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临海:路边的垃圾堆放场

台州深观察 责任编辑:郭颖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6日 11:43 阅读次数:118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生活垃圾、建筑垃圾,我们每天都生产大量的垃圾。这些垃圾,如果得不到及时的处理,那就堆积成灾。在临海市沿江镇,有村民向我们反映,家门口有个垃圾堆场,有十多年了,垃圾常常堆积如山,散发的臭味影响了大家的生活。来看记者报道。

      眼前的这个矮房子,就是村民所反映的垃圾堆放场,墙上隐约能看出写着“沿江环卫”四个字。这个垃圾堆放场,位于临海市沿江镇长甸村的村口,紧邻104国道,占地面积两百平方米左右,与灵江只隔着一堵围墙,距离最近的一处民房也仅仅约20米。

      临海市沿江镇长甸村村民:“反正离这么近肯定很臭的,我们都没法开门。我们都无法开门,有的时候本来可以在外面吃饭,走一下逛一下。很臭的,离这里这么近。”

      此时,垃圾没有堆放在垃圾房内,而是在场地上露天堆放着。塑料袋、泡沫箱、厨余垃圾,建筑垃圾,甚至工业垃圾,这些垃圾堆在这里,在如今30多度的高温天气里,散发出阵阵酸臭味。场地上,污水横流。

      临海市沿江镇长甸村村民:“都是人家住在这里的,都是居民老百姓,住在这个垃圾场两对面。这里是洗车的,人家都说太臭了,这里吃饭也是一样的,他们家吃饭都是一天到晚关门的,有客人过来,开着都受不了,垃圾场在这里太臭了。”

      当地村民告诉我们,垃圾场露天堆放着,气味大,风大的时候垃圾就满天飞,吹得马路上到处都是。不仅如此,这个垃圾场,平时清理的频率也很低,十天半个月才轮到一起清理,也很少能清理完,垃圾越积越多。

      临海市沿江镇长甸村村民:“都不太运的,堆得好多。上次倒得太多,有个人太气了,就一把火点着了,有警察过来。当时这一大片都冒烟的,不知道多臭。”

      村民们说,这里原先只设置了垃圾房,如今垃圾却占满了整个场地。在现场,我们看到有一辆黄色的铲车正在把场地上的垃圾往垃圾房外的垃圾堆推,理成一堆后,垃圾叠得越来越高,几乎与垃圾房的屋顶齐平。

      铲车司机:“要弄成一堆,要弄成一堆才能拉出去啊。(就是每天都是这种情况吗,大家不会把垃圾倒成一堆,就这里一堆那里一堆?)对,他都不会倒成一堆,就随便倒。我们要把它(垃圾)推到一起。”

      这个垃圾场的垃圾装车清运,同样也是这个师傅负责。他告诉我们,垃圾每天都只有少量清运,这里堆放的只会越来越多。

      铲车司机:“这个垃圾都是越来越多的,反正也是运不完的。电厂(垃圾焚烧厂)那里又不会随便你倒,每天也都运不完。沿江镇一天六七十吨垃圾,每天只能运20吨出去,怎么运得完?每天都要存一点,每天都要存一点。”

      就在这时,有环卫工人拉了几桶垃圾倒在空场地上。

      环卫工人:“几桶的话,有时两桶,有时也说不准的。你是专门清理垃圾的吗?这不会的,我扫过来就有,没有就没有。”

      环卫工人告诉我们,她负责道路清扫,每天路上清扫的垃圾少则两桶,多则四桶。而对他们来说,只要把垃圾运到垃圾场,也不要求集中倒到垃圾房中。就这样,垃圾越来越多,垃圾场越来越大,原本的垃圾房远远满足不了垃圾的堆放。

      临海市沿江镇长甸村村民:“实在是不好,一点点的小垃圾场为了百姓方便倒倒,又能及时运走就好一点。它这个倒着这么长久,总是积得跟山一样,堆积成山啊,给老百姓的健康也带来很大的危害。”

      那么,这个垃圾堆放场里的垃圾为何会越堆越多,垃圾场平时是否有人管理,事实是否像村民说的那样,垃圾很少清运呢?

