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新闻

故事: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李京州

台州新闻 责任编辑:郭颖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05日 22:36 阅读次数:348次
    字号: T | T

      60年过去了,当年英姿勃发的小伙、姑娘,如今都已是华发霜鬓的老人。回忆起那段艰苦卓绝的垦荒生活和随之逝去的青春岁月,李京州老人仍然意气风发,豪情不减。

      那是1957年,李京州作为第二批垦荒队员去了大陈岛,正值20岁。同一年,18岁的郑银蕊作为女垦荒队员,也志愿加入了这支队伍。

      大陈岛老垦荒队员郑银蕊:“苦,非常苦。种田,水泡都肿起来。”

      大陈岛老垦荒队员李京州:“(割草)血泡割出来,吃放的时候,筷子拿不住了。拿不住了,(女垦荒队员)她看看自己的手不行,那么痛,意思哭了。哭一般不敢哭,为什么呢?人家笑她。她是躲在被子里哭。”

      相互的鼓励和扶持种下了爱情的种子,来大陈垦荒的第二年,他们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在当时,两条长凳加一块长木板,拼起来就是婚床,拿着好不容易攒起来的积蓄给队员们发了几粒糖就算结婚了。

      大陈岛老垦荒队员李京州:“互相鼓励的,我说一定要坚持下去,当时她鼓励我,我鼓励她,她也想回家,我说回家不行的。”

      垦荒的那些年,不怕苦的李京州几乎什么活都干过。在他的记忆中,吃的这些苦跟差点“丧命”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大陈岛老垦荒队员李京州:“(1958年)当时我们抢收海带,但是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当时每个人积极性都很高,我们海带被浪打走了,我们给它抢回来。但是当时浪很大,大概四公尺那么高的浪,一个浪接一个浪一个浪接一个浪。//后面一个浪,把小船打上来,把我撞到上面去,掉到海里去。掉到海里去了之后,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想想没有命了,但是第二个浪把我送上来,我爬到船上去了。很高兴,当时没有死。”

      捡回了一条命,对于李京州来说,庆幸大过于害怕。而在之后几年,他还时不时和危险打着交道。

      大陈岛老垦荒队员李京州:“看见它有地雷。(他说)意思小李这个草不要不要,看见一个地雷以后周围四五个地雷,我看了以后怕得要死。轻轻地一步一步走出去。”

      1960年,李京州和其他队员负责送粮食到另外岛上,回来时,海上刮起了台风,就这样漂了两天两夜。

      大陈岛老垦荒队员李京州:“后来漂到那个下屿岛就是周寿智在那边养羊的,后来他稀饭烧起来给我们吃了。我们肚子饿了两天两个晚上没有吃,吃了好几大碗。真差一点点没有命了。”

      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是那样的惊心动魄。说起过去的一切,李京州老人又是那样的谈定从容。

      大陈岛老垦荒队员李京州:“你干工作的话,肯定要奋斗就是会牺牲。当时我们牺牲也没有关系的。都不怕的。这一次遭遇以后,下一次也要搞,我们当时不怕的。”

      对李京州、郑银蕊等垦荒队员来说,最艰苦最难忘的日子,都在大陈岛。大陈岛重新焕发生机的同时,垦荒队也面临着解散,李京州拿着“五好队员”的荣誉和妻子郑银蕊选择留在大陈岛,他先后在农牧场,育苗厂,镇工办从事工作,继续发挥着余热。

      大陈岛老垦荒队员李京州:“现在已经八十岁了,我退休退了20多年,按道理说我六十岁退休就可以到椒江来了。我没有来,在那边还待了十七年。为什么呢?那边种点地瓜种点菜种点花生,种点金瓜西瓜甜瓜都种起来的,自己吃不了,我没卖,送给人家。”

      大陈,这座李京州、郑银蕊奋斗过、生活过整整56年的海岛,如果不是因为一场大病导致郑银蕊腿脚不便,他们根本舍不得离开。

      大陈岛老垦荒队员李京州:“她想(大陈),走不了有什么用,她走不了。”

          郑银蕊:“脚不会走。”

          记者:“那脚能走还想去看看吗?”

          阿婆:“嗯嗯。”

         李京州:“脚能走,我就(一直)住大陈了。”

    文章来源:台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