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黄岩:起夜没陪护 老太摔骨折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3日 23:41 阅读次数:533次
    字号: T | T

      黄岩林先生最近反映:母亲80多岁,生病住院了,请了个陪护来照顾,谁料一天夜间上厕所陪护没在场,母亲摔倒骨折了,他认为母亲摔倒,陪护有责任,医院护理部也有责任。那么,对于林先生的说法,其他两方认可吗?

      林先生告诉记者,当晚老太太独自起来上厕所导致摔倒,陪护在工作期间没有尽到责任:

      林先生:“老太太摔倒是14号晚上10点钟 ,我们离开了是9点钟 ,总共才一个小时 我们是39—41房间,他老公是36—38房间,她跑到她老公家里去了 ,跑到隔壁的房间去了。”

      林先生母亲摔倒骨折进了重症监护室,9天后才转到普通病房。林先生告诉记者,当初医院推荐的陪护讲普通话,跟母亲沟通不便,这时有个姓江的女士,穿着陪护服毛遂自荐,说自己能说方言。

      林先生:“本地话讲的老太太也听懂了,就用她。”

      林先生说,后来医院查到这位姓江的陪护不是正规陪护,江女士就去医院办理登记,继续留下来照顾老太太。

      林先生:“肯定有登记的 ,陪护部要是不办的话, 她做不下去。”

      这次老太太摔伤,花钱不说,可能还有后遗症,因此,林先生要求江女士和医院护理部承担责任:

      林先生:“我要求不高, 经济上不要求她负责。”

      记者:“经济上哪方面?”

      林先生:“经济上就我医院花的两三千 两三万块钱, 就是我自己承担。”

      记者:“就这次摔倒骨折的费用。”

      林先生:“嗯 骨折两三天, 当时我老妈妈手术之前 ,我只花到4000多块钱, 现在花掉2万4千多, 两万块钱下去的, 我本来那天是星期四出的事, 我星期一都出院了, 就那个脚放那个石膏 ,现在要20多天下去了, 重症监护室9天, 现在20多天下去了, 本来我早就出院了, 现在老太太好了, 以后也是拐脚了。”

      记者采访的时候,陪护江女士还在病房里陪老太太,她也给记者讲了当时的情况

      江女士:“平时她自己也走 ,有一次她到外面收衣服 ,她就自己能走了 ,那天晚上她吃了晚饭, 他们家的走了, 然后我们说是24小时都陪在这里面, 我们总的有时候 ,我们还在外面走一走 ,肯定是有的 ,然后我听到阿婆响了, 阿婆哎呦了两声, 我就到她床边来了。”

      记者:“那时候你在哪里?”

      江女士:“就在走廊里面 ,我听到阿婆一下子摔倒了, 我马上就进来了 ,我马上就把阿婆搞到床上了。”

      林先生:“你讲实话。”

      江女士:“就是这样的。”

      林先生:“你在306的 ,怎么36号 ,人家证明你在36号。”

      江女士:“你想一想 ,阿婆就哎呦叫两声, 就是房间人也是知道的在, 只叫两声我就起来了, 我就在这里 ,你想一想, 在哪里, 我走的这么快。”

      江女士说,阿婆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第二天自己就回到病房尽心尽力照顾她:

      江女士:“我说怎么说呢都是我的错, 反正我就给你做吧 ,你家里没人做 ,我就给你做吧。”

      江女士承认:“自己确实不是医院正规陪护,毛遂自荐是真,但也是经过林先生认可的。”

      江女士:“陪护中心就带个人上来, 她说叫她做, 然后他说我要本地人, 然后那个人就走了 ,走了后他就叫我了, 你过来 我还是叫你做 ,那我说没事, 我就做 ,就这样子做下来的。”

      记者陪林先生和江女士来到医院护理部,找到了主管梁绍平,梁绍平说,这件事,他们没有责任,因为江女士不是他们的这里的陪护。

      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理部主管 梁绍平:“如果是我们的陪护出了事 ,我们医院的陪护部门派上去的, 出什么事肯定负责到底 ,不管你怎么损失, 我们负责到底 ,因为不是我们陪护, 我们适当收取管理费 ,有管理费收的, 没有管理费 ,我们怎么做啊 。管理费收了主要用什么, 用管理人员工资, 还有意外事故的赔偿 ,医院收的管理费正常用就这样。”

      记者:“她是之前在你这里工作的吗?”

      梁绍平:“以前我们开除掉的。”

      记者:“什么时候开除掉的?”

      梁绍平:“去年四五月份。”

      记者:“为什么?”

