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仙居:林地占用的争议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30日 08:20 阅读次数:130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林权证是森林、林地和林木使用权或者所有权的确认凭证,和土地使用证、房产证一样,拥有这本证,就意味着所有权或使用权是你的,任何人要使用都要经过你的同意。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的村民们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一块拥有林权证的林地,突然在几天之内被其他村庄的村民砍伐了林木,修建了道路。

      这个理湾林区位于外宅村的后山,记者从村里驱车前往,花了近半个小时才到达现场。记者看到,贯通步路乡和大战乡的这条道路已经被挖通。大约五米宽,道路一侧的斜坡上覆盖着大片石渣,植被被覆盖,部分林木被压倒。

      去年9月6日,仙居县林业局在村里张贴了一张公示,内容是关于外宅村彭坑底至大战乡对山村余岭自然村的理湾林区的林区道路修建项目。

      仙居县大战乡对山村余岭自然村村民李明友:“我们大战那个路下去很陡,上次那个拖拉机翻下去五六个都死完了。那边的路近一点好一点。我们希望领导有关部门给我解决这个事情。一定要把路搞通。如果不搞通的话,我们村里面。走县城好,卖杨梅也好,卖水果这些路根本不方便。而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们认为,这条道路规划不合理。”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方明:“我们集体的。没有经过我们村民,我们就不让他做。就这个意思么,别的我也没什么好说。”

      于是在2017年9月11日,里宅自然村村民们向仙居县林业局递交了一封举报信。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爱明:“因为他要申请出这条路,公示在我们村里啊,我们看到之后,联名,联名拿到这里。”

      尽管写了举报信,但里宅村民们却惊讶地发现,今年4月13日,余岭自然村已经在理湾林区的林地半山腰上开始了施工,村民们于是上山阻止。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潘林:“去的时候大概挖了一百米差不多。”

      这是郑潘林当时拍下的照片。村民赶到后,现场作业的挖掘机停了下来,但是让村民们没有想到的是,在里宅自然村村民的一片反对声中,仅仅两天后,这条道路已经被打通。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潘林:“那天我们赶到余岭村里面去。到他们村里面去了,他说。那么叫我们在那边吃饭。吃了,那么叫他们停了,先别做。那两个干部说相信他,后来他(余岭村)偷偷做。第三天走过来的时候,做也做出头了。我们七八个人上来之后,挖机全部开到那头去了。全部做出头了。”

      对此,里宅自然村的村民们感到非常愤怒。因为4月13日当天部分村民虽然参与了余岭村的协商,但是并没有商定最后的补偿。

      而大战乡余岭村的村民的则认为,他们早在去年9月27日已经拿到了批文。余岭村的村民向记者出示了他们拿到的《占用林地批准书》。

      仙居县大战乡对山村余岭自然村村民李明友:“他们协商好了,我们就开始做嘛。他们九个人上去么,我们把饭吃了么,烟都给他拿了么,我们就坐在上面协调好了么,我们下午就开始做了。”

      记者:“等于是欺骗我们吗?”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爱民:“欺下瞒上,批这条路批出去的。”

      记者:“你觉得这条路的规划不合理了?”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爱民:“一是规划不合理,再有审批带欺骗性质,欺骗我们。我们两组山权所有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批出去。”

      那么,在里宅自然村村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去年9月27日,这一纸批文又是如何拿到的呢?

      对于林间道路的审批又要经过哪些程序呢?

      记者向台州市林业局林政处的负责人进行了咨询。

      台州市林业局林政处负责人:“我们严格意义上报批,就是说。我们需要提供资料,就是什么东西呢。一个当地林业部门,一个立项。同意他搞这条路,一个立项。还有做一个可行性报告。就这两个东西,其他还有现场查验啊,什么东西啊。我们林业部门两个人到现场看一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组织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涉及村民集体利益的事项,应经村民会议讨论,或授权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

      那么,外宅村有没有对理湾林区的修路问题进行过讨论表决呢?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党支部书记张金云:“会议开过了。”

      记者:“是村民代表会议吗?”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党支部书记张金云:“不是村民代表会议,是村三套班子的会议。”

      记者了解到,里宅自然村也就是外宅村六组、七组,作为林权拥有人,村民们并没有就修建林间道路进行过讨论表决,也不知道自己的林权证已经被拿走去办理占用林地批准书了。

      记者:“林权证是谁拿走的?”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益龙“送上去审批的。我们组长也没有送。包括我们村民,我们林权所有人。他根本不知道!他们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把这个林权证拿到上面审批的。”

      根据村党支部书记张金云的说法,村里仅开过村委村支部两委会。在开过两委会后,村里即向林业部门递交了立项申请,办理则由大战乡余岭自然村的村民去完成。

      记者:“林权证是由谁拿出去办理的?”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党支部书记张金云:“村两委会通过后,就拿给他们去办了。”

      仙居县大战乡对山村余岭自然村村民李明友:“那个路的手续都是我批的。都是我一直我在安排在走的。”

      按照常规程序,项目审批在公示期间如果有情况反映,应暂停审批。而理湾林区道路在公示期间,里宅自然村村民就进行了反映,为何后来又获得了林业部门批准了呢?

