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影视文化频道 > 阿福讲白搭 > 讲白搭

台州:“滴滴”运营乱象调查

阿福讲白搭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2日 10:20 阅读次数:191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作为一家包括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等多项业务的网约车平台公司,滴滴出行为人们的出行提供了极大的便捷,但近来,滴滴也因为存在安全隐患影响公共安全成为众矢之的。滴滴出行于2016年进入台州,两年下来,注册网约车达12万辆。那么,目前它的运营情况如何,还存在哪些问题呢?来看记者的调查。

      下午五点,记者在“滴滴出行”平台叫了一辆快车,40秒内,便有一位司机迅速接单。但停到记者面前的车子与平台显示的车辆信息并不一致。原本应该是银色的起亚,却变成了一辆并未上牌的白色本田车。

      记者:“我看刚不是,一辆比亚迪还是起亚吗?”

      快车司机:“我那个车5S996,起亚,牌照5S996。”

      记者:“那个不是你的车?”

      快车司机:“是,我换新车了,那个牌没导过来。这两天临时牌照。”

      司机解释,这是因为换新车的缘故,接下去还是会保留原有车牌在新车上使用。这位司机告诉我们,他专职开快车一年了,对里面的门道很清楚。记者表示自己也想注册成为快车司机,但驾龄没到要求的三年以上,这位司机表示,这可以变通的。

      记者:“我有但是满不到三年。”

      快车司机:“那没事儿,用别人的登记没事儿,之前就是车主自己车子,现在是别人的车子注册到自己名下也没事儿。”

      没有上牌的车可以利用之前车辆的注册信息接到滴滴派单,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同样可以在滴滴平台接单。

      记者:“师傅,你开快车多久了。”

      滴滴司机:“将近一年了,也不是正常(专职)开的。”

      记者:“你有没有办什么证啊。”

      滴滴司机:“像我这个车它也办不了啊。”

      记者:“为什么办不了。”

      滴滴司机:“一要购车发票,购车发票要十万多一点。起码要十万,我这个才九万多。我这个(车)保险一年四千,如果真的要办了,保险要增加一年要一万二。我一年就零花钱赚点才几块钱。谁去办啊。”

      记者了解到,在台州,滴滴出行有着广泛的消费群体,市民使用滴滴出行主要有以下4种出行方式,出租车、快车、顺风车、礼橙专车。市民都觉得,滴滴出行使用起来方便。

      市民:“滴滴那个打的有过。这个倒是挺方便的,有时候打车的话,还是有好处的。”

      市民:“快车,顺风车都有用到过。”

      记者:“你觉得它给您带来了什么?”

      市民:“挺便捷的,我觉得然后碰到有的师傅也是挺好的。我有时候,也会单独给孩子打车。有的时候急的情况下,都是打车让孩子自己去上学什么的也有的。”

      记者从台州市运管局了解到,早在2016年滴滴就已经在台州运行。按照《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需要取得经营许可,才能在各地开展相关经营活动。2016年年底,我市出台《台州市网格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明确网约车经营者,需要取得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核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但记者了解到,滴滴出行目前在台州还未正式落地,并没有获得经营许可证。

      台州市运管局出租汽车管理科牟宏宇:“我们首先要母体合法,平台必须要在台州注册分公司,然后取得经营许可,一个要通过我们公安部门的背景审查,通过我们交通部门的考试,然后取得网约车驾驶员证,同时我们对车辆也发我们这个网约车的营运证,现在目前的话,这个滴滴平台没有合法,下面的一些车辆的话,也绝大部分没有办理相应的许可。”

      据运管部门统计,台州有12万在滴滴平台注册的网约车,而与此对应的却只有2600个持证上岗的网约车司机。

      市运管局出租汽车管理科工作人员牟宏宇:“2600个驾驶员,他们都是个体,自己向我们提出来的。”

