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影视文化频道 > 阿福讲白搭 > 讲白搭

《激战一江山岛》第七集:D日

阿福讲白搭 责任编辑:郭颖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07日 15:27 阅读次数:288次
    字号: T | T

      1954年9月3日下午1点50分,盘踞在大小金门的国民党守军,突然遭到解放军长达两个小时的猛烈炮击,炮击中解放军共发射炮弹5000余发。这是自1949年金门战役之后,共产党对台采取的最大一次炮击行动。国民党守军立即以炮火回击,并派飞机对厦门大嶝岛进行报复性轰炸。令新中国方面始料未及的是两名美军顾问在炮击中不幸身亡。这起事件在美国国会引起轩然大波。第一次台海危机由此开始酝酿。
      
      徐焰 国防大学教授:“国会议员们闹,美国必须做出反应。闹到当时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那儿去,艾森豪威尔讲,这是我执政18个月以来遇到的最严重的一次事件。”
      
      炮击事件震动了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敏感神经。就在炮击的第二天也就是9月4号,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提出了一份关于中国沿海岛屿形势的报告。报告中称,新中国的炮击主要是一种试探美国意图的行动。如果这些军事行动,没有受到美国的有力还击,新中国就会扩大行动的规模,甚至占领某些沿海岛屿。毛泽东发动这场炮击,究竟要告诉对手什么讯息呢?
      
       陶文钊 中美关系史研究会会长:“就是以炮火宣告中国对台湾的主权。就是我刚才说的,就是毛泽东说的我们是整家法,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这是我们没有结束的一个解放战争。”
      
      李贵发 前台湾空军作战副司令:“就是告诉你们美国人,如果你要把台湾纳到你们协防中间的一环,你们是很吃力的。这是一个烫手山芋。你要不要去介入,所以这是九三炮战,发起的最主要的原因。毛泽东意图以炮击阻击美国与台湾签署《共同防御条约》,试探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真实态度。如何处置这一事件在美国政界和军方形成了两种意见。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多数成员,主张介入台海局势。他们认为在蒋介石控制之下的这些沿海岛屿非常重要。应该给予军事上的保卫,而总统艾森豪威尔则不表赞同,他认为这些岛屿除了心理因素外并不真正重要。”
      
      艾森豪威尔他是军人出身,所以他自己应该说是还是懂军事,还是懂战略的,而且觉得蒋介石当时仍然占据着一些沿海的岛屿。浙江沿海的像一江山岛,大陈岛福建沿海的金门,马祖。实际上他觉得对于台湾和澎湖来说,没有什么战略意义。
      
      基于总统的这种认识,炮战之后尽管美国发出一连串强硬表态,但实际上并没有对炮击误伤美国人,做深入追究。1954年11月,解放军轰炸大陈岛,海军击沉了美国赠送给国民党的著名军舰——太平号。美台随即在大陈海域进行联合军演。东南沿海局势进一步紧张。蒋介石则借此加紧游说美国。解放军不断升级的军事行动,终于让美国国会里的主战派占了上风。蒋介石的游说奏效了。美国开始坐下来同他谈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的具体条款。谈判当时争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什么。
      
      徐焰 国防大学教授:“蒋介石同意了一切军事行动,接受美国的同意。等于说事先经过美国批准,但是有一条争执的就是保护范围。”
      
      “当时美国想法很简单,国民党政府只要守住台湾这一块,甚至说台湾加上澎湖。美国甚至希望蒋介石能够把金门,马祖或东南沿海诸多岛屿全部撤守好了,集中兵力保护台湾,还有澎湖的安全。可是蒋介石不是那么想,他是希望以台澎金马武装力量,适时的实现他的梦想也就是反攻大陆。”
      
      李贵发 前台湾空军作战副司令:“美国不但不让你把大陆放进去,它甚至于金门,马祖,他都不让你放进去。“老总统”坚持要放,就是辩论纠缠了很久,最后的结果美国人赢了。美国人如果不跟你台湾签《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以当时台湾的环境来看,台湾是不能承担的。”
      