      仙居县林业局林政科副科长王小明:“他们村里说当时有个反映材料啥。那么既然反映材料过来了。你们为什么还要审批下去呢?这个事情?他们村里的书记啊,组长啊。过来拿回去了,说讲好了。拿回去了是吧,他们说讲好了是吧。当时他们村里的组长,村里的书记。”

      王小明说,举报信是村里的负责人带头拿回去的,说已经协商好,所以林业部门按正常流程进行了审批。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党支部书记张金云:“余岭村的人找到了组长和(余岭村村民)小华他们,叫我一起去,后来小华拿回了举报信。”

      那么,作为代表里宅自然村利益的的六组组长和七组组长又是怎么说的呢?

      记者:“谁叫你过去的村里?”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六组组长郑济南:“是村里的书记。”

      记者:“村里的书记,哦哦,叫你去。”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六组组长郑济南:“叫我去,还有七组的组长。名字叫品方,郑品方,是小华拿的。”

      仙居县大战乡对山村村支部委员:“郑小华郑济南郑品方,他们都在,两队队长,后来这张纸交给郑小华的。”

      仙居县大战乡对山村余岭自然村村民李明友:“交到郑小华手里的,交到郑小华手里的。”

      而与以上几位说法不同的是林业局林政科副科长王小明。

      记者:“你是具体拿(举报信)的人是哪一个?”

      仙居县林业局林政科副科长王小明:“书记书记。”

      记者:“哪个村民你认识啊?”

      仙居县林业局林政科副科长王小明:“小华你认识是吧?”

      记者:“那你是交到书记手里的,还是交到小华手里的?”

      仙居县林业局林政科副科长王小明:“不是交到小华(手里),应该是书记吧。”

      记者:“你记清楚了,我要核实一下这个事情到底是书记还是小华?”

      仙居县林业局林政科副科长王小明:“书记吧。”

      记者:“你书记没有错是吧,没有错是吧。”

      仙居县林业局林政科副科长王小明:“嗯,嗯。”

      记者:“好的好的。”

      到底是谁拿走这张举报信,两方有着截然不同的答案。而被多人指认拿走举报信的郑小华表示自己是被冤枉的。

      记者:“他们讲起码有三四个人都讲,那天是你陪着到林业局去拿举报信的,有没有这回事?”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小华:“没有,他们就说我在告他,就反咬一口。把这事情搞乱了。我没有去。”

      而事实上,向林业局反映情况,上送举报信的是村民郑益龙,无论是村党支部书记张金云还是村民郑小华,都不是往林业局送举报信的当事人。那仙居林业局为何把这张举报信原件退给了另外的人员呢?

      仙居县林业局林政科副科长王小明:“但是送告状信的这个村民叫郑益龙,他没有来呀。他那东西又不是郑益龙交给我的。我也不知道什么能拿过来放在我的桌子上面。后来他们村子里的组长什么的?书记他们来了,他们说讲好了这个东西拿回去。”

      就是在这种糊里糊涂情况下,在村干部带领下,里宅自然村撤回了举报信,林业部门为外宅村出具了占用林地批准书。而有了一纸批文之后,来自大战乡对山村余岭自然村的施工队在今年4月13日至15日期间,突击加班,在林业部门尚未下达砍伐许可证的情况下,打通了理湾林区道路。

      里宅自然村村民发现树木被砍伐,道路被挖通之后,马上向林业公安报了案。

      仙居县林业局林业公安科负责人:“鉴定现在还没出来,反正是没有审批的咯。路是审批过的。林木没有审批。”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方明:“他(余岭村)反正是偷偷的偷做,说来说去。他们不是说商量过啊,商量过我们没有答应他。我们的要求他没有达到呀。因为对我们村里又没有利益。就那个阔叶林么,压了好多林木啊。那边还砍了好多树啊。”

      仙居县步路乡外宅村里宅自然村村民郑爱民:“这是造成现在林木毁坏。山体毁坏。山体毁坏之后,我们下面有个水库啊。涉及到一千多户人饮用水。”

      主持人:要想富,先修路,一条路,连接的是沿路各个村庄的便捷和富裕。只不过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这处林地的所有权,是属于里宅自然村集体所有,作为外宅村村两委,在没有征得这部分直接所有人集体同意的情况下,代为处置,伤害了这部分村民的实际利益,于法于理,显然都不合适。村两委,本应是村民利益的代理人,“发展农村基层民主,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对照事实,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依法尽职履责。在这里,我们或许应该有一句提醒,那就是:把一切村庄事务摊在阳光下,才能小心避免“村民自治”变成“村官自治”。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