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台州:男子为何要跳楼?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17日 22:45 阅读次数:615次
    字号: T | T

      前不久,一位王女士急急忙忙给我们栏目打来电话,说她老公爬上椒江一栋27层高的大楼楼顶,想要跳楼,希望记者帮忙劝解。记者接到电话后,和调解员迅速赶往现场。那么,男子为什么要跳楼呢?事情的前因后果是什么?今天我们就和大家说说这件事。

      记者和调解员林文虎老师赶到现场后,王女士泪流满面地跟我们讲起了事情的起因。

      王女士:“去年12月份的时候 ,我老公在这里做事情 ,上面搭了个铁架子 ,铁架子倒了 ,他的手骨折断了 ,断了在恩泽医院住院 ,二期手术把那个(钢板)拿出来 ,我去跟老板说, 我说你二期手术护理费 ,误工费你给我赔偿, 我说三万块钱, 我的要求也不高 ,他就不赔给我 他说不可能 ,就是一万块钱, 他说给我赔一万, 我老公说这是不可能的 ,我手术费也要一万块钱, 我在医院里问过 ,后面老板娘说 ,那是不可能的 ,那就找中南公司 ,她叫我找中南公司 ,我跟中南公司又不认识, 她说也没劳动合同, 我也找不上他 ,我跟你做工我就找你, 现在半年多时间 ,电话就一直这样, 不理不睬的, 我老公想二期手术就要做了 ,他们还没有赔偿我们 ,我老公就想不通 ,心里很压抑 我老公那个人比较内向, 他就跑到27楼, 今天早上很早就出来, 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醒来的时候, 他就不在了。”

      记者和调解员陪王女士来到27层楼顶,此时王女士的丈夫向先生正靠着楼顶栏杆,现场还有向先生的亲属,以及大楼管理人员。记者和调解员赶紧劝说向先生下来。

      林文虎:“你下来 ,我们现在就帮你解决问题 ,你要借助我们的平台好不好?”

      向先生:“我被他们骗的骗怕了 ,我告诉你, 我到劳动仲裁 ,他们说要这种材料那种材料 ,我什么材料都没有。”

      林文虎:“对, 仲裁讲的没有错。”

      记者:“向先生, 你听我说几句好好不好, 你现在今天来的主要一个目的, 就是要把这个赔偿的金额拿回来。”

      有人联系了向先生所在公司的负责人陈先生,陈先生赶到了现场。向先生说自己是在工地做工,没有签劳动合同,工地上相关人员也不给他证明,因此做不了工伤鉴定,他让陈先生把工友们叫过来为自己证明。

      林文虎:“你做傻事, 你爬到上面本身就是傻事, 知道吧。”

      中南建设集团项目负责人陈先生:“眼镜, 眼镜 ,老张我把他叫过来了 ,能叫的都给你叫过来了, 你想要证明 ,证明写给你没关系。”

      林文虎:“也不可能在这里谈的。”

      陈先生:“你坐在上面谈不了事情的。”

      林文虎:“在上面能谈的 ,你见到过没见到过啊 ,你这个思想和头脑一点都没有的。”

      陈先生:“老张在路上了, 一下都到了。”

      向先生:“怎么相信你?”

      陈先生:“怎么不相信我?”

      群众1:“这么多人还不相信啊?”

      向先生家属1:“你不相信他可以 ,你相信这个大哥。”

      陈先生:“相信电视台可以吧?”

      林文虎:“你相信我们总行吧。”

      向先生:“我不相信 ,我直接跳楼。”

      记者:“你跳楼以后对你怎么损失, 你算一下。”

      向先生家属1:“你神经病啊。”

      向先生所在劳动单位投资方的工作人员也赶来劝解,陈先生对自己之前的态度做出了解释。

      向先生所在劳动单位投资方工作人员:“道歉拿出道歉的诚意。”

      陈先生:“以前你说打电话我不接 ,有时候忙确实是那个, 不是说故意怎么样的对吧, 行, 下来写过证明, 要怎么样按你的意愿。”

      工作人员:“小向 ,你看你老婆多少悲伤成这样子。”

      陈先生:“能叫我都帮你叫来。”

      向先生:“那你就谈, 我就站在这谈。”

      林文虎:“你这个文字要写下来, 我们到办公室要写的。”

      工作人员:“你看看你老婆, 你不能这样子的,你要考虑家人的感受。”

      陈先生:“你刚才说的, 工人反正能叫过来的 ,给你签字没关系 ,证明你在这里干活手弄伤了 ,这样可以的吧 ,写好再给你看。”

      工作人员:“这个总可以了。”

      记者:“承诺你了, 我们也帮你记录。”

      向先生:“那我手怎么弄?”

