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台州:问路科技新长征(四) 如何打破低端锁定?

台州深观察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5日 08:50 阅读次数:96次
    字号: T | T

      台州,民营企业遍地开花,但多数中小规模的民营企业,因为缺乏品牌和核心技术,相对比较低端,产业升级受到各种局限,也因此制约着台州制造业的可持续发展。那么,如何打破台州制造在原有产业链中这种低端锁定的困局,借着科技新长征的契机,提升产业水平和层级呢?来看报道。

      浙江吉鑫祥叉车制造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徐佳敏:“那么这个主要是来测试一个车子本身的动力性能,能不能爬上一个多大的坡,像我们这款车子的话,我们前后都是带减震,而且尤其我们前轮是采用独立悬架,那么整车的舒适性也比较好。”

      在华东地区最大的叉车标准化试验场上,我们试驾了吉鑫祥研发制造的又一款新产品。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不是一台叉车,而是一台空港地面设备。

      浙江吉鑫祥叉车制造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徐佳敏:“民航产业大力发展以后,它就会带动一些民航的空港地面设备的大力发展,那么我们公司也就是基于这一点,开始在前年的时候就涉足到空港这一块。”

      浙江吉鑫祥叉车制造有限公司创立于2006年,从建材领域跨行到叉车领域,吉鑫祥和其他企业一样,选择了最常见的一款产品进入市场。

      浙江吉鑫祥叉车制造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陈云福:“所谓的就我们3吨的叉车,需求量很大,一年几十万辆,当然这个产品用户也是很挑剔,他们因为选择太多了,所以基本上都是选择价格合适,质量又好,从这产品说对企业是非常难的,因为我刚才说我们新跨入一个行业,我们没有什么很大的一个技术上的优势,产品优势,品牌优势。”

      没有品牌,没有技术,很快,这种产品同质化的低价竞争,让吉鑫祥意识到,如果一味地以这种产品去抢市场,企业是没有发展出路的。2012年,吉鑫祥成立自己的研发中心,调整战略,决定向大吨位、特种车等细分市场进军。

      浙江吉鑫祥叉车制造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徐佳敏:“像这个就是针对火车车厢里面卸货,就针对这种客户专门开发的一种我们称之为短轴距的,我们叫它迷你的一个3吨叉车,那么如果我们回过来再看我们那款,就是这种我们就称之为两驱的越野叉车,像它这种就车体比较宽,轮胎是这种越野型的轮胎,像拖拉机胎一样比较宽比较大,整车的离地间隙也比较高,那么包括我们今年下半年还在开发一款,真正的四驱越野叉车,就跟那种四驱汽车一样,四个轮子都能有动力输出,我们就可以到一些,不是普通非铺(路面)上的,就可以到一些像农田一样的这种场所里面去。”

      产品与技术创新为吉鑫祥打开了新市场。然而,和台州的智能马桶一样,吉鑫祥叉车也面临着“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窘境。台州的制造业发达,几乎大多数的工厂都需要用到叉车,然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国内,尤其是台州,知道本土品牌叉车“吉鑫祥”的人并不多。

      浙江吉鑫祥叉车制造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陈云福:“接触到很多国外的客户,国外客户因为对我们品质提升很有帮助,但是我们国内,尤其我们台州市场,因为有些用户对我们还不是很了解,可能对产品不认可等等,我们这几年也通过自己的产品升级,尤其我们做了很多细分市场,有些像大吨位,你其他地方没得选择,你必须选择我,像侧面叉车,防爆叉车。”

      在加快产品创新的同时,吉鑫祥也在不断加大品牌的推广力度。

      浙江吉鑫祥叉车制造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陈云福:“通过媒体介绍,要提高我们的知名度,这些我们也做了很多努力。”

      2016年,吉鑫祥年生产、销售叉车8000多台,出口127个国家,年产值达5亿元。随着技术的不断提升和品牌效应的逐渐形成,不满足于特种叉车制造的吉鑫祥,再次调整发展战略,向全新的民航产品市场进军。

