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温岭:违建背后的非法作坊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30日 08:31 阅读次数:212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2013年10月1日,我省实施的《浙江省违法建筑处置规定》,对城镇违法建筑的“缓拆”作出了明确规定;而对乡村违法建筑“缓拆”的情形,则赋予了各地一定的权力,由设区的市或者县(市)政府作出具体规定。这一规定,本意是希望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在处置违建时兼顾公平。但在实际工作中,一些地方出现“缓拆”标准过宽、“缓拆”期限过长等问题。最近,有市民向我们反映,在温岭市箬横镇,就有这样一处“缓拆”违建,迟迟未拆,如今成了几家非法加工作坊的窝点。

      市民:“有半年了吧,○1原料里面就是进口洋垃圾嘛。整个台州市应该都知道的,就是洋垃圾塑料清洗的,环保都不让搞的,都有污染的,都不让搞的。”

      这里是温岭市箬横镇杨府硐桥,通往市民反映的固废加工点,一条石子路进出,并行的河道,水面上水生植物有腐烂的迹象,河水发绿,水质浑浊。

      两百米左右,看到了几栋破旧厂房,钢材碰撞发出巨响,反映人告诉我们,加工点就在这家钢材厂背后。

      从钢材厂偏门的小路进入,眼前是一栋废弃厂房,里面剩下几台大型设备,顶棚部分掀开,墙体部分坍塌,显然,这个建筑被拆除过,拆后的建筑垃圾被堆放在厂房后面。在这些建筑垃圾后面,晾晒着一排排衣物,十几个集装箱排列着,里面有不少工人在休息,这些集装箱,已经成了工人们的简易移动住房。

      记者从集装箱背后绕过,找到了市民所反映的固废加工点。这个场地,污水横流,废塑料颗粒堆积如山,满地都是残渣,十分脏乱。在加工设备旁,一根管子通往地下。

      工人所说的沉淀池,就在其中一个集装箱下方,挖出的一个露天大坑,这个坑,与地下土壤没有隔离,各种固体废料加工后的残渣和废水,都排入坑里,废水通过一根水管,流向场地旁的水沟,通往周边河道。

      大袋大袋的固废加工原料堆在场地内,里面有各种废电器塑料零件、塑料垃圾、废弃的印刷线路板等,场面杂乱不堪。(现场)简易住房内电线裸露,存在严重的消防安全隐患。

      在这个固废加工场地东面,记者发现的一个水池,上面一层密集的绿色漂浮物,这个水池,同样有水管通往外环境。现场触目惊心。

      在调查中,记者了解到,这个水池,属于隔壁的渔网加工厂。走进加工厂,里面十分脏乱,渔网加工原料与成品堆得满地都是,几个简易的生产设备,几个水池,就形成了渔网的生产流水线。简易顶棚下裸露着的电线,同样存在消防安全隐患。

      在大片的绿色葡萄园间,除了两个存在污染的加工作坊外,还有两家钢材厂,厂房内部昏暗,乌黑油腻的设备,满地乱堆放的材料,悬挂在梁上的劣质接线板,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从记者走访的现场来看,这大片的农田中间,部分拆除的建筑里,这些加工作坊消防安全隐患多,场地上污染随处可见。那么对此,当地政府是否知情?

      温岭市箬横镇山前管理区党工委书记林正辉:“我们’三改一拆’开始后,这里也是一个违章建筑,大概是五年,进行了全面拆除,拆了这一块,其它因为机器在这里,搬不走,临时在这里,但是有些还是在生产,我们准备分批次拆除。这个地方,原来是已经拆掉的,根本看不到这个地方,就以为外面一个锻造厂在这里,以为里面没有企业了,也没有发现在这里。五一前,有群众举报,说这里有洋垃圾拆解的,当时快下班了就没过来,今天上午上班以后过来看了,这个地方我们通知他马上停止。”

      林正辉说,这个区域,原来是一个老砖窑厂,拆除后成了钢筋锻造厂的场地,曾进行过二次拆除,但是没有拆完。眼前的场地,是二次拆除后空出来的。关于群众反映的洋垃圾拆解,林正辉说,这个加工点,主要从事塑料造粒中的粉碎清洗环节。

      温岭市箬横镇山前管理区党工委书记林正辉:“不是洋垃圾拆解,他就是废旧的塑料,拿过来在这里弄碎,碎片,然后他就运走。负责人在不在,刚才还在这里,我帮你看一下,他走了,说跑掉了。”

      那么,像这样的固废加工点,究竟会对环境产生多大影响?

