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三门:水库旁的违建“公益项目”

台州深观察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8日 08:46 阅读次数:88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最近,三门县沙柳街道姚家村的村民向我们栏目反映,他们村的村民未经审批,占用村里水库搭建游乐园,经营垂钓、烧烤、游泳等娱乐项目,该处违建存在时间已有三四年,却一直没有处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来看记者的调查。

      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记者找到这个名为岙井坑的水库,在水库边上分布着一座L型结构的休闲长廊,外面竖有一块牌子,名为“绿野仙踪”。除了一位本村村民在水库边上钓鱼外,当天这里并没有什么人。

      三门县沙柳街道姚家村村民:“本村人都白用的,外村人熟人带过来也没事。像你们到这来钓鱼,我跟他讲一下也没事。你陌生人一点也不熟。到这来钓,不可以钓村里也不收。收的话就属于你承包给他了。”

      除了水库垂钓,休闲长廊里面还建有一个游泳池,旁边是茶座样式的设计,余下有三个房间房门紧锁,但透过窗户我们看到,有两个房间里面放置着圆桌。另外,在房间外的一张桌子上,还放置着烧烤剩下的调料粉和盛放木炭的纸箱。

      三门县沙柳街道姚家村村民:“个人在这里经营,个人在经营,名义个人在经营,全部都是他投资做起来,他自己那弄起来喝茶,餐饮什么的,烧饭什么都可以做的,钓鱼,自己聚会什么的,都是可以做的。”

      我们从村民那里了解到,水库连同周边的土地都属于姚家村集体所有,休闲长廊则是本村的一位村民所建,平时他自己会带朋友来这里垂钓、喝茶,同时也向姚家村本村村民免费开放。既然是水库,为什么村里会允许村民在这里建休闲长廊呢?

      三门县沙柳街道姚家村村民:“这个工程里面还是比较大,你可能不知道它这个水库以前是要漏的,这个水库下面土层是漏水的,它的整个水库四周全部喷了水泥浆的,水放干之后,全部四周清理了之后,喷了水泥砂浆。他为村里做一些,风景区做一些,自己也可以坐一下,是不是?自己房子也在这上面。”

      在采访现场,我们见到了休闲长廊的建造人姚振武。姚振武说,休闲长廊建好已经三四年了,当初是作为本村村民的休闲娱乐场所建设的,并不是个人经营性质,最直接的目的是出于水库安全考虑。

      三门县沙柳街道姚家村村民姚振武:“不开放的,就是公用。这里不是个人收钱。就是纯粹为了那个玩玩坐坐,当时这里全部都是很危险的,就把水库这条路上去,村里小孩子到这儿上去,危险就把这里围起来。老年人玩玩。村里老人坐着玩玩,下来喝喝茶。我们也是常年不在家的,这里没什么东西。原先是过滤池,游泳池就做起来看看,让人家坐在这里看看。”

      不管作何用途,建筑在建设前必须办理相关的审批手续,但位于岙井坑水库旁边的休闲长廊,在建设前并没有办理过相关手续。

      三门县沙柳街道姚家村村民姚振武:“就临时村里的,村里说,村里搞起来,让人家坐坐,就搞起来。基本上是以自己村里为主。有也是有的,极少。”

      按理说,水库维修和建设村休闲长廊,应该是由姚家村集体资金承担,他们为什么会将项目转给村民个人呢?我们联系了岙井坑水库村级负责人、姚家村党支部副书记姚帝统了解情况。

      三门县沙柳街道姚家村党支部副书记姚帝统:“水库当时不是属于一种危险水库的,一圈四周护栏什么都没有的当时,很早就之前还出过一条人命,就以前能掉下去,后来(前任)村主任书记跟姚振武他们沟通,沟通叫他以村里面的名义,把水库给他修好弄好,然后跟他自己一块一个办公室,就是坐那喝喝茶,所以说都是互利的嘛,我们村里面利用他的资金,对吧,他弄好,一个为村里面做了点贡献,还有一个就是自己留一小间,自己坐坐。”

