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仙居:后续:房子被拆 儿子争夺安置房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1日 10:22 阅读次数:66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视频位于1:10


      我们栏目曾报道仙居村民郑桂凤家的房子在没有本人签字的情况下被拆除的事,原来是他的儿子陈文武没有得到母亲同意,私自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了字,造成母亲的房子被拆,还损失了不少东西。郑桂凤的老房子拆除后将得到三套安置房的补偿,针对三套安置房的分配问题,双方起了争执。最近,记者和人民调解员林文虎老师赶赴仙居,希望对此事进行调解。

      记者来到郑桂凤所在的仙居县南峰街道水孔头村村委会时,看到三楼会议室已经坐了一屋子人,村干部介绍说,这里除了郑桂凤一家三口,还有村两委成员、郑桂凤和前夫的儿子陈文武、郑桂凤前夫以及亲戚等人。调解员林文虎首先提出一个初步方案。

      调解员 林文虎:“毕竟是你的儿子,毕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这是割也割不断,那么(和)儿子的关系不好?那么你的感情也不好。比方说把这个房子给一间给他,你有三间给一间给他,给一间他的妹妹,这也是比较通情达理的,但是你的顾虑我们也要考虑。什么呢?就是在赠予,写给儿子叫赠予,不是分割,知道吗?分割在法院已经分了。赠予给他的时候附加条件,一个对儿子是一种制约,你以后孝敬不孝敬老人,不孝敬 老人你会有什么后果,促使他儿子要孝敬你。”

      林文虎说,根据法院判决,拆迁后分到的三套房子都属于郑桂凤,考虑她儿子陈文武的要求,可以有条件赠予,以保障赠予人郑桂凤的利益。

      调解员 林文虎:“搞一个什么赠予协议,协议有两点必须要明确。第一点,赠与给你儿子,你儿子必须孝敬,赡养老人。过去母亲对儿子叫做抚养,在你18岁之前抚养你叫义务,/到老人老了以后,60岁以后老了,不能动了,你儿子对老人赡养也是法定的义务,而且这个义务不管他东西给你不给你,你都有这个义务。我就现在跟你说明是这么个情况,所以说以后要赡养,那么赡养怎么个赡养法,我们也可以商讨,或者今天把它定下来,这是一。第二当你没有尽到赡养义务的时候,母亲有权收回这个房子。”

      说到赡养问题,郑桂凤的儿子陈文武情绪激动,他认为母亲郑桂凤当年离家出走严重伤害了尚未成年的自己。

      郑桂凤儿子 陈文武:“律师,我还要问你一句。父母要养子女,18岁是不是?你刚才也说了,那我就问一句。问我妈有没有良心?我17岁的时候,她跟他好了之后跑了。(那时候快18岁了)跑了之后把我给抛下了,自己人一个人跑了。(那你后来跟我去没有啊,在外面做生意去了没有啊)我在学校,人家都知道,人家都在背后骂我,你妈做婊子跟人跑了,(我问你,是我把你送到学校里的吗?)我低着头做人啊,(你学校是不是下半年我给你送去的?下半年是我送你去的吗?)这些都可以查证的都有的,跑不了的。”

      对于调解员提出母亲有条件赠予一间房产给自己的建议,陈文武持不同意见,他认为拆迁后的补偿安置房应该归他爷爷所有。

      郑桂凤儿子 陈文武:“当年嫁到我家之前,我爷爷就房子造了,现在我爷爷还没死呢。那他有没有资格享受?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刚才也说了 要孝敬父母,这个房子是老人的 老人留给下一代的,问题是老人还没死呢。那你这个问题当时在法院为什么不提出来?法院也提过,他这个判决书,还有一张调解书的,已经提过了。”

      而郑桂凤认为,关于拆迁地块的所有权,法院判决书有明确体现,没有任何争议。记者在仙居县人民法院(2013)台仙民初字第819号民事判决书上看到这样判决:坐落仙居县南峰街道上塘园巷1——3号的两间二层楼房、空屋基一间、猪栏基一间归原告郑桂凤所有,驳回被告陈银弟提出上塘园1-3号房地产属于其父亲陈由火的请求,法院认为依据不足。被告陈银弟对初审法院的判决不服,提出上诉,二审台州中级法院维持了原判。

      郑桂凤儿子 陈文武:“二审判了我也不服。”

      调解员 林文虎:“那么我请检察院你来帮我把案子再审查一下。如果你认为这个是妥当的,把我分了。如果你认为不应该把我爷爷的房子分了的,那么就检察院提起抗诉,就两个途径。”

      调解员提出的方案被陈文武拒绝,他甚至拿出妈妈当年离家出走的事,认为母亲亏待了自己,应该给予补偿。同时,他表示对两级法院的判决不服,不愿意执行。那么,这起纠纷将如何进展,当天的调解能成功吗?稍后请继续收看。

      欢迎回来,前面说到,郑桂凤母子不仅没有形成统一意见,而且裂痕越来越大,那母子之间会不会获得谅解,事情会不会有转机呢?

