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影视文化频道 > 阿福讲白搭 > 讲白搭

《激战一江山》第二集 大陈

阿福讲白搭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03日 11:06 阅读次数:196次
    字号: T | T

      位于浙江外海的大陈岛,如今是一个平静的小渔村,岛上人民捕鱼为生,祥和生活,当我们踏寻岛上的战火遗迹,又仿佛穿梭于历史之中,时间来到1949年夏,浙江大陆解放,国民党残兵退居沿海岛屿,大陈列岛成为东南沿海国民党守军的指挥中心和防御中心,也是当时国民党军在大陆最北的据点。

      台湾军事评论员郑继文:“其实大陈,整个一江山大陈,它等于是说蒋介石在大陆一个最后的期待,对于蒋介石来讲,对面就是他的家乡,在情感上来讲,他希望保有这一块。”

      怀揣着反攻大陆的希望,为了守住沿海岛屿最后的堡垒,蒋介石想到自己最信赖的子弟兵胡宗南,1951年3月调派他接下“江浙反共救国军”的职务,随后派往大陈岛。

      大陈岛村民小林:“从这里开始,上面上去就是胡宗南的指挥部了。”

      这位自称大陈岛岛主的村民告诉我们,他几年前偶然发现了一处荒山中的地下工事。

      大陈岛村民小林:“这是以前留着的。”

      于是包下了这片山林,与老伴清理了繁杂的荒草,恢复了这片国民党军营盘的原貌。

      大陈岛村民小林:“这个地方呢是胡宗南的私人的卧室,房间呢,高度是一米九,两米二乘两米二,房间里面的水井,他做的专门为自己饮用的,就是不饮用外面的水,防止别人害他,下毒。”

      胡宗南,黄埔一期毕业,是蒋介石最信任的嫡系门生,1949年所部于成都会战失利退往西昌,1950年在西南连连失守,经海南岛来到台湾,胡宗南在致蒋经国的心中曾提到“弟之所以来大陈,为欲求一可死之地,免在台湾而陷于自杀的悲惨之局,为共匪所笑。”到了大陈岛,化名秦东昌掩盖身份。

      原大陈岛国民党驻军营长黄世忠:“雪耻复仇的心态,所以改名换姓,秦吗,东昌再起。”

      这地方经常会有台湾老兵过来吗?台湾的太多了,当兵的来过两个。反正都是说胡宗南怎么好怎么好。

      原一江山岛国民党守军沈锟:“有一次到我们这来开会,这个炮啊咚咚咚打,我们担心把我们司令打死了怎么办,报告司令不要了,没关系,我们接着开会。他生活很简朴,没有官场的架子。很朴素很朴素,穿着个军便服。”

      胡宗南上大陈岛的时候,基本是一个光杆司令,只带了由部队中淘汰下来的军官组成的两个军官战斗团,而当时的大陈列岛上也没有正规军队,只有散落在各个岛屿上的游击队员,且构成非常复杂,有海盗、土匪、黑帮,为了海上生存,他们互不统属、各自称雄,亦有自己的生存法则,这是大陈岛上最好的房子,是当时被称为大陈王的王先金的住所。

      台州市椒江区地方志原主编陈志超 :“台州的土匪多如牛毛了,王先金是最大一个,他发片子,什么叫片子呢,渔民会一年三季,买了他的片子以后,小海匪就不敢来了,这个片子一看,我说王先金,先金大佬了。”

      原“反共救国军”士兵桑品载:“一艘英国游轮从香港运东西到上海,晚上经过这个台湾海峡机器发生故障,就停那儿了,救国军一看,这个什么玩意,那么大一艘船在哪里,一万多吨的商船,他们就摸着黑,就靠上了那个船,说嗷嗷,那个舰长跑出来说谁,他是舰长,撩起一枪把舰长打死了,然后把一艘船上所有的东西都抢了,这个事情以后变成什么了呢,变成了英国告到联合国,说你中华民国的部队在海上抢他们东西嘛,我们赶快否认说不不不,不是我们不是我们,是海盗。”