      浙江吉鑫祥叉车制造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陈云福:“像我们现在开发这种民航产品之后,这个不用担心量,一旦进入这个领域,你如果说从某个领域,某个企业一旦认可的时候,带来无穷的订单,所以我们现在调整就是说,从原先的追求量,到现在追求一个品牌,到品质方面。”

      在台州,改革开放近40年,我们看到,医化、模具、鞋业、缝纫机、汽摩配等产业中的诸多民营企业,大多走过和吉鑫祥一样的发展道路。

      台州学院教授王呈斌:“也就是说我们这个企业,实际上它要在自身的领域,专注它做这个领域的时候,它应该就会认识到,它自身在这个领域如何把东西,做得更有竞争力,两个方向,第一成本控制得如何比人家更加好,第二做的产品怎么跟竞争对手不一样,所以一般来说就是低成本和高差异,使企业突破它原来的思维模式,或者提升它竞争力的肯定是两个重要的方向之一。”

      显然,品牌之路已经成为各大企业今天的发展方向。然而,对一个企业来说,要实现这种“低成本,高差异”的技术创新,仅凭自身的力量是不够的。

      浙江利民韩一汽车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池宁平:“你看,像这个保险杠,以前就是这根线,原来是在这个地方的。”

      记者:“在外面是吧?”

      浙江利民韩一汽车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池宁平:“对,就是以前在这个地方。”

      记者:“像这样子一根线到底的。”

      浙江利民韩一汽车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池宁平:“但是我现在移到这个地方去了,那么这个地方你摸上去永远是圆弧的,看到没有,那么你如果摸到这个就很难看了,(内分型)这样子摸上去漂亮,手感舒服。”

      这就是内分型保险杠和外分型保险杠的区别。2007年,当吉利对它的内外饰件供应商——浙江利民韩一汽车部件有限公司提出这样的要求时,公司总经理池宁平至今记忆犹新。

      浙江利民韩一汽车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池宁平:“我的技术提升难度非常大,在当年的时候难度非常大,我们国内应该说,给国外做的,奔驰宝马这些欧洲的企业去做的模具上,他们有内分型的这种设计,而且这个模具的结构都非常的,技术非常高,那个价格也非常高,都要达到一根保险杠的模具费用,都达到五百万、六百万。”

      而吉利要的是“高技术、低价格”的产品。怎么办?

      浙江利民韩一汽车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池宁平:“幸好我们黄岩的很多的模具厂,包括模具二厂,陶氏他们都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我们是,其实利民的提升也是黄岩所有模具界的同行,有他们的支持,我们才能提升这么快,不然的话是做不出来的,”

      在黄岩模具厂的帮助与共同研发下,利民以两三百万的投入经费实现了这种内分型保险杠的技术转变。走进今天的注塑生产车间,我们看到,新增了8台机械手的注塑流水线,变得更加高效与智能。吉利60%以上的汽车内外饰件都在这里产生。十年的技术创新与突围,让利民一跃成为吉利的“保险杠大王”。

      浙江利民韩一汽车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池宁平:“吉利它对于在成本上、质量上、技术上配合它的供应商,它的支持力度都是非常大的,那么我们能够现在,今年还在供货,是因为我们认为吉利这些要求,都是我们今后应该做到的,所以吉利对我们,也看到我们对它的这种要求的反馈,应该说我们明年后年的产值可能会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一百地增长。”

      在吉利的牵引下,2009年利民紧接着从国外采购世界先进的激光弱化设备、振动摩擦焊和阴模吸附设备,不断加大生产设备提升,实现了从有缝仪表板到无缝仪表板的又一次产品创新与技术转变。与此同时,作为一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利民也在不断加强自身与下游原材料供应商之间的合作紧密度。

