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影视文化频道 > 阿福讲白搭 > 讲白搭

玉环:优秀传统文化 船模艺人——尤国明

阿福讲白搭 责任编辑:郭颖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07日 14:46 阅读次数:149次
    字号: T | T
      现在很多人,喜欢收藏各种船模。一艘精致的船模,往往都是手工打磨而成,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船模艺人,他叫尤国明。凭着记忆和手艺,他将那些远去的木船复刻为精致船模。从造船工人到船模艺人,他与船结下了不解之缘。今天,我们走进这位老艺人的生活。
      

      在玉环干江白马岙沙滩的一角,看似破败的小屋里传来阵阵锯木声,这儿就是尤国明的船模工作室。


          尤国明:“方言就是肋骨,跟我们人的肋骨一样,这个是总的龙骨,龙骨呢跟人一样,人也有龙骨,船也有龙骨,人的脊椎,对对对,这个就是里面的肋骨,撑住,人的肋骨撑住,它也撑住,跟人一样,嗯,跟人一样差不多。”
      
      尤师傅这会儿正打磨着一根根“船肋骨”,逐一给安插进去。这一根肋骨反复打磨不下二十来次,才能正正好地安插进船身,钉上钉子。尤师傅说,这船模做起来这些细节处最是花功夫。
      
      尤国明:“这些不好做,这些都是纯手工做起来的,这些呢,这些是什么呀,哦,那个帆的绳子穿进去,像那个呢,绳子穿进去,小舢板挂在后面。”
      
      眼前这小艘船模花了尤师傅三四天,这船模看上去也几乎成型了,剩下来的可都是精细的活儿,没有十几天下不来。像这肋骨和船身的拼接,甲板、桅杆、货仓、生活舱,再是轮舵、风帆,这一一做好接上,还得捻缝、上漆,这工序确实繁琐。
      
      尤国明:“这是图纸,不会看,这个船以前方言是叫连江船,连江,我们这里叫打洋船,福建以前是叫连江船。这艘船只做了三四天的,全部做完要多久,像那艘船我做了,时间掌握不好,那艘船实打实也需要三十几天做的,慢慢做做慢慢做做,很细致的。”
      
      从龙骨、桅杆选材,到图纸绘制、木材刨制、打磨,还有船模上这每一个小部件,尤师傅都是自个儿动手。这一沓沓的图纸可都是尤师傅的宝。
      
      尤国明:“没有图纸画起来不好做,做不出来,那你这些是哪里学来的,也是去外面干活的时候跟别人学的,精益求精嘛。本来是大老粗呀,别人在那里做,就一起做,当时年轻,别人老人家在那做,就跟在旁边学来了。我这些手艺都是硬学学来的,没什么文化的。当时学的时候几岁啊,当时我十七岁进厂,二十岁就拿起斧头做东西了,跟别人做东西了,刚开始是捻缝,用(桐油)灰把缝隙填满。不弄起来会漏的,放水里不行的。”
      
      这么一说咱们就明白了,原来,这尤师傅从前就是造大船的。十七岁就加入了造船厂跟着老师傅学起了修船、造船的手艺,后来又外出闯荡,辗转温岭石塘、福建宁德等多个地区,也还是做船厂的活。地区差异自然船只种类也大不相同,这么一来,尤师傅做过的船种可就多了。1984年,正当壮年的尤师傅带着一身本领,迎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回到白马岙,办起了造船厂,开始为周边各村造船。现在的这个工作室,其实就是当初的造船厂。
      
      尤国明:“以前船厂办在这里,这里东西放放,做饭也可以做,锅灶都有的。这里可以住的,也可以住的,那后来自己要做船模就放在这里做了,嗯放在这里做,做做就呆一天,没出去就呆一天,没事情就在这里做做,做做也蛮好,这个东西做做也蛮感兴趣的,蛮喜欢的,当时也是自己感兴趣才会做的,嗯嗯,不感兴趣不会做的,做做很难受的,太细致了,蛮难做的,很麻烦。”
      