      年逾七旬的桑品载在与儿孙一般年纪的时候,还是一位从未离乡的舟山少年,桑品载的母亲瞒着丈夫,把儿子交给了撤往台湾的国民党部队,命运的捉弄,让当年枪比人高的桑品载,成了岛屿上小小幼年兵之一。

      原“反共救国军”士兵桑品载:“这样一群人,任何一个政权都不容许这些人存在,共产党打他们,他们势力越来越弱,他们就找依靠嘛。”

      1950年代,还有这样一批人来到沿海岛屿,加入反共救国军,他们在家乡镇反运动中,因为地主恶霸的身份流落外岛,成为仇视新中国最为坚决的一群。

      原大陈岛居民 曹祥炎:“他们就驾着那个船,天黑以后就回到他家乡,就趁机会报仇,也抓他们的干部什么的,抓到就地就把他们杀了,就带着个人头。”

      在这些散兵游勇身上,蒋介石看到了为己所用的潜力,胡宗南上岛以后,便展开整编部队的工作,这些没有政治色彩的沿海武装力量,由此被卷入历史的洪流。

      以后成为反共救国军,给他背上反共的名字,是因为政治接入。

      短短4个月,胡宗南至少整编了2.3万余游击队员,大陈王王先金摇身成为国民党江浙反共救国军海上第一突击大队的队长,驻守在上下大陈。

      我们比国军勇敢,什么枪炮拿来我们都会用,国军不会。在海上在水上,你不能想象他们人的水性,鱼都比不上他们,一个人在水上泡四个小时很正常,军风要彪悍要很彪悍。

      这些凶残顽强的反共救国军编组为六个突击大队,一个海上突击总队,有组织的被分派驻防在包括大陈一江山岛在内的浙东沿海岛屿,在胡宗南的带领下采取以大吃小、速战速决的战术,集中相对优势的兵力,选择大陆防御薄弱的海岸凸出部和海岛,实行打了就跑的突然袭击,在这些军事行动的背后,还隐藏美国人的身影。

      这些对驻外岛的反共救国军提供资助的美国人,实际上隶属美国在太平洋的一个秘密组织,成为西方公司。

      台湾军事评论员郑继文:“西方公司在1952年左右成立,这个公司其实是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外围组织。”

      前台湾空军作战副司令 李贵发:“其实西方公司,当然是韩战(朝鲜战争)的时候美国人很担心,假如东南沿海局势比较稳定了缓和了,解放军他就比较有能力,把这边军队也调出去支援抗美援朝,所以美国人就有一个想法,想到怎么样能够牵制这些东南沿海的部队。”

      眼前这片靠近台北圆山的空地,就是当年西方公司设在台湾的总部旧址,这个机构是由宋美龄居中促成,在朝鲜战场失去作战角色的蒋介石,开始积极策划东南沿海的军事布局,西方公司很快在大陈岛、金门、马祖等外岛建立活动基地,帮助岛上的由非正规部队转过来的反共救国军,进行系统的现代化训练,一批只靠拼命的杂牌军,逐渐成为了有组织有分工、训练有素的生力军。冯西荣是当年东山岛战役国民党军的一名伞兵。

      原国民党军伞兵冯西荣 :“就是比如我是通讯兵,给你一个步声机,这个步声机是负责队与队之间,部队叫连与连之间小范围的联络的,因为你跳伞的时候,通讯兵要把这个机器跟你身上绑在一块,带到地面上去,这个训练就开始了,由美国人直接训练,就教这个步声机的使用方法,跳伞的携带方法,你姿势要低不可以高,高就打死你了,当然是这么要求你的。”

      在朝鲜战争临近尾声的时候,西方公司提出并策划了东山岛战役,目的在与以东山岛的胜利,压迫在朝鲜停战中的中国让步,这一战也是国民党军首次的陆海空三军联合登岛作战,美军只负责策划并不亲自参战,冯西荣所在的伞兵部队首次投入实战,但由于信息过度保密,以及台美之间指挥不协调,这支部队几乎一落地边溃不成军,。