      梁绍平:“因为她跟她老公两个 ,我们在医院里面, 以前没有管理好之前, 他们两个人, 她老公是头头 ,在收钱上搞什么东西, 医院把他开除掉以后, 不让他做 ,所以他们健康证, 上岗证都没有的 ,我们医院在这里干活的, 要健康证 ,上岗证, 凭医院的身体检查, 有没有传染病什么东西 ,上岗证专业培训的知识, 你有没有达到 ,她都没有的。”

      梁绍平还提到,患者家属到医院申请陪护,有正规程序,但林先生没有办理。

      梁绍平:“我们正规的手续是, 我们都有押金单 ,家属来押500块钱。”

      记者:“那你有押吗?”

      林先生:“这个我没有押。”

      梁绍平也提到:他们当初推荐的陪护,因为语言沟通问题,被林先生拒绝,林先生怎么叫来的江女士,他们不知道,后来查房查到江女士在做陪护,医院就要求江女士离开。

      梁绍平:“万一你没有健康证, 有传染病给病人传染都有责任的 ,我不让她做, 她后来跟我讲 ,她说 ,我这个病人做了 ,不在这里做 ,回去, 我说没事, 你到楼上写个保证书, 保证书写了, 你这个病人做结束后离开医院, 不要在医院做了从此以后, 她说那好了, 她就到楼上写了个保证书 ,保证书写好以后 ,她就做了。”

      林先生:“她自动过来 她说我给你做 ,我说你给我做可以, 你要到下面 ,给我办手续 登记一下, 她就当着我面电话打到下面 就14号 ,你电话 ,中她手机电话都调的出来的。”

      记者:“电话有没有打给你?”

      梁绍平:“我们这没有。”

      记者:“他要证明 ,你是不是这里的陪护人员, 那你 ,有没有打电话到陪护中心?”

      江女士:“我没有打。”

      林先生:“没有打 ,你手机号码调出来 ,10号打到陪护部 两个 ,你手机调出来。”

      记者:“她没有打 ,这边也不承认。”

      林先生:“没有打 ,我老林把头割了 ,当时没办, 她说我下去办, 她说不用办也行 ,反正一天两次巡逻, 我们在这里干不了的。”

      记者:“那你不是默认了她没有登记的做法了吗?”

      林先生:“当时她说的这样, 我就按她做要求。”

      梁绍平:“我还补充一句 ,他当时也跟她说过一句话, 他说你不要去陪护部去报了, 21块钱可以省的, 家属讲的, 当时她有没有跟你讲过。”

      江女士:“当时你说过。”

      梁绍平:“对啊, 你说不要报这21块钱可以省的。”

      林先生:“你听我讲 ,我说你要是不报 ,那21块钱不是省了, 这个我跟她讲过的, 她说不行 ,要是我们不报 ,我们这里一天都干不了, 这个我讲过。”

      记者:“那您觉得您这个行为。 和我们培训中心有关系吗?”

      江女士:“没有关系, 因为 ,我们怎么说呢, 总是我运气不好, 把她摔倒了, 是不是, 我就想做我该做的事。”

      听完双方的说法后,大民和林先生做了沟通,也谈了自己对这起纠纷的看法:

      大民:“如果你讲追偿 医院陪护中心的责任一个是没有证据 ,另外立论不成立 ,为什么呢 ,一, 我们带去的 ,普通话人员你没有满意, 下来以后, 尽管她主动的找到我们 ,你也询问了她 。是不是我们陪护中心人员, 她没有直接回答你 ,然后你又做了第二步, 是对的, 你让她去登记, 登记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要确信你是陪护中心的人员 ,那她又没有去 ,然后你也默认了你在这里做, 从实际情况来说, 她去年五一的时候 ,由于双方的矛盾, 医院已经把她解除掉了。”

      梁主任表示,尽管医院在这起事件当中没有责任,但他们还是愿意为双方作调解。

      梁绍平: “我说或者怎么说 ,她在医院 ,免费给你做 ,或者在你家里给你做一个月, 如果你们有尴尬 ,她说我给阿婆做的不对了, 或者有尴尬了, 两个人相处不好了, 或者出个钱, 外面保姆叫一个 ,都是解决的方案 ,我说我尽量给你协调 ,我在中间的 ,既然我管这个东西, 因为管陪护管了十几年了, 有的时候家属和陪护什么时候闹出矛盾 ,我们都要协调。”

      节目播出前,医院护理部主管梁绍平给记者打来电话,说经过协调,江女士在老太太住院期间的陪护,都作为义务,不收费,老太太出院后,江女士再补偿4000元,双方纠纷就此化解。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