      浙江利民韩一汽车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池宁平:“所以有一些技术是我们自己要去,深入,深化调整,还有一些我们要把我们的供应商要带上来,要达到吉利的要求,达到客户的要求,所以这又是一种新的技术前进道路上的一个新的思路,新的发展。”

      正是在这种供应链的整体技术提升下,台州今天的汽车制造产业才有了质的飞跃。2012年,看中点火线圈、发动机、传感器等汽车核心零部件制造的浙江沃得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从一开始就强化自主研发制造能力,以高精尖的高端产品与国际上的其他品牌供应商一争高下。

      浙江沃得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唐瑞晟:“以前这些产品的配套全是依仗的是国外进口的,或者国外合资企业,他们在给国内整车厂进行配套的,所以我们为什么能够跟国内上汽,吉利,包括沃尔沃,神龙这些企业能够给它去配套,能够得到它认可,我们所有做的产品,一方面从技术角度来说,比他们现有这个要更加完善,并且能够配合客户的要求,去给他进行一个二次开发,所以这方面是得到了我们客户的认可。”

      台州学院教授王呈斌:“当你在上下游企业,获得了一个非常好的合作平台之后,实际上它整个企业的产品研发投入也好,对产品的理解也好,定位也好,都发生了一个彻底的迁移。这种迁移之后,实际上就会带来一个非常好的发展空间,实际刚才讲的吉利也是一样的道理。所以我觉得在台州,我们这个企业,特别是制造业来说,要突破这个低端锁定,是跟我们企业家的眼界,远见是有关系的,跟他的合作伙伴有关系。”

      主持人:王院长所说的,可能就是,心有多大,世界才有多大。企业的发展,需要仰赖企业家的视野,要看得到外面世界的精彩,也要能预见未来世界的多样。不过,有时候对于企业家来说,产业升级,是需要方法论和条件说的。那么,在许教授看来,企业转型升级走向高端的方法和条件是什么?

      评论:企业要升级,当然有各种各样的条件。正面的包括市场,技术,人才,资金等等。刚才节目里所说的企业家远见,当然很重要,不过,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这些条件的积累,无论是企业外部还是企业内部,哲学上有句话,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其实企业也可以说是大量社会关系的总和,脱离条件谈发展是不实际的。

      主持人:那么我们能不能说,企业升级发展的动力,是来自企业家的远见呢?

      评论:至于你这个问题,实际上节目里已经给出了很好的回答。无论是成品企业还是配套企业,我觉得他们的高端化,都离不开两个因素:品牌和供应链。企业建立品牌系统,在这个品牌标识之下所做的市场调研,品牌定位,产品定位和品牌推广,一方面可以给企业反馈市场信息,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另一方面这个过程所累积的品牌就是无形资产,为了维护品牌价值,企业自然要追求品质化,摆脱低端低质的印象。除此之外,企业的社会化分工,才能有专业化和高效率,现在大多数企业都会有自己的供应链和配套商,企业的品质,要受到上游供应商的制约,也会被下游厂商所限制。因此,要让企业升级,必须是整个产业集群的升级。当然,说到底,这些都是前提,但如果要真正实现企业升级,还是必须回到科技引领,否则即使有了前提,缺少科技创新和积累,这些品牌提升和供应链的完善,都将是镜花水月。科技新长征,对于每家企业和每项产业,都是极为重要的一环,企业要科技,也要为科技提升创造更好的软环境,找到科技提升的动力机制。

      主持人:我大致理解了一下许教授的意见,应该是这么几句话,通过整体产业的提升,为在供应链上的单个企业提供升级条件,通过对品牌的重视和塑造,为企业升级提供内在的动力和机会,那么接下来,科技的拳头,才能发挥更大的力量。由此可见,企业摆脱低端,需要企业家的努力,也需要产业协作和政府支持,在整个社会层面转型升级。要找到出路,首先要理清思路,方法才能更对路。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