      姚家村党支部书记姚帝中向我们出示了当时村里和姚振武签订的协议,协议书显示,共建范围包括整个岙井坑水库及周边的5亩土地,使用年限为30年,从2016年3月1日到2046年2月28日。项目作为公益性项目,供全村村民休闲纳凉等使用及建设方非营利性服务。

      三门县沙柳街道姚家村党支部书记姚帝中:“叫他投资以后,等于说30年以后,这个地方要还给我村里,归我们村里所有,等于说30年以后还归我们姚家村,原先这个水库等于说漏洞大了,也叫他挖掉,叫他清理掉。”

      姚帝中介绍,姚家村的集体收入主要来自土地租金,一年约有四五十万,用于村里的日常开销,岙井坑水库年久失修,维修需要一大笔开支,村里资金有限。另外一方面,岙井坑虽是水库,却不是姚家村的直接饮用水源,村里的主要饮用水源是来自山腰和山顶两个水库,因此才将这里作为休闲长廊建设起来。

      三门县沙柳街道姚家村党支部书记姚帝中:“两个水库没有,大干旱的时候,没有办法的时候,这个水库巴拉巴拉放一点水,打比方放一点水下去,那边渗一点进去,抽上去是这样的,平时像这个水放到那里去是不可能的,对不对啊?那个地理位置这么高,这个地理位置这么矮,不可能放到那边去的,就是备用的。”

      水库边上未经审批建起休闲长廊,村干部的说法是,沙柳街道对这一情况也是了解的。那么,街道对此是什么说法呢?我们找到了沙柳街道城建办。城建办主任何协辉表示,他们主要负责规划,对这一情况并不清楚。在到达现场查看相关情况后,何协辉不愿面对镜头接受采访。

      三门县沙柳街道城建办主任何协辉:“因为这个是村里的公益事业,当时村里也没人反映,这个批肯定是没有批的,审批可能是没有审批过的,审批有可能没有审批过,但我不能下结论,我说一定没审批过,到时候我到那查一下,有可能审批过,这也不能做最终的解释对不对?查过,刚才查过的,这我还查不到,因为时间比较长了,三四年了,那资料还没有查全。”

      尽管对休闲长廊是否审批过,街道方面没有给出明确结论,但城建办认为,休闲长廊不属于个人违建,而是属于村公益性事业。

      三门县沙柳街道城建办工作人员缪世红:“集体经济没有,肯定问老板借钱的,建一个可能什么长廊,又没有什么老百姓住人的,肯定公益性事业,又没有什么。”

      在沙柳国土资源所,记者了解到,姚家村的休闲长廊并没有办理过土地审批手续,在2016年就因为非法占用土地被三门县国土资源局查处。

      三门县沙柳国土资源所所长陈宏波:“15年12月中旬的时候,然后那时候是开始建的,那么当时是姚家村委会他们建的,目前这个姚家村的村委会建的,地类呢,从我们国土上来说呢,它这个地类呢,是耕地。那从规划来说,从国土规划来说,它目前是基本农田,涉及到基本农田的话,目前的政策来说,不能补办。”

      陈宏波说,基本农田如果用于建设,必须要国土规划调整之后,再办理农转用手续,然后才涉及到具体建设的问题,由城建部门负责规划,因为姚家村休闲长廊土地审批手续没有,所以他们在立案查处后,按照国土案件“裁执分离”制度,已经将案件移交法院。

      三门县沙柳国土资源所所长陈宏波:“法院裁定到乡镇去执行,裁定书是下来的,当时处罚的一个具体内容是,处罚的具体内容是,我这边有的,当时处罚内容是土地要退还的,当时它建筑面积是494平方,494平方,然后第二个是拆除,新建在494平方米上的建筑物,恢复土地原状,然后第三个是罚款。”

