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三门:“烟头”引发的血案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苏林一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27日 11:43 阅读次数:2947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9月份新生入学,孩子们应该都沉侵在进入新校园、认识新朋友、学习新知识的喜悦中。可是管先生的孩子——三门职业中专的一名新生,刚上学没几天,就被同学打伤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而起因就是因为一个“烟头”。

      管先生的爱人一提到这件事情就泪水涟涟,几度哽咽。

      管先生爱人:“那个学生抽烟的,烟头扔在地下,我儿子说,烟头扔地下,会着火的,他说这样,就打起来了,他拿那个棍子,他一个人打的,手,你看他手,头,脖子后面,都打就一下子把他打昏了。”

      而说起事发后学校的做法,管先生的爱人也有满肚子的怨气。

      管先生爱人:“早上肯定上学读书,对吧?读书上课的时候,你肯定要检查的吧,你人少一个,你老师肯定知道,为什么老师不知道,就到下午知道,你到下午,少了一个人,他还在宿舍里面,倒在床上。”

      管先生说,那个打人的学生家长给了三万八的医疗费。但是对方家和自家一样,都不富裕,后续的医疗费用会成为大问题,因此,他希望学校能够帮一把。

      管先生:“就是这个医药费,对方那边也是困难,我也是困难,也是打工的,也没有钱,我这儿子在这里,不可能是不医,就是这个医药费的问题,学校里一点责任心也没有。”

      管先生爱人:“就是没钱嘛,我到亲戚都借遍了,借了,学校里面没有责任,过来看一下都不过来看,你这样,我在家里是我的责任,都是当妈的,对吧,钱交给你了,给你,我说不好。”

      大民随行律师陈伟就事发当天的一些情景,询问了管先生。

      管先生:“晚上他是夜自修下课的时候,打的。”

      随行律师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陈伟:“在学校里面,在宿舍里面,还是?”

      管先生:“在宿舍里面打的。”

      随行律师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陈伟:“那熄灯有没有熄灯?”

      管先生:“熄灯了,他说八点二十分就熄灯了。”

      随行律师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陈伟:“熄灯之后,那老师有没有管理的,学校有没有生活老师的?”

      管先生:“学校里面老师我也不知道。”

      记者从孩子的主治医生高雄伟那里了解到,孩子目前情况稳定,后续以休养为主。

      主治医生高雄伟:“来的时候 ,应该是老师把他送过来的,老师送过来的,来的是一个急性的硬膜外血肿,一个血肿,人当时人还是知道的,CT查了一个,就马上做了急诊的一个开颅,开颅开进去以后,当时片拍的是没有明显的什么骨折,但是做进去的时候,是有条颅骨缝,颅骨缝骨折,应该是什么东西敲的,棒子什么东西敲了以后,骨缝的骨折,开了以后,目前来说,基本上治疗的话,  差不多应该是告一段落了,后续的治疗应该是没什么大的东西。”

      随后,记者来到三门公安局海游派出所,副所长陈模相给记者介绍了相关情况。

      三门公安局海游派出所副所长陈模相:“接到报警是在9月15号中午12点多,警情是职业中专有学生被打,现在人在三门医院抢救,接到这个警情以后,我是当班的值班副所长,然后我就马上带领值班民警,全部都赶到现场,一组赶到三门医院去观察这个被害人的伤势,另外一组我自己带队,到职业中专案发地点去,马上联系了刑大的,三门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人员,对现场进行了勘察,然后对作案工具进行了提取,相关人员我们马上就了解清楚,把涉案的人员,包括在场的人员,全部带到派出所,马上就迅速的进行调查,就是当天我们基本就把事情的真相基本查清楚。”

      记者:“那当时的基本情况是什么样的?”

      三门公安局海游派出所副所长陈模相:“案情就是双方都是在校生,是同一班级的,在校新生为了一点琐碎的事情、纠纷,他们是同隔壁的寝室,就是为了一点琐碎的事情发生争吵,争吵之后就动手打,这个事情我们公安局事实已经查清楚。”

      记者随后拨打了对方家长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表示,自己现在不方便跟记者碰面,但是伤者的医疗费,自己哪怕借也要给付清。对方家长态度明了,那么,学校方面对这起发生在校内的伤人事件是什么态度呢?稍后,继续关注。

      记者和随行律师来到三门职业中专,一位陈副校长说,相关的事情是由政教副主任在处理,在等政教副主任的过程中,陈副校长介绍了学校在事发后所做的工作。

      三门职业中专副校长陈先生:“这个我做了几个方面呢,首先我们老师,几乎都派老师每天都到医院去看的,作为校方我们都去看的。”

      然而,对于陈副校长的说辞,管先生认为完全是信口胡说。

      管先生:“老师到医院里有看过?”

