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临海:造不通的水泥路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2日 08:47 阅读次数:76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新闻位于视频1:07

      现在的新农村,村里路面硬化基本上是标配了,临海上盘镇横岐路村,每户村民的门前屋后也都造了水泥路,出行方便很多;但有7户人家却很忧伤,因为,路造到他们家门口造不了了,这是为什么?

      一说起造路的事情,横岐路村的村民们无不赞叹,多少年来,他们期盼已久的路终于在今年年初动工开修了。

      村民 周钗:“在今年3月份开始,我们村庄就开始全村硬化,村级公路硬化, 门口有一条六米的路,六米的路一直浇不下去。”

      路的两旁是新修的房子,前几年规划的,这条道路原本六米宽,路的西头已经完工,往东北方向延伸的路却杂草丛生,有些地方还堆了砖头。这断了的路多多少少给周边村民造成出行的不便。

      村民 周女士:“如果路大一点,车进进出出两条路,一个车往外面一个车往里面都可以交会,都可以交会车,这样交会就不是这一条路,不是不方便嘛。”

      全村路面进行改造硬化,原本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为何路修到这里就断了呢?村民说,因为旁边有一户村民反对。

      村民 周钗:“说我们这个路碰到他的墙角,一直不给我们浇。现在进出都不是很方便,现在这个新农村规划,我们的农村都造得非常漂亮,就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就是一直没办法弄。”

      路修不通,村民们说,他们跟村里、上盘镇里多次反映沟通,一直没有解决。

      村民 周钗:“(去)乡(镇)政府(反映),这一排房子的人一共跑了四个月,人次最少一百次,一百次以上都没有办法,都推来推去,镇里面推村里面,村里面推镇里面,镇里面说你村里面拿规划,我们可以支持你,那么村里面说,我们处理不下去,就这样子一直拖在那里。”

      村里修路,本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全村都应该支持与协助。那么上面村民讲到,路之所以造不通成了断头路,因为有户人家反对,不让修,这户人家为什么不让修呢?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现场来了一名中年男子,他表示自己有话要说。

      这名中年男子叫周荣兵,正是村民口中“阻止”修路的人,他告诉记者,自己家就在路的东头,他说自己并不是反对修路,而是要求修路根据协议来修。他拿出一份2012年11月9日的协议书,协议内容是周永桔、周荣兵与另一位村民周荣楷所签,其中第一条协议为:路基按照4公尺造路,按照周荣楷道地头五孔板踏好现状为准,量出4公尺为路外边沿,周荣楷造路路面必须水泥路硬化,水平与直落路相同,造路资金由周荣楷自己负责。

      村民 周荣兵:“队里面一个生产地,原来是吧,我自己建了一个小房子,那是很早很早的时候,大概我20岁,22岁左右的时候建上去的,村庄里面小房子很多的。后来我拆迁了两次,村里面第一次,他说造房子,他对面说要造房子路走不进去,路太小了,那时候两公尺路,我房子后面还有两公尺,让给他了,让给他之后,他原来这个房子是很小很小的,土地原来只有十五六米的一个房间,现在的我拆了一半给他造房子,后来到去年的时候,他房子还没造,去年造的。村主任书记走过来以后,叫我这房子还有一半没有拆对吧,你搬搬掉,让他造房子,铺铺东西,我好,我拆掉,拆掉以后,他说你拆掉以后这个地方搞绿化的,路按照原来这个路,协议就是这个协议,我跟他对方签的。这块空地现在是干什么的?是搞绿化的,那这么大的绿化,这里六米宽的绿化,对啊,就可以搞啊,这边是路还是绿化?路有的,路造了之后有空的地方是造绿化的,那现在又没造上去?这个我不知道。”

      周荣兵表示,他要求路的大小位置要按以前自己和周荣楷的协议办,多余部分搞绿化,而不是水泥路面。

      村民 周荣兵:“肯定有影响,因为路我们协议签好的,不可能反悔的对不对,因为你这个路老路在这地方,你搬到前面把我房子要顶住了,对不对,我肯定不会给他弄的,哪有这么好的,自己房子拆了给人家造路对不对。”

      凑巧的是,签订协议的另一方周荣楷也出现在现场,他讲述了2012年签订协议的背景情况。

      村民 周荣楷:“2012年的时候,跟他私人双方私人协议,这个时候前面还是一口塘,这个前面地基都没有,全部都是粮田,全部粮田的时候,我们双方私人协议路走不进,拆了四公尺的路写在协议。现在村里的规划,地基全部批了,塘全部填光了,这里的规划新规划,地面13公尺,那边全部造好了,结果同一排房子,12间房子全部规划图一样的,对吧,那你说那样造过来,路必须要造直,要美观。”

