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影视文化频道 > 阿福讲白搭 > 讲白搭

临海:感冒到卫生室挂针 突然昏迷休克

阿福讲白搭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31日 10:41 阅读次数:7132次
    字号: T | T

      现在大家有个小病小痛,为了方便,都会选择去家附近的卫生室拿药挂针。但是,近日临海杜桥铁路头村的金女士跟我们说,两个多星期前,她丈夫有点感冒,身体不舒服,就到附近的卫生室挂针,没想到几分钟后,丈夫突然昏迷休克,还送到了杜桥第二人民医院抢救,情况如何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金女士讲,事情发生在8月13日,晚上7点左右,丈夫吃完晚饭后,一个人到离家几百米的穿山村卫生室挂针,7点半,她给丈夫打了电话,电话里丈夫告诉他,已经在挂针了。

      金女士:“说电话的时候他跟医生说了我有点不舒服,这都是旁人跟我说的,我也没在现场,医生还在给扎药,没给他看过一会儿旁边的人就说医生不得了了不得了了病人昏迷了。”

      金女士讲,丈夫在卫生室出现昏迷,心跳骤停,卫生室的医生抢救了15分钟,心跳仍未恢复。五分钟后,杜桥第二人民医院120救护车赶来了。

      金女士:“他(医生)说你要有心理准备,病人已经瞳孔放大,心跳已经停止了的,你要有心理准备,我说医生你要给我竭力的抢救,医生说我尽最大的努力。”

      金女士说,紧急送到杜桥第二人民医院。在医院抢救了五十分钟后,终于有了心跳。医生给丈夫做了CT后,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里。医生告诉她,因为丈夫休克了70分钟,大脑严重缺氧,导致了脑水肿,金女士便请了浙一医院专家陈医生,给丈夫会诊。

      金女士:“他说负责任的告诉你病人的生命已经是0了,连做植物人的机会都没有了,照我们医生安慰你们家属的话来说,病人还有0.05%的希望,你自己如果实在是太心疼了,把他转院,转到我们浙一都可以。”

      金女士说,虽然浙一陈医生说,丈夫只有0.05%的希望,但是一家人不想放弃一丝一毫的机会,从上海调来了一辆最好的救护车,打算把丈夫送到浙一医院救治,但是医生也提醒她,说病人有可能在路上突然死亡。

      金女士:“之前医生都不建议我们转的,因为脑水肿还没那么明显,到16号的时候现在医生就已经放弃了,他说反正都那样了,你自己转吧我们转到上虞的时候路上,病人出现呼吸紊乱,我们到邵逸夫医院抢救了三十分钟左右,医生就宣布死亡,没办法抢救了。”


      金女士说,丈夫才30多岁,正值壮年,短短三四天,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一家人非常悲痛,家里老人都没法接受。丈夫突然死亡,金女士和家人都认为,卫生室有很大关系。

      金女士给记者看了卫生室医生开的处方单,上面写着克林霉素0.9毫克,地塞米松5毫克,氯化钾3毫升,金女士告诉记者,丈夫对青霉素过敏,她怀疑丈夫突然昏迷休克,有可能是青霉素过敏。

      金女士:“经过专业医生分析,克林霉素也是青霉素的一种,就是说克林霉素过敏的几率很小,但是我老公就是出现了这种体质,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的。”

      金女士说,除了青霉素过敏外,她还怀疑穿山村卫生室的医生用药过量导致丈夫昏迷休克,这是金女士丈夫挂针用的玻璃瓶,上面标签上写着克林霉素0.9毫克,地塞米松写着3克,而处方单上却写着地塞米松5毫克。

      金女士:“(医生说)特别是用药过量了,他说正常的量是在0.2到0.5mg之间。他用了3g克跟毫克的单位数专家他们分析是一千倍左右相当于一个人的量用到十个人的量是很致命的。”

      记者也算了下,一克等于1000毫克,3克也就是3000毫克,挂瓶上也就是3000毫克的地塞米松,是处方单上5毫克地塞米松的600倍。那真的是卫生室的医生用药过量了吗?记者来到了穿山村卫生室,卫生室没开门,记者敲了门,里面也没人。随后,记者根据广告牌上的电话号码联系了卫生室的金医生。。

      临海杜桥穿山村卫生室金医生:“(地塞米松)您在处方单上写着5毫克,当时在吊针挂瓶上写着3克,处方是我写的,各方面的毫克,单位,用药量,为什么瓶子上写着地塞敏松3克,那你要问他们,是不是我写的,你可以看清楚,这个笔记不是我的,他们拿去我也不知道。”

      金女士哥哥:“他现在还在强词夺理,(之前)说这个(挂瓶的)字也是他写的,处方单也是他写的,我们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两个字是不是他写的,这个字也是他写的这个能是行医三十年的人写的吗,这个是行医三十年人写的,根本没写过(处方)字人写的。”

      临海杜桥穿山村卫生室金医生:“只有公安调查才能够清楚,不然的话,我也不清楚。”

      金医生告诉记者,处方单确实是自己写的,用药量都是正确的,至于挂瓶上地塞米松3克的字迹,并不是他写的。但是关于处方单和挂瓶上的字迹,家属说金医生当时有承认过,两边的字都是他写的。

      对于金女士对地塞米松用药过量的指控,卫生室负责人也做了解释。

      临海杜桥穿山村卫生室金医生:“3g你知道什么概念吗,5毫克一支,5毫克是1毫升,3g等于600ml,一瓶药剂是250ml毫升。”

      金医生说,5毫克是一毫升,那么3克就是3000毫克,也就是600毫升,金女士丈夫挂针的药瓶容量是250毫升,假设不算其他盐水和药品,600毫升地塞米松是可以装满两个250毫升的药瓶了。

