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影视文化频道 > 阿福讲白搭 > 讲白搭

椒江:为一只水槽 父子打了一架

阿福讲白搭 责任编辑:吴珍晶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07日 17:07 阅读次数:1425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都说,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须教父子兵。父与子,是血浓于水的关系,哪来的深仇大恨啊。不过,亲父子闹矛盾的也有。椒江的老周,他就反映,为了一只水槽,儿子跟他吵架,甚至闹到动手了。一只水槽,爸与儿子怎么会吵起来,还要找到老娘舅来解决呢?

      一到老周家,老娘舅就问这问题。老周说,一楼院子里就有只水槽,水槽旁边有口井,洗菜洗衣服都比较方便,但是儿子一定要在五楼再安只水槽。

      老周:“我说不给你放,他说怎么不给放,我说水电费都是我付。”

      老娘舅:“几个儿子?”

      老周:“一个。我说不给你放,他就要放,我说下午我就把它砸了,他跑过来,我以为他不会动手,那边的邻居把我抓住,不抓住他,他来给我一拳,我转过身,又给我一拳,他抓住我,我一个跟头栽倒。”

      老周说,这么多年来水电费都是自己出的,经过这次之后,水电费儿子也承担了。说了水槽的事情,老周又说到另外的矛盾。

      老周:“早上起来,儿媳妇在这,她把我房产证拿走了,好几年了,一直问她房产证拿回来,她不还,让我跟儿子说,那天从界牌回来,老公老婆坐这里,问他要房产证,他说房产证你的啊,你的名字还是我的名字,不还给我。”

      老周零零散散说了很多,听起来都是小事。这些事情,实在不值得吵架甚至动手。老娘舅希望父子俩坐下来谈。不过当天老周儿子不在,老娘舅电话打给他。他说人在温州苍南。

      老娘舅:“哦,在温州苍南是吧,你爸说你把他打了。”

      老周儿子:“我说给你听,你去问我隔壁邻居,问我没用,我待他怎么样,他人是怎么样的,我做人怎么样。”

      老娘舅:“你打过没有啊?”

      老周儿子:“我做人怎么样,你去问隔壁邻居。”

      老娘舅:“你有没有把他打过,我问你。”

      老周儿子:“我什么时候打他了。”

      老娘舅:“没打过是吧?爸这么老了不能打的呀,你是独子,爸爸就看你防老了。”

      老周儿子:“这样的人是我父母,我说难听点天下人都是我父母了,我不让他出一分钱装修,他不给我装。我很忙的。”

      老娘舅:“你什么时候有空啊?”

      老周儿子:“我基本上都在外面。”

      老娘舅陈纪良:“我跟你讲,爸即使有过错也是爸爸啊,两代人有矛盾,作为儿女稍微谦让下。你的水槽一楼不是有一个啊,洗洗蛮好的,干嘛弄到五楼去?”

      老周儿子:“老娘舅你去五楼看看,我说的难听点连外地人都不如。”

      老娘舅:“你这么多房子也不要租完,自己弄两间住。”

      老周儿子:“哪有租啊,我没租过。”

      老娘舅:“你爸租的是吧。”

      老周儿子:“老娘舅我说给你听,你去五楼看看,我烧饭在五楼,洗菜洗饭碗都在地上洗,你说水槽要不要装?”

      老娘舅:“房产证说你去贷款抵押了是吧?”

      老周儿子:“没有没有。”

      老娘舅:“他不知道,以为你抵押的心里有点担心,怕你亏空把房子抵押了,他担心呢。”

      老周儿子:“我说给你听,我钱有没有赚,隔壁邻居都知道,有没有钱隔壁邻居都知道,问他要户口本,跟上次一样,家里有用,问他要户口本他不给,我女儿读书户口本和房产证要不要啊。”

      老娘舅:“小孩读书,户口本不给你不行,报名报不进去的。”

      老周儿子:“钱用得多呀,他不给你啊。我不要你一分钱,我有什么菜给你吃吃,隔壁邻居都知道。”

      老娘舅:“是的,娘没了,待爸爸肯定要好,老了要靠你养老。”

