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台州:诚信有你 台州更美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30日 08:23 阅读次数:63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近日,路桥十里长街的这家“诚信小卖部”引起了台州市民的关注。这里既无人销售,也没有监视器等,购物消费仅凭“诚信”二字。开店的是一个叫王金伟的90后小伙。没想到的是,“诚信小卖部”开张一年,却给了大家一个意外惊喜。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是有点意外的。我觉得它盈利,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因为我觉得,诚信的人有,不诚信的也会有,所以这两者应该是互补的。但是没想到,诚信的人,大于不诚信的人。”

      这样的收获,王金伟自己也没有想到。一年前的今天,对经营这家“诚信小卖部”,王金伟更多的是抱着一种试试看的心态。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当初我觉得它,闹着玩嘛,试试的心态,觉得我要去,趁机去赌赢一把。”

      记者:“小卖部是起源于一个打赌吗?”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对。是这么一种情况。因为那时候我发现身边人爽约的非常多,就比如说你今天约我吃饭,突然你可能就会被放了鸽子。//所以说我在想是我身边人诚信少呢,还是这个社会诚信少了,所以当初就跟朋友打了这么一个赌。我说,要不就试一下。”

      王金伟,一个地道的90后台州小伙。2016年,他在路桥有名的历史老街——十里长街开了一家甜品店。老街的安静与古朴,正契合了王金伟的品性。自从跟朋友以“诚信”打赌后,王金伟就在想,一个人的诚信,该用什么来证明?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首先自己甜品店开着,有一个闲置的店面,我觉得这是一个得天独厚的资源,那我觉得在这社会要将资源结合在一起,那“诚信小卖部”第一个,资源有了。第二个投入比较小,所以我觉得可以去尝试。第三个加上自己在大学时候也参加过类似的活动,毕竟自己曾经是学生会的,所以说搞过这么些活动,所以有这样的经验在。所以说我觉得可以去尝试一下。”

      “诚信小卖部”的想法,就这样成形了。王金伟用2000元的启动资金,在甜品店后面隔出一块五六平方米的空地,布置了这家店面。

      一个黄皮纸盒做的“投币箱”,一个“诚信”记录本,两张“扫一扫”二维码。2017年4月21日,“诚信小卖部”正式开张。老姜糖、果丹皮、大白兔奶糖、中华丹、冬瓜茶……各种零食齐整地摆放在一个个小木格里,全是80、90一代小时候喜爱的,价格一如既往的“亲民”。一眼望去,让人心生怀念,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以前学生时代你会发现买个五毛钱的零食,一块钱的零食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那现在当自己物质条件的提高,你会发现五毛、一块,完全不在话下,完全是出于怀念的一种心境,而且也是为了告诉自己如今的生活是来之不易的。”

      每天上午十点,到晚上十点,“诚信小卖部”就这样静静地开着,日复一日,迎着老街的人来人往。这里的人流量较少,然而王金伟并不介意。他说,像这样五毛钱一块钱的小零食,原本利润空间就薄,他也没想靠这个来赚钱。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就是没想过赚多少钱,因为对于它来说,并不是我的一个主业。我是觉得,因为我曾经听过一句非常有意思的话就是,“让身边人因我的存在而感到幸福”。这也是我曾经在当老师期间,我告诉学生的一句话。我说你们一定要让身边人,爸妈,同学,朋友,让所有人因为你们的存在而感到幸福。所以我觉得,我存在于这个社会当中,我不能做些什么,但是我可以以自己的行为习惯去影响别人,这是最为重要的。”

      王:“帮我拿两包咪咪。”

      店主:“老咪咪吗?”

      王:“对。纸袋包有吗?不是有两三种包装的吗?”

      店主:“现在就一种了。”

      王:“其他颜色呢?也没有了是吧。”

      店主:“鲜奶棒要吗?”

      王:“鲜奶棒要。”

      店主:“羊肉串呢?”

      王:“那个不要。”

      店主:“狗牙呢?”