      原大陈岛女青年工作队副队长张瑞卿:“像那个飞机来轰炸的时候,他们只是躲避而已,没有任何表现。”

      时任太平舰枪炮官徐学海:“西方公司整个作业最主要的就是掌握情报,它不参与任何作战。”

      今年80多岁的方立记得,当年曾经配合西方公司一起出任务。

      1952年西方公司,还策划过一个著名的心战案例,从外海向大陈岛漂浮装有人头的竹篮,并附上写有血洗台湾标语的木板,以此场景制造大陈民众的恐共心理,同时帮助收编当时立场不坚定的沿海游击队。而西方公司与台湾对接的高层人物,正是负责情治工作的蒋经国。

      原一江山岛国民党守军 沈锟:“蒋经国给我们讲话,你们同是我老乡,要回大陆去,希望你们去大陆发展,搞敌战工作。”

      1910年出生的蒋经国,毕业于莫斯科中山大学,留俄期间他曾加入共青团和苏联共产党,来到台湾以后,蒋经国正式进入国民党决策核心,担任台湾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并在台湾的所有外岛上,扮演钦差大臣的角色。张瑞卿和王珂是当年派驻在大陈岛上女青年工作队的主要成员。蒋经国亲自挑出面貌姣好,又能歌善舞的佼佼者,让她们从事思想改造的政治任务。

      原大陈岛女青年工作队副队长张瑞卿 :“我们就跟他说,这个人思想有一点问题,需要保防官协助我们来处理。”

      原大陈岛女青年工作队区队长王珂:“我们完全用自己的亲身的经验,通过那种康乐活动,唱山歌跳山地舞,以这种的方法来以我们个人的将自己的经验,来告诉阿兵哥。”

      这个当地渔民信奉的庙宇,当年曾是国民党防卫部办公处所在,也是两蒋父子都到过的地方,为了加强防卫力度,蒋经国先后20余次往返大陈岛,岛上的士兵和居民都对他很熟悉。

      1953年7月朝鲜战争结束,蒋介石心知国共在东南沿海难免一战,而西方公司因牵制新中国的作用已经失去,宣告使命结束,胡宗南在岛上两年多时间,虽努力经营,但战绩平平,大陈的防御体系面临新的变革,蒋介石调派具有美国留学背景的少壮派指挥员刘廉一为司令,胡宗南黯然返回台湾,刘廉一为大陈岛带来了一个师的正规军兵力,同时蒋介石也加强了保卫大陈的海空军力量,以表示他固守大陈的决心,刘廉一到来后,运用所学,完全按照海岛作战的准则,在大陈诸岛,原美国人所设计的防御工事外,又进一步加固完善,增设观测台、埋设地雷,其中布防的重中之重就是大陈北部的门户一江山岛,将它打造成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由反共救国军第4突击大队驻守。这里是位于宁波甬江河畔的一所天主教堂,当年解放军浙江前线指挥部就设在此处,宁波是蒋介石的家乡,国民党特务特众多,为了避开耳目,前指总司令张爱萍特意选择此处作为指挥所。张爱萍,1910年生于四川,早年做地下工作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后,因负伤长期在苏联治疗,1949年奉命组建华东海军,是人民海军的创建人。

      早在新四军时期,张爱萍曾得到刘少奇送他的一本讲述日俄海战的小说《对马》。他反复看了三遍,这本小说成为他海战知识的启蒙,他凭借书中的办法,打赢了洪泽湖上的剿匪战。无论是白手起家创建海军,还是后来自力更生搞两弹一星,崇尚知识和技术,信任并依靠专业人才,是这位有着高中学历热爱诗词的共产党战将一生的法宝。

      原华东军区《人民海军》报记者陆其明:“他这个人很尊重知识分子,真心实意的依靠他们。”