      温岭市环境监察大队箬横中队中队长李海鹏:“现在主要一个问题就是清洗废水的问题,我们要对水质化验一下,因为他涉及到拆解料的话,到底是粉碎什么,来源,涉及到的污染物到底有什么东西,我们肉眼看不出来。”

      该固废加工点负责人在之后也没有回到现场,环保工作人员对加工点沉淀池排出的污水进行了取样。

      那么这个固废加工厂,是为何搬到这里,又从哪里搬来的呢?

      温岭市箬横镇山前管理区党工委书记林正辉:“搬过来也不是搬过来的,我原来问过,原来在这个地方,我们也拆过一个地方,我问过了,你们有没有搬过这边来,不是同一个人。”

      温岭市环境监察大队箬横中队中队长李海鹏:“(他们)在正常的地方已经没办法生存了,就躲到一个角落里面来。我箬横这里是没有审批出去的。没有的话就算是非法生产是吧,是。我们的原则就是发现一个处理一个。”

      同样,检查人员发现另一处租用在此的渔网加工厂,也是未经审批的非法加工作坊,并存在一定的污染。

      我们了解到,这处违建总占地约11.6亩,目前现状为建设用地,但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中已经调整为一般农田,不符合规划用途。这个区域里的厂房,都是拆除的对象,并要求统一复垦。2016年,箬横镇山前管理区组织工作人员对违建实施拆除。但由于一些原因,当时只拆除了部分,剩余部分实行缓拆。

      目前,未拆完的钢筋锻造厂仍然在继续生产,并且将部分场地对外出租。

      温岭市箬横镇山前管理区党工委书记林正辉:“他们还生产,跟他们也说过几次,他们就说我们地方快找到了,马上就搬。就这样回答我。”

      记者:“就拖着没有搬,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温岭市箬横镇山前管理区党工委书记林正辉:“对,那这样我们管理的效果不好了。”、记者:“有没有想过更有效的管理方法。”

      温岭市箬横镇山前管理区党工委书记林正辉:“本来也考虑,跟村里衔接了,这个地方考虑到集体经济,一大笔收入,但是跟村里面也衔接了,就是近期要把它拆除的。”

      温岭市箬横镇党政办主任山前管理区原党工委书记林建勇:“限期就是尽早尽快拆除。”

      那么,这处缓拆的违建,究竟缓到何时呢?记者找到了温岭市箬横镇政府。

      温岭市箬横镇常务副镇长陈伯甫:“‘三改一拆’工作,应该说是没有余地的,我们从人性化考虑的角度来说,时间跨度也是不大的,一般来说,我们今天给你发通知,按照企业多少时间能搬出去,人性化的时间弹性不是很大。建设用地上的建筑,全部都是违法建筑,毫无疑问全部要拆除,不管涉及到谁。”

      陈伯甫表示,他们近期将组织人员对至今仍未拆完的违建厂房进行拆除,并对该处土地进行复垦。同时,他们将对该固废加工点进行处理,并且承诺加强环境监管。

      温岭市箬横镇常务副镇长陈伯甫:“他通过其它途径找到相对隐蔽的地方,同时,我们的监管这块又是盲区,导致了这个事情发生。暴露出我们机关工作人员在监管过程当中,责任心不强的表现,暴露出来了。因为在村里,有这么个地方,你可以多关注,但是你没有。在环境与经济发展这一块,我们选择环境,不会选择经济,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当天,记者再次回到现场,发现该加工厂正拆除设备,进行搬迁。

      在节目播出前,我们得到了由温岭市环境监测站出具的监测报告;报告显示,水样中的化学需氧量、总锌浓度均超出《污水综合排放标准》中一级标准规定的浓度限值;系超标排放。温岭市箬横镇也对该固废加工点进行了处理。

      主持人:目前,我们尚不清楚,所谓缓拆,是否符合相关政策,是否履行过正规的手续。但从当地一系列的态度转变,我们猜测,这里的违建处置,应该存在套用政策的模糊地带。既然如今态度明确,这处违建应该及时拆除,那么过去,所谓人性化就是为慢作为打的掩护,缓拆政策不过是“拖延症”的借口,最终让这个地方成了违法作坊聚集的污染源头。每个地方,都会面临保经济还是保环境的选择,但两者并非对立关系,青山绿水恰恰能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平台,从而让地方摆脱低端产业的束缚,带来可持续的经济成长。能够考虑百姓的实际困难和需求,这不违背合理行政原则,但最终为百姓留一片生态宜居、产业振兴的家园,才是真正的大民生、才是终极的人性化。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