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温岭:货物没进仓 运费谁承担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杨滟北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9日 10:41 阅读次数:74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近日,货运司机陈先生反映说,他在名叫运满满的app上接了一个从椒江到宁波北仑港的单子。运货期间,他一直按要求操作,但是最后货物还是没有及时进仓。事后,他也按照物流公司老板的要求把货拉回来,对方也答应会支付费用的,可现在老板却把责任推给他,不愿支付运输费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陈金标:他就是说写的是进仓两个字,就是说反正我们是电话沟通的嘛,在平台上600块钱。 我问他什么时候上货,他说19号下午四五点钟上货,然后我说卸货什么时候,他说卸货是晚上卸货,我说你晚上12点卸货都可以?他说可以,那边公司有人的。

      陈金标告诉记者,运满满app只负责分享货运资讯,司机接单后在平台付50元押金即可,等订单完成后,司机找交易方结算,并在平台申请退还押金。陈金标说,根据运满满发布的信息来看,对方要求晚上进仓,厢式货车,凭回单结算。自己的车刚好是厢式货车,满足对方要求。他也咨询了对方,进仓就是报关,这方面自己有过经验,于是,就接下了单子,并准时的在4月19号下午4:30分来到了燎源物流,到了才发现,原来燎源物流找他给别人运货。

      陈金标:他说不是在他这里上货,要到那个湖角村那边,厂里上。我就过去了,过去了还要在那边厂家等一会儿。货呢,大概上货上好就已经是6点多了,我上高速是6:40分了。走之前,那个厂家说你必须10点(当晚)要到,然后我说10点百分之百是到不了的,要么你换个车。

      陈金标说,前面的耽误,造成出发时间比原先与燎源物流约定的时间晚了近2小时,他开的是一辆老的厢式货车,时速在85码左右,无法保证能在晚上10点前准时到,于是,他把这一情况告诉了燎源物流老板。

      陈金标:他说你先开去,车开过去再说吧,这意思是说他这个是太平话吗?我也不着急嘛。

      随后,他开车上路了。为了满足厂家的要求,陈金标说,自己紧赶慢赶,最后在10点前到了宁波北仑港。

      陈金标:到宁波大概是九点二十几分钟下高速,下高速以后呢,他那个对方厂家,那个老板给我定位嘛,他进港的物流是南门的,他其实是西门进的,像它的那个物流园那么大的话,绕一圈,停一下车都是二十几分钟,结果呢,他要报关那个预约的单子,总共三个型号,一个型号一个单,也挺麻烦的,结果他厂家搞了5个单,5个单搞错了,就这样,我又不是熟练工,好像打工一样,也是第1次,所以时间就差几分钟,估计差个五六分钟就可以进了,结果晚了五六分钟,人家下班了。

      按照陈金标说法,虽然没有准时进仓有自己技术生疏的成分,但是更多的原因是厂家延迟了发货时间,并且提供了错误的物流园入口和有误的单据所造成的。自己也及时的和物流公司的老板说明了情况。

      陈金标:我后来不是在宁波打电话,我说进仓进不了了,那天晚上19号晚上,他说明天晚上可以进,他是这样的。

      记者:谁跟你说明天可以进?

      陈金标:就这个老板。货运公司跟那个厂家也是这样子说的,他说明天可以进的。反正小票都开出来了,不是发票,是排队的小票,我就在那边等,等到明天我也8点上班了,我就赶紧跟他说,他说你这个单子最后一天了。

      现场,陈金标拿出了厂家给的送货通知,通知单上约定的进仓日期是2019年4月14日到4月19日,也就是说,陈金标送货的19日这一天是进仓的最后一天。

      陈金标:他当时也没说今天是最后一天,都隐瞒了事实。是说了今天是最后一天,10:00上货,我根本不接这个单。后来进不了了,我打电话给那个物流公司的老板,他说那你怎么办,只好货拉回来,我说拉回来这个钱谁负责啊?我问谁要?他说问我要,所以说我跑来厂家,他说你问厂家要,厂家不给我,我也没钱给你,我跑到厂家,厂家说,我跟你没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叫你拉的,你自己找他呀。