      在谈判最后关头,艾森豪威尔划掉了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协议上最终确定的协防范围只有台湾和澎湖列岛。但是为了安抚蒋介石最后又加上了一句经共同协议所决定的领土。这句灵活的外交辞令,给美国留足了进退自如的空间。而对于海峡这边的共产党来说这句模棱两可的话,却成为打与不打最大的难题。
      
      张翔 张爱萍之子“在这个大陈列岛的事情上, 美国到底出不出兵,它的防御,它的美蒋“防御条约”到底范围在什么地方当时并不明确。”
      
      徐焰 国防大学教授:“它现在援助台湾是铁定了的,援不援助大陈和金门,马祖的国民党军呢?你不知道啦。”
      
      1954年12月2日,《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在华盛顿签订。而就在两天前,中央军委已经电话告华东军区,要求他们于12月20日一举攻占一江山岛。
      
      黄港洲 宁波市党史办研究室主任:“本来原定是1954年12月20号攻打一江山岛的,但是后来这个时候中央突然来了一个,意思就是说现在是不是还不太成熟。主要问题是什么,主要美国跟蒋介石签订了一个防御作战合作条约。如果打蒋介石美国就可以毫无疑问地来帮助他。”
      
      12月9日军委在给华东军区发去另一封电报中说,不必太急于攻占一江山,可延至1955年1月,也可不必选择一江山为目标。而就在接到军委电报的前一天,由张爱萍和聂凤萍签发的战斗命令已经向参战部队下达了。
      
      “有很多事情都准备好了,包括陆军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再推迟,那不知道推迟到什么时候,所以张老这一点很在意。所以为什么在重大的战略上头,他非常坚持,他认准的,他觉得是正确的他就坚持住。”
      
      12月16日,张爱萍经过再三斟酌给中央发了一份力陈自己意见的电报,指出仍以攻取一江山为宜,而且最后期限不得超过明年1月下旬。因为按照刚刚颁布的《兵役法》,很多老兵即将在农历新年前复员回家,那么之前的所有针对新型战争的训练都将付之东流。在打与不打的反复中,时间来到1955年1月严寒的大陈海域,正是风高浪急的季节。渔船都已经休渔了。对岸的国民党,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因为这样的季节是不可能进行登陆作战的。在一月底到来之前能否找到风力,浪高,能见度,云量和云高都适合作战的天气呢?气象站回答,几乎没有。张爱萍说,几乎没有不等于绝对没有,再找。
      
      章子桂 原一江山战役纪念馆馆长:“他说我最担心的倒不是我们的战斗力不行,而是老天帮助不帮助。我们代价就小一点,使我们这次作战成功。所以他讲到你来了,你要给我找一个气象科科长徐杰。”
      
      华东军区空气气象科科长徐杰,时年三十多岁,毕业于北京大学,曾考取留美公费生,却因故未能成行。张爱萍钦点他来负责气象保障。
      
      “他把上海地区浙江地区,12月到1月这两个月的气象变化资料翻出来。他走访了党的的许多渔民,农民。有上万的渔民在海里捕鱼。渔民也知道,哪一天天气还是不好,会变好还是会变坏。他根据十几年资料对比。”
      
      卢辉 原登陆运送第五大队大队长:“16,17,18三天,这个时间的话,他选择在18号,19号呢天气就有变化,就有雨。”
      
      经过缜密的测算分析,一江山战役的发起时间就定在了1955年1月18日。气象问题解决了,现在张爱萍的最大顾虑就是美国人。经过前一段时间的还是对峙,第七舰队也驶到菲律宾躲避风浪去了。
      
      郑继文 台湾军事评论员:“美国也实际考虑到解放军在浙东方向他的兵力,特别是海空军兵力越来越强,而且他们似乎已经做好。要攻取大陈岛甚至周边诸岛的一个准备。那美国也希望借由兵力的外撤,不希望美中之间再直接面对面地爆发冲突。”
      
      “那时候蒋介石还是一天到晚讲着,要反攻大陆,反攻大陆。他对大陆的骚扰一直都没有中断过。是不是第七舰队稍微退后一点会让蒋介石心态上稍微保守一点,这些都是因素。”
      