      王:“狗牙可以。”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一家小卖部其实说花费的时间,精力,其实还好,你每天可能就一两个小时时间,基本上就能搞定掉,从早上的开门营业,到晚上的结束,然后每周可能你要抽一个上午的时间去进一下货。时间其实还好,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在王金伟看来,这样的付出是值得的,因为他“看见”了回报。

      王金伟:“咪咪一包,0.5元。非常方便,谢谢老板。老板这样子很好。老板,很久没有这种自觉的感觉了,留言晶。大哥哥,我很诚信哦,海。祝生意越来越好。其实我觉得这些文字带给我更多的是一种温暖,也是大家对诚信的一种认可。也是因为这些诚信顾客的,一些想法,他们一些说的话,让我在’诚信小卖部’的实践上有了更大的勇气,也让我坚守到了今天。”

      一来一往间,温暖的力量就在这“诚信”记录本上安静地流淌。

      台州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盛跃明:“我就想到了梁晓声的四句话,一个就是’植根于内心的修养’,第二个是’无需提醒的自觉’,第三个是’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第四个是’为他人着想的善良’。我觉得这个“诚信小卖部”就很好地诠释了这四句话。”

      今年4月,王金伟意外发现,小卖部的经营资金里多出了1090元。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其实我觉得我赚的不是钱,因为1000多块钱对我来说,不算,因为我甜品店一天营业额都有一两千块钱,所以我不在乎这点钱。我觉得,他们在接受我这么一种方式,他们用自己的购买行为,来证明我,来鼓励我,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那我觉得更多赚到的是一种台州人的诚信品质,我觉得我见证了台州人三四千人的诚信生活,这才是真正的赚头。”

      台州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盛跃明:“‘诚信小卖部’,实际上它承载着三种功能,或者它有三个意义。第一个它是社会诚信水平的一个试金石,这是它第一个定位,那第二个定位,它是我们民众的诚信素养的一个涵养池,这是我对它的第二个定位,第三个定位,它是我们现在城市诚信建设的一个好抓手。”

      台州学院副教授盛跃明认为,这是现在诚信建设落地、落实、落小的一个非常有效的举措,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生活化、日常化的重要缩影。“诚信小卖部”盈利后,吸引了广大市民的关注。新华网也为这个90后小伙王金伟点了赞。近年来,类似这样的诚信摊位或诚信店面在台州也出现过。然而,在调查走访中,记者发现,他们的经营现状却不容乐观。

      下午四点,“牛奶叔”洪明更一如既往地来到椒江枫南小区卖牛奶。

      居民:“卖东西的,你这样放着,城管肯定说不行,脸盆放外面都不行。”

      由于城市文明的建设与发展,洪明更卖了二十年的牛奶摊位已经不允许摆放在路面上了,没法“自助购物”后,他只能借用别人的店面来售卖。

      记者:“你现在都自己过来卖了吗?以前不是摆在外面(自助)的吗?”

      洪明更:“外面不给你摆了,你怎么办啊。以前门口都可以放,现在放哪里呢你看。”

      言语间洪明更满是无奈,谈到牛奶摊的未来,他沉默着,一言不发。

      2014年,记者曾报道过路桥另一家“诚信驿站”。做了20年零食买卖的吴玲飞夫妻俩,以“诚信”为河西桥头周边居民提供自助购物服务。

      吴玲飞:“我就说现在路桥市民素质好了,不像以前那几块钱就很重要,现在都买得起的,不可能为了10块钱吃人家的。”

      记者:“你就相信大家?”

      吴玲飞:“既然这样做了,就必须要相信这些要买的人,要是不相信他,也不会这样摆了。”

      然而,四年后当记者再次来到河西桥头,这里早已搬迁一空。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我觉得它不见了,我觉得还是让人感觉很遗憾的。我觉得这个东西存活在我们社会中,其实它是见识了人诚信生活的一种标杆,也是诚信文化宣扬的一种体现,然后没有了,我突然觉得感觉不自在,很别扭的一种情况。”

      王金伟叹息着,对自己的“诚信小卖部”他也有一些担忧。

      “诚信小卖部”店主王金伟:“因为现在’诚信小卖部’再接下去,房屋租金快到期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将这个房租给我们,所以说我们也不知道’诚信小卖部’在未来能否继续开下去。因为当初开在这里,它很大的原因来自于我前面甜品店开着,后面租金不用付,但如果说自己在外面再找一家店,然后付租金开一家’诚信小卖部’,我觉得压力会很大,所以说其实对未来诚信小卖部能否继续生存下去,我觉得我也不知道。”

      主持人:或许在不少人看来,善良和诚信是稀缺的奢侈品。所以看到王金伟经营诚信小卖部,而且能够做得有声有色,相信也有人会觉得诧异。确实,在我们身边,迟到、爽约、赖账很普遍,有人这么做时,他一定会自我安慰,别人也一样,我这么做,是符合你的价值标准和内心期待的,可如果有人把信任摆在你面前,就等于快速拉高了你的失信成本,如果你拿了东西不付钱,就会面对自己强烈的内心拷问和煎熬,快速拉高你的失信成本。社会并不缺少诚信,或许只是缺少撬动它的杠杆,那就是信任。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