      支持修通路的一方村民认为,首先,就协议来看,这是村民之间的双方协议,属于私人行为。其次,周荣兵的小房子没有任何手续,2012年到现在,村里有了新规划,这里要修路,而且村民们说有规划图为证,因此,当私人协议与村规划发生冲突的时候,理应遵循规划。那么村里与上盘镇政府对此又有什么说法呢?广告之后,我们接着说

      前面我们说到,临海上盘镇横歧路村搞路面硬化,结果,有一段路,因为一户村民反对,一直造不下来,那么,这块准备造路的地,究竟是谁的?造路的规划又是怎么样的?通过联系,村主任陈学定给我们介绍了相关的情况。

      临海上盘镇横歧路村村主任 陈学定:“首先它的归属是哪里的?是集体的,肯定是集体的。那块杂草丛生的地就是集体的,集体的。集体的地。主体是谁?怎么使用,由谁来决定?有我们村委或者是,肯定村里面。村里面一直决定不下。原来定下来是走路的,也是在镇里面解决过了,一直解决到现在解决不下,是要造路,造路商量是商量过,统一硬化,统一硬化但是他们两个纠纷的事情,就一直没有硬化下来。”

      关于2012年的这份协议书,陈学定说,他那个时候还不是村主任,他不清楚,而对于目前存在的纠纷,镇里没有明确态度,村里也一直没协调下来。随后,记者又来到上盘镇,驻村干部李女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临海上盘镇驻村干部 李女士:“规划是有的,首先你这个一项规划的执行去开展工作肯定需要时间,对吧,首先我们承认是有规划的。第二是我们已经拿出了处理的方法,就是说双方都比较强势,双方各搞各的,就是农村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跟你讲,接下来怎么办呢?第三点就是说我们接下来,矛盾双方我们接下来还是要处理矛盾,还是要直面矛盾,还是要解决,肯定是要解决的这个事情,还是要坐下来协商的。他们的心情我们也是理解的,都一样的,我就讲这个三点好吧。但是我有几个问题还不是很清楚,第一点,您刚才一直在强调,我们的规划是有的,那么第二点您强调我们也拿出了方案,那么我就想了解第一点,我们的规划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个地方的规划,规划是有的,但是我在这里什么叫一言难尽啊,就是你把这个规划讲出来,在这里跟你讲三天三夜都讲不完的,就是说我已经表明了立场,我们镇里是有规划的,然后为他这个事情也是在协调,不是一次协调,是多次协调去解决。”

      为什么集体的土地,因为一户人家的反对就能够把造路的规划搁置在哪里?规划的路有多宽,绿化究竟是怎样的?驻村干部李女士并没有给出明明白白的回答。

      临海上盘镇驻村干部 李女士:“这个地方是集体的,是集体的,不是谁的路,他原先把石头什么倒在那里,我们镇政府都去把它清理了,不允许你倒,老百姓这条路可以走了,走是可以走路都是通的,但是它是杂草丛生,杂草丛生肯定这个地方要浇路的,这个是需要一个过程。问题就是说他们觉得应该在这里造绿化,而不是造水泥路,我跟你说,这个东西不是谁说了算,也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这个要村两委集体坐下来讨论,要通过的。”

      集体的地,它的规划与用途由谁来决定?上述问题该如何解决?大民随行律师顾卫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大民随行律师 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 顾卫超:“根据我们国家现行的法律体制,那么土地分为国有和集体所有,像本案中土地明显的属于集体所有,那集体所有的情况下,所有者行使或者使用土地的话,应当考虑一个优化或一个整体规划的基本原则。那集体成员就说村民跟集体组织是一个承包关系,承包关系私间相互转让的话,应当取得土地所有人的同意,如果没有取得同意的话,它实际上是一个效率待定,也就是说目前他们双方之间签的协议还没有生效,没有生效的情况下,作为土地所有者或者所有人,村集体可以根据自己最优化的原则,或者说相应的规划来行使所有者相关权益,比如说造路啊,或者作出修改啊,更改啊等等。”

      这个地方到底是该修路还是绿化,究竟是什么样的规划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村集体造路,用村集体的地,按照规划来,该是路的地方就造路,该是绿化的地方就搞绿化,一个这么简单的问题,上盘镇以及横歧路村村两委竟然“一言难尽”,究竟难在哪里?究竟是农村情况复杂,工作要深入细致,还是不愿得罪人,不愿担责任?我们希望镇村两级能够商量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来,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