      由于滴滴在台州没有按照相关规定落地,滴滴平台上的众多网约车司机也属于违规营运。这11万违规营运的网约车,给运营秩序和乘客安全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市运管局出租汽车管理科工作人员牟宏宇:“一个是从安全方面,它会对我们台州的话,安全方面带来一定的影响,另外从行业稳定和社会稳定方面也带来一定的影响。那至于说安全方面的影响的话,就是说他是平台不合法人员,背景没有经过审查,车辆没有持证,这样的话,万一我们老百姓在以后出行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事故,或者甚至是,我们像郑州和那个温州之类这样的恶性事件的话,那可能就是说没有办法及时的去遏制和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网约车违规营运,不仅仅会造成营运市场混乱,不公平竞争,就是司机本身也面临被查处的风险。按照规定,违规上路的网约车,在台州将会受到1万至1.5万元的罚款,虽然惩罚力度够大,但不少滴滴司机却是“有恃无恐”。

      记者:“我看最近运管交警都在抓啊。”

      快车司机:“本来这个平台大家都是认可的,认可就不一样,毕竟是合理不合法。”

      记者:“像下面的你这样的都是非法的?”

      快车司机:“对啊,你没有营运资格啊。”

      记者:“那你怕不怕被抓啊?”

      快车司机:“这个当然怕了,你自己肯定要小心。”

      记者:“那要是被抓了怎么办?”

      快车司机:“有平台,平台它给你出钱你怕啥?”

      记者:“就是罚你多少它赔你多少?”

      快车司机:“对。”

      记者:“你有没有被抓过?”

      快车司机:“我没有,我哪里会被抓。”

      记者:“那你怎么知道被抓会赔钱的。”

      快车司机:“我们这圈里都有被抓的,没办法,抓到之后自己拿钱,把车子啥拿出来,拿出来之后一个礼拜之后,平台就是把这个钱打到留在公司里面滴滴的银行账户,给你发条信息。”

      然而,面对网约车违规营运和滴滴不落地与补贴罚款行为,台州运管表示,他们只能进行路面查处和约谈滴滴公司,切断网络的权限并不具备,因此效果有限。

      市运管局出租汽车管理科工作人员牟宏宇:“包括上一阶段,我们约谈他,我们局长约谈他,你要清理不合规的人员和车辆。他说好,我在几月份之前清理多少,我说事实表呢?6月份要清退五千辆或者一千辆车,你能不能把你已经清理的或者即将清理的车号给我。,这个我不能给你们,那我说你这个东西拿回去,不要给我们。”

      记者:“明确告诉你,不能给你们。”

      市运管局出租汽车管理科工作人员牟宏宇:“是啊。”

      牟宏宇表示,这样的约谈不下十次,但每次的约谈过程中滴滴负责人很虚心接受的态度与实际操作过程中的不作为形成强烈反差,这也让每次的约谈都以无效告终。

      记者:“我们台州这边的话这边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落地。”

      滴滴台州负责人:“这边我们一直也是跟运管在协商推进这个事情,一直也是沟通的,这块有些东西一直没有进展下来,具体的事情你还是问管老师。”

      我们尝试联系滴滴台州负责人口中的管老师,但两天时间该电话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状态。而据媒体报道,滴滴浙江分公司政府事务部负责人盛艳波在被嘉兴运管部门约谈时表示,滴滴虽然目前说起来,市场占有率蛮高,但是它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亏本的企业,滴滴平台在地市级城市落地,主要考虑两个方面,一是政府给的政策,还有一个方面就是看这个城市滴滴网约车的规模。

      记者了解到,滴滴落地后,运管部门会要求其对注册用户进行筛选,对于没有持证上岗的用户进行清理,而这势必会让滴滴流失很多用户。

      市运管局出租汽车管理科工作人员牟宏宇:“它如果真正合法的情况下,前提它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之后,我们才会对这个平台。我们才会颁发经营许可证。一分公司落地,有固定的办事公场所和人员,这个是最起码,还有一个前提条件是什么?你要把台州的运营的所有数据,实时的动态数据要接入到我们管理部门里面来,包括公安部门。这样的话,他把他所有的数据都借给我们的话,我们就知道,你的数据里面,你的平台里面,有多少个人是,经过背景审查持证上岗的有多少,多少辆车是符合要求的,那么不符合要求的还在平台里面对不起,你要把它先清退掉,合法的留着。”