      陈宏波告诉我们,法院裁定书是在沙柳街道和三门县国土资源局留档,沙柳国土所里并没有。而在沙柳街道办事处,负责城建国土工作的党工委委员乔乔说,法院的裁定书他们没有找见,可能是之前办事处搬迁遗失。对于姚家村的违建休闲长廊,街道决定是暂缓拆除。

      三门县沙柳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委员乔乔:“它已经不是它的主要饮用水源,另外一个呢,它这个地方,主要是给村里老百姓休闲纳凉的一个地方,我们综合这方面考虑的话,我们就是说暂缓执行,想等到时候土地三调的时候,把这块土地性质给它调整出来,帮助它补办相关的手续,但我们就是说在三调的时候,土地调整了,土地调整的时候,我们把这块土地给它调整出来,当然现在就是说没有指标,没有那个的话,我们确实没办法补办这个程序,三调就是说2020年。”

      在“三改一拆”行动中,部分违法建筑在符合相关条件后,可以按照要求暂缓处理,那么姚家村的休闲长廊又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呢?

      三门县沙柳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委员乔乔:“我们主要考虑到他是,我们这个目的就是他这个东西,拆了对老百姓带来什么样的一个影响,我们主要是从这方面来考虑。”

      三门县沙柳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委员乔乔:“我们打算就是说的,三调的时候把这块土地性质给它调整出来的山塘水面给它调整出来,转为建设用地,在补办相关手续,对它房屋质量进行鉴定,让它一个是合法,另外一个也是像这个东西,如果真正拆了的话,我们也考虑到村民民意的问题。”

      主持人:许教授,今天的案例,确实存在矛盾的两面,一边是村里的协议,一边是法院的裁定,一边是惠民利民的村级公益事业,一边是土地利用的政策和具体规划,那么这两方面存在调和的可能吗?

      评论:确实像你所说的,表面上看起来双方面都有道理。不过,在这里我要说两层意思,第一,法治优先。无论是什么样形式的土地利用,都要符合土地利用的政策和规划,村级公益事业当然重要,但也必须在村集体建设用地上实施,并且符合土地利用的各类规划。这个所谓的“游乐园”,违反土地政策,已经被法院裁定拆除建筑、退还土地,街道这边还能做出“暂缓拆除”的决定,很难想象,这是谁给的授权。第二,机会成本,一个违法的公益项目,是不是会阻碍了合法公益项目的出现?这也是我们要考虑的。所以,最终项目的存在条件,是有优先级的,在我看来,违法的就是违法,任何的理由和借口,都无法让其继续存在。

      主持人:那么在您看来,街道的管理方面,是不是有值得反思的地方?

      评论:关于这个,我想谈三点想法。第一,部门怎样协同,在国土部门这边,已经调查完成移交法院拿到裁定书的案子,城建办却“事实不清楚”“资料查不到”,显然部门间的沟通效率,我们要打一个问号。第二,司法如何尊重,法院已有裁定,新闻里我们也没有看到存在司法争议,没有申诉,但这样一个“最终结论”,到了街道还能给出暂缓拆除的“决定”,连裁定书也遗失了,有损法律尊严和部门的专业形象。第三,民意如何满足,画面上,我们也看到了,这个所谓的村级公益项目,显得有些冷清凋零。因此我们想问,这是百姓真正乐见和需要的公益项目吗?至少这个项目,离合理合法的“公益”之实还有相当的距离。

      主持人:近些年,我们看到各级政府都在鼓励发展村级公益事业,国务院、原农业部、财政部等相关部门,都曾经下发过通知,对于村级公益事业,也有相应的财政奖补措施。可是在这里,“公益”之名无法掩盖“违法”之实。或许这个项目,通过土地调整补办手续,有一定的合法化空间,但如果借“公益”的名目,就可以“先上车后补票”,那么就可能有“私利”搭上“公益”这趟便车。法治中国,法律“说不”,任何人都无权“说是”。严守法律底线,法治的土壤上,才能生长出公平共享的“公共利益”。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