们家来吵个闹了,就此划上句号,因为我们已经离婚了,互不干涉了,房子给你了,地也给你了。反过来你这医药费给了她以后,她明天也好,后天也好,什么到你这里吵,什么时候到我这里骂,你可以打我们栏目电话,我们来讨她的说法。”

      话说到这个地步,林方青还很犹豫。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村主任出来做工作了。

      徐三村村主任 张官夫 :“他们这么担保了,你看看,你给她算了,按我说,他们担保了。”

      林方青老婆:“三百块钱给她,三百块钱给她。我们只有一个要求,以后电话打给你们,你们能来,但是你们要给我一个公平。我一天报警报三次都报过。”

      林方青老婆主动表示,可以给王桂凤三百块钱补偿,只要王桂凤以后不再来骚扰他们。拿着林方青给的三百块钱。大家回到王桂凤的小卖部,村主任把这三百块钱交给了王桂凤。并告诫她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村干部,不要再去前夫家谩骂。

      张官夫:“以后你把地种好,别去那边吵。(有事情)你来跟我说,我家不是没来过。你过来吧。”

      大民:“林老师也好,还有我们,花费了一下午的时间,冒着雨来,你不管怎样,也要有所改变,我们的工作才不白做,你自己才能愉快的生活下去,你的压力也能放松一点。”

      林文虎:“你前夫我们也做了工作,应该态度是还好。”

      大民:“所以他才拿出这三百块钱来,否则他这个人也是硬碰硬的。好不好?理解我们的工作吗?理不理解?”

      王桂凤:“这个我理解,满意我们的工作吗?怎么不满意?你们这么下雨这么重视来我这里给我解决事情。”

      大民:“就是希望你的生活能好起来,精神状态也好起来。压力小了。心里调整过来。”

      王桂凤:“心里想想,你们也算好的,给我解决。我怎么不(调整)。”

      王桂凤与林方青这对曾经的夫妇,离婚20多年,一直吵吵闹闹,最终闹到把猪粪拨到对方的头上,这么多年来无休无止的争吵,且不说谁对谁错,单从结果来看,就没有赢家,双方心理都受到极大的伤害。这起纠纷也引出了一个社会话题:夫妻离婚后应当如何相处?记得有一部电视剧中说得好:离婚了,请别来找我。 的确,从法律的角度讲,夫妻解除了婚姻关系以后就不再是夫妇了,夫妻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丶权利和义务也随之消失,双方各自都有重新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任何一方都无权干涉另一方的私生活。那么,怎么处理好离婚后的关系?

      大民在此提几点建议:

      第一,夫妻离婚后一定要调整好各自的心态,要从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不要悲观,不要失望,也不要记恨对方,不能把婚姻失败全归结为对方的错。 第二,要提倡有宽容的心态。做到过去了的事情就让他永远过去,只有忘记过去,才不会有痛苦。只有心里不痛苦,才不会迁怒对方,才不会心理失衡。

      第三,要积极向上规划自已离婚以后要走的路。不管对方再婚与否都与自己不搭界,如果不想祝贺对方,也没有理由去干忧和破坏对方,这也是做人应有的道德标准。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