      现场的争吵愈演愈烈,甚至差点动起了拳头,郑桂凤一家匆匆躲到一边,以免出现肢体冲突。陈文武不同意调解员的提议,他向调解员表达了自己的要求。

      郑桂凤儿子 陈文武:“妈虽然说抛弃了我,对我不好,毕竟她生了我,我只能说这个房子留出一套,给她住,帮她养老养过世,我只能是这样说。就说这个房子要全部写在我名下,我妈把我房子给她住,给她养过世,(我们今天就回去了,不调解了,你这个根本就没有道理,除非把法院推翻,你拿拿看 拿得了拿不了,不可能的事情啊,和你提出这个条件)他为什么把我祖上的房子拿走?凭什么?(你问法院,法院判了以后)这样说让他去法院告嘛?他也不用告,就是按照正当的利益判了以后,你要你到法院告,要是这样的话就没办法调了。)”

      对于完全无视法院判决的陈文武,调解员林文虎也只能表示无奈。

      郑桂凤儿子 陈文武:“这个毕竟是我爷爷留下来的,总要留一套给我爷爷住吧。”

      调解员 林文虎:“那你借一套给爷爷就不给你,就这样。”

      郑桂凤儿子 陈文武:“那我也要一套,还有我妈一套。”

      调解员 林文虎:“你要一套,你没有理由,你凭什么理由?凭她是他的儿子吗?儿子是继承的事情。儿子是继承的事情,是赠予的事情,没有分的权利,这个你法律都不懂啊。/你听我劝,你刚才这些讲法啦都不现实的,我们要解决问题,跟村干部沟通,要郑桂凤退一步,她现在不退,因为你的态度伤了她/我的态度,那我问一下她的态度伤了我没有?我在学校,个个骂我妈,做婊子的跟人跑了,我低着头做人了,那我怎么办?我就问着她该不该承担一点责任。这个是过去的,你不能说过去了,过去的事情现在就要报复,这个是不对的,这个跟报复有啥搭界?她本来就做的不对,亏欠我的。你这个态度她就无法接受,母子就决裂,就讲你绝对就决裂,你不会不认她,她也不认你,但是你要不要她的财产?我就肯定跟她说/你一点分都没有,你相信不相信?叫派出所调解,就法院调解,都是这样说。可以这样说,(这样做)你自己吃亏了,我告诉你。”

      调解员看到陈文武这里没有回旋余地,就和郑桂凤的前夫——也就是陈文武的父亲陈银弟进行交流,没想到陈银弟的态度也是一模一样。

      郑桂凤前夫 陈银弟:“(老头子,房子要给他一间。)给他是给他住,知道吧。本来没有,不是由你来分,已经分清楚了,你还有什么分。这里法院都判了,你还要怎么样?(法院这样判不好用啊,不好用)由你说不好用就不好用的啊?那法院判的是一张废纸啊?我问你,(不是废纸,法院是公平的,这个人(法官)就是偏了)这个不能这样说。法院公平的判决是不公平的。你这样推断理论不成立的。”

      陈文武一方无视法院判决的做法,让调解无法继续下去,调解员林文虎最后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调解员 林文虎:“因为有一审法院判决,也有二审法院的判决,都是维持原判。那么判决郑桂凤所得到的份额,应当说是合法的财产。假如说陈由火,他的老父亲有疑义,说自己的份额,你们夫妻也把我分了。那么他只能向法院提出起诉,要求重新分割。如果法院受理了这个案子,而且开庭审理了,有了判决结果,那么我们就按照他的判决结果;如果法院认为原来的判决正确的,不予立案,不予受理,那么我们认为陈由火,就没有权利再来主张/他儿子提出的要求他三套房子,这一套给他,这个是没有理由提出来的。因为儿子现在分割母亲的财产,儿子作为第三人,在他们夫妻分割财产有他的份儿了,所以对他母亲这个份额没有权利主张。那么如果说郑桂凤要给她一间,这是郑桂凤对他儿子陈文武法律上的赠予,赠予要她愿意,叫赠予她不愿意,你强求她一定要给我要赠予,这个是不现实的。”

      林文虎认为,调解是在尊重法律的基础上,考虑人情,双方各让一步才能成功。

      调解员 林文虎:“哪怕意见最大的一句道歉,我对不起,我错了或者什么,一下子就好了,知道吗?三句讲好,百事拉倒。就是这个道理。现在把今天好好的一个调解的场面,搞得这个样子,对吧,我们还怎么做工作呢,谁说我没劝你啊。”

      调解现场气氛紧张,这次调解最终没有取得突破。家庭情感的事情,谁对谁错,外人很难说得清楚,对于母亲的过往,上一代的恩怨,作为儿子的,在心里放下一些,比起一直揪住不放,可能自己心里能更好受些。对于财产的分割,还是应该尊重法律,尊重法院的判决。尊重法律,再能顾及母子之间的情义,坐下来的协商,互相之间还能保有一些情份,协商可能才有些效果,财产能分割清楚,骨肉血缘又怎么能割得干净呢?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