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台州:江岸上的架桥人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7日 08:54 阅读次数:132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杭绍台铁路自2016年12月动工后,开启了台州的“高铁时代”。由这条交通大动脉带来的“一小时城际交通圈”,将对台州融入长三角、融入“一带一路”发展有着非凡意义。作为杭绍台铁路的重点控制性工程之一,椒江特大桥于2017年12月进入实质性开工建设。这座为期三年的特大桥工程,随着100多名工人的进驻,开始了日以继夜的赶工赶点。今天的节目里,让我们一起走进江岸上的架桥人,看他们是如何从无到有,让一桥飞架南北,使得天堑变通途。

      一碗饭,一碗菜,打好了就往宿舍里跑。

      他叫明广东,今年28岁,来自山东郓城,是椒江特大桥工程的栈桥施工工人。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明广东:“主要都是搭这栈桥就是以后上车,走人,做海里面的事情,就是临时通用的栈桥,等到主墩都搭完了,然后主桥差不多快完的时候,这个都要拆掉的。”

      和陆上工程需要施工便道一样,栈桥就等于海上工程的施工便道。按照设计,椒江特大桥全长5300米,纵跨台州母亲河椒(灵)江,是国内跨度最大的四线高铁斜拉桥。作为台州的重点建设项目,2017年12月28日,工程启动后就开始进入紧张的栈桥施工。

      工人:“够了,够了。好,拉,拉。够了,够了。”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明广东:“往左,往那贝雷架上,焊接。焊牢中间。”

      栈桥施工负责人李杰:“这个是在进行水上打桩。”

      记者:“水上打桩?”

      栈桥施工负责人李杰:“嗯,栈桥打桩。”

      记者:“这个管子多长?”

      栈桥施工负责人李杰:“管子应该在42米。”

      记者:“打下去它是要到水下怎么样一个深度?”

      栈桥施工负责人李杰:“到水下应该在30米。”

      管桩下水的过程中,我们的画面与平台一样,抖动得非常厉害。第一次站在十米多高的栈桥上,看着潮水滚滚,让人有些晕眩。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明广东:“现在潮水太大,然后下面冲得太厉害,(管桩)根本就调不直,然后这边有个挡条,能扶住一点,然后正好能调过来。”

      记者:“你们每一次操作的时候,都走这么一点点的这样子的架子过去的?”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明广东:“嗯,差不多。”

      记者:“我看着觉得很心惊肉跳?”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明广东:“习惯了都好,经常在这上面干嘛。”

      架桥人的胆子不能小。半个脚掌大的地方,就是他们作业的主要区域,空间十分有限。栈桥搭建主要分为四道工序——打螺旋管,焊连接器,放贝雷架,铺花纹板。施工用的材料,大件主要通过这台起重机吊用,小件则通过绳索人工吊下去用。整套工序完成,也就是向江面铺设出150米的栈桥,至少需要12小时。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明广东:“就是冬天干得比较受罪一点,就是冬天太冷了,热天干的话还好一点,起码有海风吹着凉快一些,冬天干的话确实有点冷,尤其是晚上更冷。”

      为抓紧项目建设,工人们分白班、夜班两班倒。这些天,明广东上的是白班。每天凌晨5点半开始干活,到下午5点半收工。中午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吃饭、休息。

      记者:“你之前是怎么感冒了,风吹的吗?”

      明广东:“不是,一直都有点流鼻涕。”

      工友王洪印:“昨天冻得嘛,昨天下雪冻得。”

      明广东:“他比较懂得多。”

      记者:“上个礼拜是不是刚好特别冷?”

      工友王洪印:“前天下着雨,下着雪,又还是照样上班,照样干活,能不冻感冒吗。风好大,江风好大的。”

      明广东:“今天还好一点,今天气温回升了。”

      吃完饭,与我们闲聊了几句,他们又赶着上工了。

      栈桥施工技术负责人王炜:“我是那个控制标高,栈桥不有个高度嘛,那我最底下的管…你测吧,要测。”

      工人:“太重了,你知道吗,我手都麻了。”

      记者:“像这个标高是要精准到什么程度,为了确保它这个安全?”