      陈先生:“手问题 ,反正他们都在 ,电视台也在, 给你马上处理掉。”

      向先生:“怎么个处理法?”

      陈先生:“按上次说的, 你老婆他们说的, 给你三万块补偿就行了 ,包括后期医药费。”

      向先生:“你说可能吗?”

      陈先生:“钱都给你拿出来了 ,你要求怎么说呢?”

      向先生:“我的手现在这个样子 ,残疾了怎么办?”

      陈先生:“怎么办这个?他们律师知道怎么处理。”

      林文虎:“首先你去鉴定 ,你伤残几级, 赔偿有标准的, 有法律标准的 ,台州学院有个鉴定中心, 你去鉴定伤残几级 ,然后按照伤残标准来赔偿, 好不好?你不要太固执了 ,我告诉你。”

      向先生:“按照工伤赔。”

      工作人员:“按照工伤赔 ,我们都能答应你, 他还答应不了。”

      向先生:“可以的,当然可以的。”

      记者:“他说可以的 ,对赶紧下来 ,我们到楼下去吧。”

      在众人的劝说下,向先生终于从楼顶爬下来,陈先生和工友们一起协商向先生的工伤赔偿。这位蒲先生是向先生的工友,他证明当时自己看到向先生受伤:

      工友蒲先生:“当时工作现场我们两个在一起干活的。”

      记者:“他是怎么受伤的?”

      蒲先生:“受伤他就是一个往下落的时候, 一不小心, 上面很长的, 一下落下来, 他的手上面受伤了。”

      记者:“您亲眼看到?”

      蒲先生:“嗯。”

      记者:“弄伤了以后医药费 ,是哪方给你承担的?”

      向先生:“那是陈庆玲。”

      记者:“施工方帮你承担的?”

      向先生:“嗯, 办那个卡, 那个卡里面还有将近800多块钱还没有用。”

      林文虎:“抓住机遇, 尽量把它解决好 ,我们讲解决这个问题的话 ,现在就是关于态度问题, 我们过去了 ,就不再追究了 ,今天他们施工方也到场了 ,也说明他们对你心里造成的一种伤害, 他们现在来了, 也表示他们有情谊了。”

      向先生提出:“他的手指是粉碎性骨折,已经失去了抓握功能,调解应按照10级伤残补偿。”

      向先生:“粉碎性骨折 你按最低的算 他也有10级”

      林文虎:“你现在已经接回去了。”

      向先生:“接回去了, 这里面还有钢板没有取出来。”

      向先生:“那现在怎么办?”

      林文虎:“就退一步 ,我们就按照你工伤的情况 ,我们就按照你伤残10级 ,行不行?”

      向先生:“可以。”

      林文虎:“伤残10级工伤, 应该定多少钱 ,这个劳动部门就非常清楚了。”

      关于赔偿问题,这位工人的诉求已经表达清楚,林老师提出具体事项和金额,可以向劳动部门咨询一下。那么,劳动部门会怎么回复呢?稍后我们继续关注。

      调解员林文虎老师向当地劳动部门咨询了向先生的赔偿事项,很快得到了答复,之后林老师为双方列出了10级伤残的工伤补偿项目和金额:

      林文虎:“根据向先生的要求, 跟劳动仲裁部门联系了一下 ,大致的工伤赔偿 ,是这样几块构成的 ,第一块就是一次性的伤残补助金, 第二块就是工伤的医疗补助金, 第三块就是伤残的就业补助金 ,第四块就是停工的补助金, 根据这几项算起来, 大概数字在4万6左右。”

      不过,向先生所在的劳动单位负责人陈先生表示,他们只愿意出3万5,否则,希望向先生去做工伤鉴定。

      向先生表示,如果包括第二次拆钢板手术费在内,施工单位愿意出4万块,他就愿意了结此事,最后经过协商,陈先生这边表示愿意接受,林老师为双方写了调解协议。

      林文虎:“年轻人不要做极端的事情 眼光放远一点。”

      节目播出前,向先生特意来到大民讨说法栏目组,送上了一面锦旗,感谢调解员林老师和记者的协调,帮助他维护了权益,拿到了赔偿款。最后,大民也借此事多说两句,这件事虽然得到了解决,但是正如林老师最后所说,做事不能走极端。我们是法治社会,遇到纠纷协商不下,可以走司法途径维护权益,极端手段和方式千万要不得!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