      徐焰 国防大学教授:“经过后来解密的历史资料,人们才知道,之相关到海峡中线就是澎湖和澎湖以东的地方。以西的地方实际上他不管的,那就包括大陈,他不会管的。但是当时中共中央不知道。”
      
      随着大战的临近1955年1月6日至14日,一场近似实战的渡海登陆作战联合演习在大猫山岛开始了。
      
      王彦 原浙东前支行海军参谋:“实弹射击把那个修的地堡里头放的什么狗啊什么的都把它震昏了。当时用130舰炮100舰炮直接瞄准打水泥地堡。看看能不能把它摧毁。”
      
      演习结束后,张爱萍在大猫山的南坡上讲评,这次实兵演习,我很满意。我认为下面这一仗可以打了。1955年1月15日夜,各主攻部队开始从穿山港向位于宁波的石浦港航渡集结。阎道彰是负责运送登陆部队的海军登陆舰第13大队大队长。
      
      阎道彰 原东海舰队运河舰政委:“一接到任务以后,大概头一两天,头一天人员不准上岸,非常紧张。休假更不准了,老早就停止休假了。人员都不准上岸了。”
      
      阎道彰的任务是带领他的登陆舰大队,负责把20军60师两个团的兵力送到指定集结地——石浦港。
      
      “航渡走的时候一切登陆过程没灯光的,不外露的。无线电不准发报。只准收不准发。伸手不见五指,外面什么也看不到。尽管天好也看不到,只听到机器声。”
      
      胡国忠 宁波市党史办宣传处长:“这里就是著名的石浦渔港,这里是一个天然的良港。从军事上说它便于隐蔽集结,机动之战。当年参加一江山战役的陆军和海军部队于1955年1月17号拂晓,在这里集结待命。”
      
      石浦港三门环山形状如同口袋,l可以停泊上百条登陆艇。此时舰上的基层干部和战士都还知道战役即将发起。就在他们上舰之前,张爱萍曾秘密召集五名主攻营营长让他们通知部队到石浦是与公安部队换防。如果第六个人知道真实情况他们就将脑袋不保。这一夜海上风大狼大,很多陆军战士晕船呕吐。
      
      钱吉 原六十师一七八团副参谋长:“人挤人,也不能倒下来睡。坐也只能挨着坐着,大小便都不方便,而且那天晚上有风浪,战士晕船的也不少。坐那个登陆艇味道不好受。”
      
      17号一天,110艘登陆艇停泊在石浦港隐蔽待机。这幕景象国民党空军因失去了制空权而无从得见。
      
       陈龙岗 原一七八团高射机枪排排长:“17号早上到石浦了,到石浦下来以后,这时候我们知道了。共产党员都全部到团部里集中,在石浦一个上山授旗。只准前进不准后退。”
      
      17号夜所有登陆部队再次秘密航渡,他们将在天明时抵达距一江山仅9公里的头门山岛。一江山战役拉开了序幕。1955年1月17日清晨,张爱萍从宁波出发,乘车飞驰在去往头门山前指的路上。此时天空阴沉大风肆虐,张爱萍不时把手伸出窗外,实验风力的大小。走到临海车子被拦住了。
      
      黄胜天 原张爱萍秘书:“部队把他拦下了,张副总长军区许司令有命令转中央军委指示叫你接电话。”
      
      原来华东区的一位首长认为天气太坏,发起战斗没有把握,向中央军委报告了情况,军委马上向华东区发来电报。要求中止行动。
      
      张翔 张爱萍之子:“当时打不动两派意见分歧很大。从军区来看也有提出来不想打的觉得时机不成熟。那么在总部来看,好像对这个问题估计,也还是有不同的看法。”
      
      章子桂 原一江山战役纪念馆馆长:“南京军区副司令接到这个电报。许世友接到这个电报马上下命令把军队全部撤回来,明天不能进攻一江山岛。没有准备好,这个气象没有把握不行。”
      
      毛一江 原一七八团副团长毛张苗之子:“张爱萍不是发火了嘛,因为一切东西,就像箭已经拉满了弦。一切准备都已经就绪,只欠东风了,结果你说这个时候停,怎么停的下来。所以的战略意图都会被暴露。那你今后再打就很难了。”
     