      王炜:“这个,我们肯定是控制在半公分以内,就是五个毫米。”

      明广东:“还要再加十公分。”

      王炜:“我知道,然后是三五五,往下四十的话是三九五零,四十公分,四十五公分,那你就往上四十五,你自己记得。”

      明广东:“往下打十公分,然后再往上四十五。”

      王炜:“对,就我给你打一圈。”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明广东:“就是风大,往前面走的时候或者在前面连那些东西的时候,就是说不小心,或者下雨,雨滑,因为这些贝雷架都是比较容易滑的,就是不小心会摔一下,碰一下的,主要的就是风大,有时候雨大的话就是像焊东西的话,焊把线会电人的,就是有电,正常。”

      记者:“十年里头,你有遇到过危险的情况吗?”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明广东:“有,好多,在泉州掉过一次,就是在水里,晚上也都是正常上着班,然后好像架子一下子掉下来,然后我们当时三个人一起掉到河里去。哪个工作,包括后场、前面都有危险。只要说自己注意点吧。”

      做了十年架桥人,明广东还是止不住地感叹,冬天里刮风作业真的太受罪。

      四道工序不断反复,一座栈桥就这样慢慢搭建成形。又一个白天过去了。

      白班的工人们都走了,晚班的工友紧接着又来了。

      记者:“你来上班了?今天天气怎么样?”

      工人:“今天天气感觉好一点。”

      陈三亮,老家河南商丘,今年54岁。架桥的工作也干了有十五六年。夜班作业从傍晚5点半开始,到转天凌晨4点。除了架桥常有的那些艰苦和危险之外,因为光线问题,夜班的作业条件变得更加有限。能够活动的区域,只能停留在头灯所能照射的范围。

      1月31日,椒江迎来2018年的第一场雪。江面寒风呼啸,室外气温零下三度。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陈三亮:“我说,你两个冷不冷?”

      记者:“我们两个没关系,没事。你们冷吗?”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陈三亮:“现在,你说,干活不太冷,冻手。”

      记者:“手都冻僵了。”

      大寒过后,椒江的这个冬天特别的冷。站在风雪交加的江面上,如果不是带着手套,外露的双手几乎能在瞬间冻僵。工人们却这样跟我说,习惯了,干起活来就热了。

      记者:“你来这儿这么些天,有遇到过这样的天气吗?”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陈三亮:“可多了,好几天了,天天下风雨,好多天了,下着雨,今天是下着雪,昨天是刮着风,我们在下边割管桩,接管桩。”

      记者:“像这样的天气是不是干活就更累了?”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陈三亮:“没事,干活就热了。”

      夜,越来越深了,江岸上的万家灯火渐渐熄灭。而他们,还在微弱的灯光下,寒冷的夜风中忙碌着。远处,建成通车的椒江大桥,显得明亮而辉煌。

      交通,是一个城市凝聚发展力的重要纽带。如今,台州的母亲河上已经架起了椒江大桥、椒江二桥,还有即将建成通车的台州湾大桥。

      和这些飞桥一样,杭绍台铁路椒江特大桥建成后,将助力台州,加快实现一小时城际交通梦,为每一位穿行桥上的市民带来更加便捷美好的生活。按照设计,椒江特大桥的施工工期为三年。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未来三年里,这些架桥工人还将日以继夜地在这里施工作业。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明广东:“一般通车的仪式的时候,我们也不在那儿,没有一直看着它通车,或者怎么的也没有在那,但是当过个几年,然后再走到那个地方,都感觉挺自豪的,起码自己在这个桥上出了一份力。”

      杭绍台铁路施工工人王洪印:“虽然很少走这个桥,还有点心里自豪的,这个桥有我在这工作过,我在这出了一份力,干过是吧,这是心里话,跟朋友也算是说一下,我的心情走到这个桥上挺高兴的是吧。”

      主持人:都说男儿志在四方,有时候,这些工人像风中飘絮,建设的指挥棒指向哪里,他们就飘向哪里,而有时候他们又像中流砥柱,即使在大风和浪潮面前,他们也能岿然不动,用他们的果敢和坚韧,创造一个又一个“天堑变通途”的奇迹。等到这些大桥通车,他们已经背起行囊,走向下一个与大地长空搏斗的战场,这就是他们的工作,他们的事业。有人开玩笑说,这些从事土木工程的人们,往往是“又土又木”,很低调,又很实在。然而正是这些人的默默无闻辛勤付出,才让中国的造桥业声震世界。我们的记者说,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些人,不应该忘记他们留下的汗水,不应该忘记他们黝黑的皮肤,不应该忘记坚毅的目光。尽管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人,但他们的名字应该被镌刻在每一座桥梁上,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开拓者,不仅是道路的开拓者,也是历史的开拓者。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