      出租车司机:“它要按国家规定的话,基本上百分之七十(网约车)都不开了,滴滴公司它赚不到钱,所以它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派单,不然它赚不到钱。”

      对于滴滴等网约车存在的种种乱象,浙江新台州律师事务所蒋丽英律师认为,目前规范网约车行为的法律法规有待进一步完善。

      浙江新台州律师事务所蒋丽英律师:“对于这个公司来说,如果合法运营它的管理成本是远远要超出罚款的。相当于违法的成本非常低,但是合法的成本就很高。所以对于网约车这样的一个新兴行业,目前我们的法律法规还是相对来说有局限性的,比方说,对于非法运营,现在的法律规定也仅限于罚款,最高额3万元的罚款。那么很显然,这个罚款是远远不足以去限制非法营运这样的一个行为的。那么也应该说,相关的法律法规也需要进一步的完善。”

      台州市委党校行政管理教研室副主任李传喜则认为,对于网约车等新经济体,如何进行适度有效地管理,是亟待破解的一个难题。

      台州市委党校行政管理教研室副主任李传喜:“不进行管理,网约车这些新的经济主体,会带来恶性竞争、社会安全等种种问题,如果管得太死,条件太苛刻,则不利于这些新生事物的成长,不利于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像这样一些新的经济主体,我们该思考,如何进行适度有效管理,让这些主体能够更好适应我们整个国家的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大环境。”

      目前,浙江11个地级市,有6个地级市滴滴平台已经落地,剩下台州、嘉兴,湖州,衢州,丽水五个城市还没有落地,这段时间,各地都在密切与滴滴平台接触,督促其尽快取得许可证,纳入监管。

      主持人:滴滴在浙江省6个城市落地,5个城市“空飘”,为什么要对各个城市区别对待,许教授?

      评论:按照滴滴方面的说法,是城市网约车规模和政府政策的不同。网约车规模很好理解,滴滴是企业,如果车太少,要亏本,也许宁可市场不要也不落地,那么政府政策到底是什么呢?或许就是出租汽车管理部门所说的,动态数据管理,我们查阅了十一个城市的网约车条例,发现没有落地的五个城市,无一例外都是或明或暗要求数据接入当地管理部门,对于数据的要求比较严苛,剩下已经落地的城市整体相对较松。根据媒体报道,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滴滴总部的动态数据都没有向国家相关部门开放,即使有要求,地方分公司又是如何突破的呢?或许,这部分在各个城市具体操作上,存在一定的灵活空间,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政府政策的重要部分。

      主持人:确实,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数据是重要资产,但是作为企业接受监督也是必要的,不过,滴滴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公开数据呢?

      评论:很简单,就是因为非法的滴滴网约车太多了,如果数据开放,那么按照各地的条例,许多没有资质的网约车,会面临被取缔的风险,这会对滴滴的经营,带来很大的风险。

      主持人:那么,您觉得对于滴滴网约车,到底应该怎么管?

      评论:首先,我们必须说明,对于新兴产业,国家的基本态度是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滴滴现在出现了这样那样的事情,我觉得我们要有两个基本态度,第一,因噎废食没有必要;第二,企业要接受监督,最大程度保障乘客安全,但同时,管理部门不能落入标准严苛,一管就死的局面。举个例子,台州第一场网约车司机的资格证考试,60人报名,50人合格,35人参考,只有7人通过,显然审慎排位在包容之前。过于严格的准入门槛,反而把管理对象逼到了管理的“篱笆”外,对滴滴如此,对于网约车也是如此。

      主持人:最近,滴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滴滴的安全性问题要解决,纳入监管,是必要而迫切的,今天我们通过观察与讨论,试图还原滴滴乱像原因。由于滴滴方面和管理部门,没有给出具体完整的回答,所以我们的讨论只能基于公开信息进行梳理判断。管理与被管理者,并非绝对的猫和老鼠的关系,如何管好滴滴,管理部门与运营企业,彼此都肩负责任,还需要深入协调磋商。最终,希望滴滴能够快速落地,不让乘客的安全裸奔。

    文章来源:阿福讲白搭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