      陈副校长:“都去的。”

      管先生:“天天都去的?”

      陈副校长:“天天都去的,之前礼拜五去的,礼拜五礼拜四都去的。”

      管先生:“哪里有去。”

      陈伟:“这两天,这两天去过吗?你叫陈伟明去的。”

      管先生:“你们有去过啊,一趟都没有去过。”

      政教副主任:“双休日,再加上台风。”

          陈副校长:“一起的,你叫班主任一起去。”

          政教副主任:“班主任请假了,怕没时间。”

      陈副校长:“去,班主任一起去,不去会说学校没做到位。”

      记者:“去是去看过的?”

      管先生:“没去,这几天。”

      记者:“一次都没去?”

      管先生:“这几天一次都没去。”

      陈副校长:“哪里,这两天台风,前面都去了。”

      管先生:“这几天一次都没去。”

      陈副校长:“我跟你讲,实话跟你讲,我们学校肯定要做到的,我当时跟他交代,怎么说的,跟他讲,我说你从特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我们去过的。”

      陈副校长表示,孩子的医疗费,他们也一直在帮着催讨。

      三门职业中专副校长陈先生:“我们学校里打电话,我说这个事情发生了,你呢,作为小孩的家长,这个责任要担起来,小孩子现在还在医院里面,你呢这医药费钱该拿一些就拿一些,要根据派出所的要求,对方钱没到位,他也清楚,没到位那我们也催着。”

      同时,陈副校长还提到,管先生这一方情绪很大,过来处理时,还动手打了一名学生。

      三门职业中专副校长陈先生:“后面家长肯定有点情绪的, 第二天,是上午,第二天上午,到我们这里,我们校长,我们就接待了,如果说对方真的拿不出钱,我们学校出于人道,垫付一部分钱,家长很激动,当时大约有十来个家长,冲到我们学校里面,结果他怀疑,还有另外一个学生参与,把另外一个学生打了,打了一耳光,这样的。所以后来事情搞得有点复杂。”

      记者:“上次组织调解的时候,你们这边是不是比较冲动,还打了另外一个学生,有没有这回事?”

      管先生:“有的。”

          陈副校长:“当时我跟你讲,当时他们情绪非常激动的,到办公室里面,我们校长。”

      记者:“等一下,你先别说,我向他核实一下这个情况。”

      管先生:“这个是事实的。”

      记者:“就有动手打人的这个情况,那当时为什么不控制一下情绪呢?”

      管先生:“那不是我。”

      记者:“是谁打的?”

      管先生:“是我侄儿,侄儿。”

      记者:“侄儿打的,那这个行为是不对的,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你哪能动手。”

      也正是因为生出这个枝节,学校原先打算给伤者垫付医药费的事就搁置了下来。

      三门职业中专副校长陈先生:“学校这边,我刚才讲过了,他们到学校里面之后,他对方提出要求,对方家长这样,钱呢肯定有问题,那我们学校当时,校长也在,当时我们学校向局里面请示,这个事情发生了,就是钱能垫付一部分就垫付一部分。”

      记者:“有没有垫付?”

      三门职业中专副校长陈先生:“因为他一闹之后,这事一僵。”

      这时,负责处理这件事的政教副主任,给记者讲述了当时的一些情况。

      三门职业中专政教副主任:“是在这一天的晚上十点半左右,十点半左右,那个嫌疑人,嫌疑人到他寝室找另外一个同学,那个嫌疑人抽烟,香烟的烟蒂扔在受害人床前,他让他灭掉,嫌疑人态度很差,不想灭,跟他发生了口角,口角以后,这个嫌疑人回到寝室,拿着手机,手机上面开着灯,开着灯照了他一下,拿一个棍子,这个棍子是我们畚斗上面的木棍,他把它,掉落下来,他在这里,方言叫做乱挥,那么这样以后,受害人跟他抱在一起,抱在床上,两个人抱床上,床上以后,好像是他松手了以后,嫌疑人拿着棍子,还在那里乱挥,那么以后有可能打到他头上面,在这过程当中,他们寝室有一位同学跟对面寝室的一位同学劝过架,都劝不住,最后上面一个寝室高年级的同学,下来几个人,把他和他劝开,给他劝开的。”

      政教副主任表示,第二天上午,班主任老师发现管先生的孩子脸色不对,马上送孩子到医院抢救。听完介绍,记者提了一个问题。

      记者:“现在我有一个这样的疑问,你们这边是八点四十就熄灯了,对吧?”