      老周儿子:“我上次自己没在家在外面,我特地叫别人钱给我爸,自己没在家,叫他们给我爸几百块钱,我对他怎么样。”

      老娘舅:“这个你做的好,等下我劝劝你爸,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跟爸爸好好沟通,父子两个人有矛盾用不着吵架的啊,心平气和没有讲不下来的事。”

      电话里说不清楚,老娘舅希望他最好抽空跟老爸坐下来谈。事情都是小事情,一个是双方缺少沟通导致信任指数降低,二是老人家年纪大了缺少安全感。老娘舅让老周带到五楼看看,是否他儿子讲的那样。

      老周:“这里楼梯以前都没有的,结婚的时候这里都没有。”

      老娘舅:“这个装潢钱谁出的,他出的还是你出的,他弄的是吧,你让他弄不是蛮好的,儿子钱赚起来了,你也高兴呀。”

      老娘舅陈纪良:“你现在有两个厨房,你没有跟他一起吃饭,他放五楼烧饭,洗菜没地方洗。”

      老周:“在五楼烧了七八年了,以前是一起吃饭的,他丈母娘住这里,我老婆在家,看我吃饭她不吃,我饭吃好了,她们娘俩吃饭,这么一吵他就在五楼烧饭了。”

      老娘舅陈纪良:“弄好了就不要把它砸了,因为你的房子这么宽敞,反正要租的,给租的人用用也蛮好。”

      老周:“钱一直都是我付的,那天吵起来没办法,调解委员来了,我说钱不付不给他弄,他转天去付了。”

      老娘舅陈纪良:“就一个儿子,你付他付不是一样嘛,老娘舅劝你,弄好了就让它在吧,现在水费也都他付了,再说水槽让他洗洗也方便,你不要把它砸了。”

      老周:“这些都算了,钥匙交给别人开门开两三次。”

      老娘舅陈纪良:“这事情老娘舅跟他讲讲。”

      老周:“晚上来把我干了呢。”

      老娘舅陈纪良:“这不会的。”

      老周:“你钥匙交给别人。”

      老娘舅陈纪良:“他交给干活的师傅,他认为自己不在家,本来这个生活跟爸爸说,我现在让师傅弄个水槽,爸爸你帮我照料下,把我看下帮忙下,这样你心里也好过了,说明儿子对你没气了,现在这样你对儿子有气。”

      老周:“这么多年了,水费一分都没付过。”

      老娘舅陈纪良:“这都过去了。”

      老周:“我有时候水电费都不够,他有时候在外面做戏,戏服拿回来在四楼洗衣机洗,点灯都开着。”

      老娘舅陈纪良:“像你家算幸福的,儿子在外面赚钱,你村里又有补贴。”

      老周:“这个月水电费用了五六百。”

      老娘舅陈纪良:“这么多人要用的。”

      老周:“你说我没有什么收入。”

      老娘舅陈纪良:“让他付,都让他付好了。”

      老周:“现在都他付了。”

      老娘舅跟老周说,既然这样,多装只水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装好了。说到底,是两代人生活习惯的不一样,老周生活节俭,觉得儿子水电用得浪费了,所以老周有点心痛。

      老娘舅陈纪良:“你呢作为父亲来说,跟儿子不要太计较,才一个儿子,最后骨头都是他的,钱斤斤计较什么意思,最后这个房子还能给谁啊。”

      老周:“老娘舅,听我说一句,他老婆厉害。”

      老娘舅:“现在别的收入还有吗?除了这个房租收入以外。”

      老周:“我住三楼,车库的租金他老婆把我拿去,我不给。”

      老娘舅:“没关系,这些都是小事情,你就一个儿子,经济问题慢慢走下来都好解决,你儿子说对你也蛮好的,这次打你我也把他说了,等你儿子儿媳妇在的时候,我们再来调解。”

      看起来是水槽引起的矛盾,其实是两代人的生活习惯不同,有代沟。这次老周儿子不在家,有些事情没讲开,不能好好调解,其实老人家岁数大了,加上另一半去世,孤零零一个人很缺乏安全感,这时候更需要下一代的关系和沟通,打消他的顾虑,让他安详晚年,相信老周儿子可以做到。

    文章来源:阿福讲白搭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