      临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医政科工作人员:“地塞米松3克的问题,我们也跟医学专家讨论过,按照瓶子上面配进去3克的话,1毫升的地塞米松需要六百支,六百支乘以5毫克,是3克,600支的地塞米松配到250毫升的液体里面,怎么配的进去,里面完全没有液体,配进600毫升也不对,瓶子上面谁写的,没办法定论,按照瓶子上面写的,判断瓶子里面的剂量3克,是没有根据的。”

      临海市卫计局医政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事发后,卫计局第一时间介入了调查,对于挂瓶上地塞米松3克的问题,他们也和医学专家经过一番考究后,认为瓶子上面写的3克并不能代表瓶子装的地塞米松就是3克。

      另外,家属提出青梅素过敏的死因,工作人员说,家属并没有做死因鉴定,到底是什么原因致死,他们也没法判断。

      临海杜桥穿山村卫生室金医生:“照理说这个(地塞米松)药是不会过敏的,你可以去问问医生这两种药是不用做皮试的药。”

      临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医政科工作人员:“因为死因也没有查,尸体解剖的有效时限已经过了,没办法查了,目前来说只能判断是猝死,因为没有做死因鉴定,只能初步判断是猝死。”

      临海卫计局工作人员说,因为家属没有做死因鉴定,按照当前的情况,只能判断金女士的丈夫是猝死。那这次事件,卫生室到底该负多少责任呢?

      临海市卫生和计划局医政科工作人员:“当时调解的时候,卫生室也表态了,该承担的责任,他不逃避。”

      临海市卫计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和杜桥镇镇政府组织了调解,第一次调解,当时病人还出于昏迷状态,杜桥镇镇政府出面,卫生室负责人给了家属十万元,还有一万元已经用于前期的抢救费用。

      临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医政科工作人员:“按照交通事故,完全责任的话,法律框架里面,也是78万,包括二十年的年收入,小孩子老人的抚养费加在一起,全部所有的费用加在一起大概78万左右,再加精神抚慰金的话5万块,最多是83万,最后一次调解,双方的价格说,没有谈拢,家属方要求的价位实在太高了,卫生室那边不愿意接受。”

      金女士说,当时调解之所以谈不拢,一个是因为补偿金额问题,另一个是卫生室负责人的态度,并不是想承担责任的意思,让他们完全没法接受。

      金女士弟弟:“他还要强词夺理,说病人病情已经稳定了,非要说们折腾,非要把他运到其他地方治疗去才死亡。”

      临海杜桥穿山村卫生室金医生:“他已经抢救了,生命体征都正常了,在杜桥第二人民医院住了两三天,生命体征都正常就是脑里面有点积液,医生建议他这两三天危险期,他不听,没有经过我同意,已经拉到上海,这是对病人不负责任的表现,死亡的原因是他转院造成的。”

      金女士弟弟:“我们没办法了,浙一医院的主任过来说,你放在这里无非是等待一两天时间而已,反正已经都这样了,你就搏一搏吧,就当给自己一个安慰放在这里已经无力回天了。”

      家属告诉记者,他们是实在没办法才会把人送到上海救治,也知道在路上有可能病人就会猝死,但是这并不是卫生室推卸责任的理由。

      临海杜桥穿山村卫生室金医生:“不是我认为没有一点责任,这个现在不好说,要说责任一定要通过司法部门鉴定那如果最后通过鉴定,如果是我的责任,我当然愿意承认法律就是说您愿意全部承担对吧如果是我的责任,我当然愿意承认法律责任。”

      金女士弟弟:“我们做错了事,我们对他们家属有一个诚恳的态度,有一个安慰,人心都是一样的,赔多少钱是另外一回事,最起码对我们家属有一个诚恳的(态度)尸体回来到现在为止,他闭门不见,我们找也不见他都不见想想这种态度,让政府怎么调解。”

      金医生说,如果经过鉴定后,是他的责任导致人死亡的,他愿意承担全部的责任。对此,临海卫计局的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因为家属没有做死因鉴定,没法明确区分责任。

      临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医政科工作人员:“要明确死因区分责任,肯定需要通过权威机构的鉴定,来定责,目前来说家属没有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也没有进行死因鉴定,没有做的情况我们也办法判断哪方是什么责任。”

      工作人员说,现在尸体解剖的时间已经过了,死因也没办法鉴定,但是还是可以做医疗事故鉴定。

      临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医政科工作人员:“医疗事故鉴定不同于死因鉴定,医疗事故就是对医疗过程,进行鉴定,有没有错误的地方,导致错误的结果,有没有因果关系,我们都跟家属说过的,医疗事故也不做,不做的话,叫我们定责,也没法定责,必须权威机构做了,才能给他定责,我们是没有这种职权的。”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调查后,发现卫生室处方不够规范,门诊日志没有登记,当场给了停业整改通知书。至于这次事件,卫生室到底负多少责任,还得通过鉴定,这件事他们会持续关注,做好双方工作。

      金女士弟弟:“你想想谁愿意放在这里尸骨未寒放在这里这么多天,家属愿意啊,尸骨放在这里,没法入葬,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谁愿意。”

      金女士:“我想事情尽快了结,让他入土为安,让我老公死的也安心一点,放在那里尸骨未寒的放在那里,每个人家里进进出出的,每个人都很伤心,很痛苦的。”

      我们理解家属的悲痛,一个人突然没了,心里肯定不愿意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说再多的抚慰的话,也不能把悲痛缓解,为了年幼的孩子,希望你们能够坚强起来,我们也会持续关注事情的发展。


    文章来源:阿福讲白搭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