      海军创建时一穷二白,为了延揽人才,张爱萍首创了在报纸上公开张榜招募海军的方式。

      原遵义舰舰长 张韵:“他就讲中国海军历来没有成功的历史,像甲午海战,我们一定要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特别是当前解放台湾需要,其中几句话我当时听了以后是非常感动,就是来者欢迎,你不愿意干了,去者欢送,你可以随便走。”

      张爱萍执掌华东海军时曾大量起用国民党专业海军人才,甚至北洋水师时期留学的军官,1951年张爱萍离开海军,任浙江军区司令,这个地方部队的职务,对于壮志未酬的张爱萍来说,相当于赋闲,但也恰在这一时期,他仔细研究了浙江当面海上岛屿的情况,阅读了大量外军登陆战战例,并开始酝酿解放沿海岛屿。

      宁波市党史办研究室主任黄港洲:“他实际上在海军的时候,也已经在琢磨这些问题了,那特别是他到杭州以后,沿海很多岛屿都还是国民党的,需要把这些岛屿都解放,所以这种任务和使命,很自然就又落到他头上来了。”

      解放大陈列岛的作战任务,对于在漫长的革命生涯中从事过政治、统战、情报军事等工作,却并未立下赫赫战功的张爱萍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从天空俯瞰,大陈列岛如同被众多小岛层层拱卫的莲花,上下大陈居于核心,一江山、南麂岛、渔岛、披山散落南北两侧,究竟首站的目标选在哪里,即从哪个岛屿开刀,在确定首站目标的会议上,各级指战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当时军区在开作战会议的时候曾经提出过三个方案,第一个方案呢,是多数人主张,直取敌浙东沿海的指挥和防御中心大陈岛,攻下大陈其他岛就好打了,部分人建议,先夺占守敌较弱的披山岛,这样可确保首战成功,但是对于浙东沿海敌人的整个防御体系震撼不是很大。

      一些年轻的指挥和参谋人员,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们引用美军仁川登陆战,做了一道数学题,登陆和抗登陆双方的兵力对比,通常是3至5比1,大陈守军约2万人,取其下线也需要至少6万登陆兵,但是解放军当时根本没有那么多登陆艇装下这么多的士兵,他们建议先打距离大陆更近,并且面积小的一江山岛,在上述三种意见中,华东军区副司令员许世友主张,先打大陈岛,这位共产党内赫赫有名的战将,曾在解放战争中只用了四天时间,就打下了固若金汤的济南城,他认为,区区几万守军的大陈岛根本不足为惧。而张爱萍在听取了各方意见后,更加倾向于先打一江山岛,他分析认为,从地理位置上看,一江山是大陈岛的门户,打一江山可起到击敌要害、撼动全局的效果,从操作性上考虑,一江山距离我军头门山岛只有9公里,打下一江山后,若大陈岛守军负隅顽抗,一江山亦可作为打击敌人的跳板,大陈岛便直接暴露在我军的炮火之下了。

      原张爱萍秘书 黄胜天:“一江打了以后,大陈可能不战而退,这也好比抓住了要害。”

      一员虎将和一个严谨的技术派,两方的意见僵持不下,最后张爱萍将情况上报给彭德怀,彭德怀认为先打大陈,可能美国方面的反应更为激烈,不妨在一江山试探一下,作为攻打大陈的前站,基于此前三野(第三野战军)的金门失利,彭德怀下达指令,慎重出战、攻则必胜、杀鸡用牛刀。1954年5月蒋介石登上大陈岛,坐于亭中,隔着滔滔海水遥望着对岸的家乡,此时的他,已经嗅到了战争迫近的气息。值得一提的是,最先预测到解放军首站攻击目标的正是胡宗南,在离开大陈前,胡宗南对部下讲到,积谷山是大陈的南大门,一江山是大陈的北大门,弄丢了这两扇大门,大陈就守不住了,说完意犹未尽地加了一句共军一定会打一江山。

      在那个年代如果没有空军就没有海军。实际上那个时候飞行员技术很差劲的。不敢开火,怕一开火飞机都乱了。我等到500米的时候才开火。开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把帽子摘下来说空军万岁。

    文章来源:阿福讲白搭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