      陈金标说,找自己送货的是燎源物流的老板李兵,进仓失败后让他把货拉回来的也是李兵,承诺付钱的还是李兵,可是现在李兵却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让自己找厂家结账,这根本说不通啊。对于陈金标的说法,燎源物流老板李兵认同吗?微信扫一扫。大民帮你跑。稍事休息,广告过后请继续关注节目(大屏:app订单)

      从订单情况和陈金标描述来看,他应该找燎源物流老板追讨运输费。随后,记者和随行律师尹丽萍陪同陈金标来到了燎源物流,找到了老板李兵。

      台州市燎源物流有限公司老板 李兵:发单是我发,我是帮他中介的,就介绍一下的。

      尹:这个平台如果发单了,平时是不是您来付钱,还是厂家付的钱?

      李兵:当然是厂家付的。

      尹丽萍:他和厂家没有联系,没有关系。

      李兵:怎么没有关系?货都到工厂去拉,怎么会没有联系呢?

      尹:那这个平台有什么用啊?

      李兵:这个平台不是有什么用啊,这个平台,就是告诉大家有这个货啊。

      陈:我问厂家了,厂家说跟我没关系,你自己跟他算。

      李兵:怎么会跟厂家没关系呢,这个货是他们发的。

      李兵坚称陈金标应该去找厂家算钱。同时,李兵表示,过错产生的责任都在陈金标,所以损失也该由他承担。

      台州市燎源物流有限公司老板 李兵:你自己时间赶到了,但是你进仓进不来。把时间耽误了。

      陈:你已经违约了。

      李兵:谁违约了?你自己货都到了,这个货叫你10:00到,你9:30到了,叫他(陈金标)去办进仓他不会办,把时间耽误了。问他叫他去怎么搞?他就坐在那边等,不会搞。填什么单子,我都跟他讲了,你把单子拿到这个窗户门口,专门有个平台,有个窗口的,你去问他,他不问。

      陈:你定位都定到南门去,南门到西门又是20分钟。

      李兵:你嘴巴上不会去问吗?我这个货应该怎么进?

      李兵认为,虽然厂家延迟发货时间,但是并没有影响陈金标准时到达目的地。反而是陈金标不懂得进仓的操作,最后才导致进仓时间延迟,而且自己还在订单发布的时候就注明了货物需要进仓。

      台州市燎源物流有限公司老板 李兵:他仓库10:00下班的,你9:20到了不管谁如果能操作的话,都会来得及。只要签单会了,这个下货晚一点没关系的。

      尹:那不管怎么说,法律上有个选任过失。你既然帮厂家选了这个人,你要保证他是会处理的,那你自己选了他。

      李兵:我问他,他说自己会处理的。

      因为双方都是电话沟通,事实如何,现在已经无法求证了。对于这起纠纷,大民随行律师尹丽萍从法律关系层面谈了自己的看法。

      大民随行律师 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 尹丽萍:首先要分析这个案件当中的法律关系,如果说物流公司是雇佣了陈先生来运这批货的,那么是一个雇佣关系,那现在根据本案的情况来看,他们之间不是一种雇佣关系,而是货物运输关系,是陈先生自己开自己的车,去运这批货,相当于是他接了这个单子。那么,陈先生和物流公司是形成了一种货物运输关系,他如果没有拿到这笔费用的情况下,他不能直接向厂家要这笔钱,因为合同是具有相对性的,他只能找物流公司,发单的这个老板要这笔钱。那关于到这个责任的问题就是双方都有各自的说法。那么各有各的说法的情况下,那么就涉及到一个责任分担的问题。然后说陈先生承担多少责任,这个物流公司承担多少责任,因为物流公司是对厂家负责的,就是他在选任这个陈先生运货的时候,也是有存在一个选任过失的,你选他的时候,必须要了解清楚他是不是会进仓,会不会导致这个最后的物流损失,那我觉得双方都是有一定的责任的。

      其实,这件纠纷正如律师所说,责任过错在于双方。陈先生在接单的时候,就应详细询问货物运输的详细情况以及自己能否胜任,而物流公司在选人的时候,也应该核实确认司机是否能够胜任,双方充分达成共识,才能确保交易的顺利达成,希望双方都能从这件事中吸取经验教训,避免类似纠纷再次发生。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