      副校长:“八点半熄灯,睡觉,”

      记者:“那为什么在十点钟左右,还可以发生串寝室这种事情,他们不是同一个寝室的。”

      副校长:“寝室他是住在那边,他住在隔壁,隔壁一排的,隔壁一排,十点半的话,他相互串门是有的,学生他自己可以开门。”

      记者:“那是不是你们这边管理工作没做好。”

      副校长:“那这个,不管什么学校,也很难做到,那你晚上熄灯了,到十点半,到十一点,不管什么学校,你说相互之间门不能串,我们要求不能串,他还串,这个是很难去,虽然我们有监控,但相互之间走动,你控制不了的。”

      政教副主任:“走动,同一幢楼还是。”

      副校长:“同一幢楼,同一层,就是隔壁。不是说那个楼跑到这个楼,那肯定他进不了的,就是两隔壁的,就隔壁寝室。”

      记者:“但是我们也是从住宿过来,我们也知道,熄灯以后是不能走,不管说是隔壁还是哪栋楼,那像这种情况的话,本来是应该你们有宿管老师在巡逻的,那这边是不是你们管理当中存在问题。”

      副校长:“所有老师,我们十点半已经,我们到十点左右,我们转到十点半,等于已经熄灯了,熄灯它也有真空的,你如果一楼走到二楼,一个老师,不可能全等。”

      陈伟:“生活老师不住在那个宿舍里面吗?”

      副校长:“他不可能说,在里面对的,他不可能说一个晚上都在逛,他逛也有盲点的。”

      不论是政教副主任,还是陈副校长均表示,虽然学校规定熄灯后学生不能在寝室之间随意走动,但实际操作起来还是很难管理的。那么,学生在校被打伤,学校有没有责任呢?稍后,请随行律师来做分析。

      对于管先生孩子被打伤,学校方面表示无法预知,学生打架时也不能都及时发现并制止。对于校方的这个说法,大民随行律师陈伟先谈了看法。

      陈伟:“你说的老师当时打架的时候你说制止不了,这个我们也理解的,因为一瞬间发生的。”

      副校长:“它在寝室里面发生的, 打架往往说不定就几十秒时间,十几秒时间,它很快的,很快发生之后,学生双方都没讲,发生了,又在寝室里面,发生之后,双方都没有讲,如果说动作不是很大,动作很大肯定,他动作不是很大,它瞬间发生。”

      记者:“等一下,我打断你一下,刚才他说的是,他们自己班上有两个同学劝架,但没劝住,对吧?然后你刚才说是有一个楼上高年级的来劝架,首先这个打人的人,他是自己从别的寝室串到这个寝室,在这里,又劝架的人,在那里走动的话,我觉得动静应该不小。”

      副校长:“他下来的时候,那个劝架的人跟嫌疑人是表哥,刚好是亲戚,在这过程中,他们刚打了一个电话给他。”

      当记者想进一步了解学校对责任承担的看法时,陈副校长表示,学校是否存在责任,这个自有法律来评说。

      三门职业中专副校长:“客观的事情讲出来,是这样一个状况,那至于到底学校有没有责任,这个也不是你讲了,也不是我讲了,对不对,他有相应的说法,法有法的说法,到底学校在这个事情上,有没有责任,如果该学校承担,我们也会承担。”

      大民随行律师则明确认为,管先生的孩子受伤,学校在管理上没有做到位,需要负一部分责任。

      陈伟:“他小孩子在你学校受伤了,你说学校不谈责任,那对他来说,他觉得是有点过意不去,他也接受不了,好好的孩子在你这里读书,就被别人打成这样,躺在医院里面,花了这么多钱,你学校。”

      副校长:“作为我们学校,我们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陈伟:“你说按照我律师的观点来说,从法律观点,从《侵权责任法》来说,你学校至少在管理上是存在着缺失,是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你《侵权责任法》可以翻过来看一下,他其实说白了,他是一个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他十八周岁还没到,是一个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那他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受到伤害的,你学校如果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那是不需要承担民事责任的,反之肯定要承担民事责任,从我们刚才了解的情况,以及你们的陈述来说的话,你们学校至少在管理上,还是存在着一点缺失的,对他孩子受到伤害,从某种观点来说,你学校还是要承担一点责任的,也不是说你们学校不谈责任。”

      副校长:“这个我个人认为,你是律师,我个人认为这是你的想法,但我坚持我个人的观点,至于学校是不是有责任,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想这个东西,肯定有相应的部门,机构能做出。”

      陈副校长表示,对管先生孩子的援助,需要等校长回来后跟校长汇报,学校开会协商,然后才能给管先生一个答复,而记者也了解到,目前打人的学生处于取保候审阶段,案件还在进一步处理中。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