      尤国明:“闷头做腰熬不住,都要站在这里,站着做,坐着不好做,有些东西,坐也可以坐的,坐着不好做,这个现在是做什么,这里板不够,这个地方板不够,哦,下面,嗯,这个做起来放进去。”
      
      这艘船叫连江船,尤师傅说当年在福建,这种船特别多,造船的那些年里,尤师傅造了几十种不同的船,做船模的这五六年时间里,也做了十几二十种了,但留下来的成品也就只有一艘了。
      
      尤国明:“这个是做的第一艘,像这个小舢板,很难做,小舢板都很难做的,这些东西,转轴,都很麻烦,细节的都很麻烦。钓带鱼的,以前用钓的,小舢板钓的,坎门很多,就坎门出的以前,石塘、坎门很多,钓带鱼把小舢板放下去,舢板里四个人,一个摇橹的,一个拉绳的,绳子拉回来的,鱼钓到了拉上来,这里一个坐着,这里一个,这里一个,这里一个,四个人,鱼钩要取下来,勾住缠着带鱼嘴要取下来,带鱼都放在这个地方,多了再放到大船里,本来有两艘船的,这个船有两艘,我做做懒得做了,还一艘就放着没做。”
      
      随着岁月的更迭,木制船已经逐渐驶出人们的视线,成为老一辈渔民的记忆,但是他们凭着自己的记忆和手艺,生生地把这些船只复刻了下来,便成了“船模”。当年的造船厂没有机器设备,只有纯手工,想想这当年修船、造船的老手艺放到如今制作船模上,这船模能不精细吗?
      
      尤国明:“这个小舢板小船,码头大船靠不进,把这个小船放下去,人上去,你做(船模)的时候就把这个小舢板也做了,嗯都做起来不做起来不行,做了么都做精致到位。这个是听风旗,布还没弄起来,哦,这样,什么风,风向可以看,南风什么风,开船可以看风向。这些都可以开的,可以开,以前的船就是说人可以到下面休息,这个是载货的,哦这里是载货的,这地方是休息的,晚上休息,睡觉是在这里的。这个是挂帆的,还没弄好,喏,这个位置,挂帆的,这个是前面的,这个是橹,没风的天气放在这里摇摇,以前大船也有这个吗?大船有的,船本来这边有的这边一支,这边一支,有两支,跳板跳出去,有两支橹的,硬摇的,这边一支那边一支。”
      
      尤师傅说干了一辈子造船的活,后来又干脆造了艘船自己去讨海,这一辈子真是与船结下了不解之缘。现在老了,总不能闲在家里什么都不干,既然有这门手艺,干脆做做船模。一开始也就想着做一些留给子孙看看的,没想到,还真有不少人喜欢。白马岙沙滩旁的船模便利店就是尤师傅开的,也是这小便利店让他结识了不少船模爱好者。
      
      尤国明:“那个人就是看到船模(便利店),看到了就来找我,去那边,我在那边做,找到了那边,他让我卖给他,那我就卖给他,看他那么喜欢,当时(他)买了一艘,后来又一艘,买了四艘,总共买了四艘船。是不是看看他那么喜欢,算了算了卖给他。嗯,卖给他卖给他。”
      
      尤师傅说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压力大,都想着法去赚钱了,没人想学这种老手艺了,趁自己现在看得见,做得动,能做就多做些,多画图纸,多做船模,将脑海里的技艺都复刻下来。等到哪一天,要是有人愿意去学、去做了,这门手艺也不至于失传了。
      
      尤国明:“(当时)没想着卖的,我现在样式、数量没有做起来,我自己想把做过的船,都做一两艘放在这里,也有一二十艘做了,各种各样的船,没时间做。没啦,这东西都没了,现在木帆船没了,做这种船呢,以前都是上年纪的人才会做,年轻人没见过,我想做起来,几十种船,做做有几十种你知道吗?怎么来得及做,做都做不起来,近视眼眼睛看不清楚,现在还看得见,现在还看得见,看得见还想再做,嗯,现在想做。”
      
      希望这门做船模的手艺能够代代相传,继续发扬光大。
    文章来源:阿福讲白搭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