      大还是不打,如果不打出作战意图暴露外,大批老兵退伍,部队还要从头训练,其损失和影响不可估计。
      
      从老子他的一生中,他好像很少去揣摩上面是怎么想法,就是作为一个军人不像政治家们。有的人确实老琢磨站队站错了没有,但是他基本上好像这个习惯,就你上头怎么定我就怎么办,而且你这些行动都是积极争取,上边都已经定了事情,那该打就打。如果上面有人或者提出来不同意见。他会据理力争。
      
      张爱萍立即打电话给陈赓副总长,阐述了坚持攻打的理由。请求按原计划执行,电话打了很久,陈赓最后问张爱萍,你有绝对把握吗?张爱萍回答,把握肯定有,只要美军不介入。但绝对两字不好说。
      
      徐焰 国防大学教授:“张爱萍他是作为一个战区指挥员,但是他也考虑全局。因为从全局角度他也看到,美国直接参战的可能不大。因为他在第一线感受更直接。一看美国飞机毕竟不敢接近战区。”
      
      张爱萍后来回忆当时的判断说,美国不应该会出兵,也应该会引发中美之间大规模的军事冲突。这取决于我军突然而迅速的行动。退一步说如果美军干预,我已先期占领了一江山站稳了脚跟,即使撤,我也撤的回来。事关重大,陈赓把张爱萍坚持按原计划作战的意见向粟裕总长作了报告。
      
      粟裕感到这个事情太大了,粟裕下决心,如果不行,粟裕也牵涉进去了。粟裕马上就把这个事情向毛泽东汇报了。
      
      此时毛泽东与国防部长彭德怀等党中央领导正在中南海开会。毛泽东当即征询了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的意见后告诉彭德怀授权他来下这个决心。彭德怀说同意爱萍同志意见战斗照原计划进行
      
      “彭老总他非常了解张爱萍这个人,他认为张爱萍直接在第一线,他应该是情况最清楚,最了解他不是一个鲁莽的人。”
      
      对于毛泽东来说一江山这一仗必打,除了军事的原因外,就是要看看和台湾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的美国,对待台湾问题的真正态度,夺取一江山同时还意味着它将完全打通大陆沿海南北航线。标志着从1949年底开始的蒋介石对大陆沿海的海上封锁,将被完全打破。
      
      当然一江山它必攻,因为一江山是大陈的一个屏卫。他当然要大陈岛要占领因为等于对中共来讲,这个地方有一个手指头在这里很碍事。
      
      1955年1月17日的夜晚,对张爱萍来说格外漫长。在头门山前指海上狂风恶浪,风力达到六七级,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到17号晚上的时候,风还是很多,明天就要进攻了,陆海空三军就要进攻。风大浪大怎么办?
      
      王振清 原空军航空兵二十师作战参谋:“当时前指决心就下,是打还是不打,能不能打这样的天气。前线指挥所里的张爱萍满脸焦虑。他立即找人向华东空军的气象科长徐杰确认天气状况。”
      
      他又叫空军司令聂凤智打电话给徐杰。你再问问他看,18号明天还有几个小时,是不是像你气象预报那样风平浪静啊。结果聂凤智问了以后告诉张爱萍。他说徐杰讲了没有问题 。现在的风大浪大是这个风的尾风了。是一个龙一样的尾风了。最后的一点尾风了。会越来越小,不会越来越大,很快就过去了。
      
      当晚风雨一夜未停,张爱萍之子张胜回忆父亲和他讲起当天的情形,说自己想想着急也没有用,干脆睡觉把。第二天一早醒来,张爱萍走出指挥所宁静的东海风平浪静,晴空万里。这是1955年,浙东沿海整个冬天里唯一一个晴天。
      
      王应文 王生明之子:“你说这是天意把,它就到了18号它风平浪静。那个空军一出动,就看的很清楚。”
      
      张爱萍讲真是天助我也,他给我讲他说天助我啊。天助他了。有意思,他很高兴的。
      
      而再过几小时战斗就将开始了。

    文章来源:阿福讲白搭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