      临海市沿江镇副镇长周辉:“真的是没有办法。市级层面的,集中的东西,焚烧的基本上没有。比如说沿江,就给我们一天20吨的量进垃圾场。我们每天产生的量在80到100吨左右,因为我们有这么多的企业了。还有60吨,就每天60吨60吨的存量存下来,根本就没法弄。你说填埋吗,我们这里也没有地方。”

      20吨的垃圾清运量,对于沿江镇的垃圾清理而言远远不够。周辉表示,这样的量,根本无法保证镇里每个垃圾堆放场的清运频率,只能艰难周转。

      临海市沿江镇副镇长周辉:“你说如果这里每天20吨20吨的运出去的话,其他地方就动不了了。所以我们就只能应急地其他地方看看,确实老百姓反映很强烈的,我们就尽量安排过去,每天运个20吨。20吨实际上就是杯水车薪,实在是太少了太少了。”

      周辉说,由于这个垃圾堆场周边群众反映多,2019年两个季度以来,他们对这个垃圾堆场的临时应急清理也有多次,问题应急性地解决,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临海市沿江镇副镇长周辉:“这个场子我们已经应急地清了三次左右了,全部清完的。量这么多啊,一下子都堆回来了。包括我们全镇应急的,都有清过好几次,不是说不重视,这是个老大难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想办法解决。”

      由于靠近104国道,与灵江距离相近,这个垃圾堆场在垃圾无法及时清运的情况下是否容易对周边水体、公路等造成影响呢?

      临海市“五水共治”领导小组河长制办公室专职副主任陈其辉:“尽量把能运的及时运掉,另外不要堆在外面,能往里面就放在里面,尽量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周辉告诉我们,这个垃圾堆场是长甸一村、二村、三村三个村的垃圾临时堆放场。那么,当初这个临时堆放场为何设在这里,是否合理呢?

      临海市沿江镇农业办公室主任朱康:“一个马路沿线的影响美观,第二个垃圾场在马路边上的话,偷倒的情况都没法制止,他们偷倒太方便了。这个在江边的,本来就是要取缔掉的,就是现在选址这个问题一直难在那里了。(当时选址是怎么定下来的)这个选址蛮早了。当时这里是三个村,长甸一二三三个村联合选的,具体他们是出于怎么样的考虑呢。我们也不太清楚。”

      那么,当初这个垃圾堆放场的选址到底是如何考虑的呢?记者找到了当时长甸村所在片区的相关工作人员,了解情况。

      原片区管理员冯尚联:“10年还是09年的。这个时间差不多,当时是要求必须要建垃圾场,里面的路都是没办法,如果要运出去,要从村庄里过运出去,放里面的话,而且里面都是良田,包括高速公路、铁路都还没有修建的,都全部是良田。要路过村庄,垃圾要运村庄里面过又不可能,就只能是建马路边。”

      据了解,长甸村一面是国道,村庄另外三面都是良田,属于土地保护的红线范围,因此当时选址时,三个村协商考虑将垃圾堆场放在了村口的国道边。那么,这里的土地又是什么性质呢?

      原片区管理员冯尚联:“这边都是江边的滩涂,原先是三村的,长甸三村的。(什么土地性质,农地还是建设用地呢?)不是农地,原先的江坝地。”

      冯尚联说,当时政策要求每个村必须建设自己的垃圾堆场,长甸村又没有更合适的地方,便将垃圾堆场选在了现在的位置。

      不过,据了解,在当时的政策环境下,在沿江镇有不少垃圾堆场都将位置选在了灵江以及104国道沿线。目前,考虑到对环境的影响,沿江镇计划对沿灵江边的垃圾堆场进行逐一拆除。

      临海市沿江镇副镇长周辉:“当初选的很多的都是建在这个马路旁边。那么经过发展,放在马路旁边的垃圾场确实不适应我们这个环境发展,也对整个环境陆续产生影响,那么我们也在拆,在拆了。剩下的几个呢确实比较特殊,确实没地方去,叫村里选址又选不出来。今年呢,我们镇里也打算呢把沿线的道路沿线的,国道省道沿线的全部拆除掉。”

      那么这样一来,村庄里的垃圾将何去何从,如何处理呢?

      临海市沿江镇副镇长周辉:“要求他们把垃圾放在自己门前的垃圾桶里去。这个垃圾桶配上去呢,尽量大一点,让他们把垃圾不要弄到别的地方去了。这个跟上去以后,我们整个垃圾处理也跟上去。原来一天一次啊两次啊,我们也密集地去处理,一天巡,一个巡一个处理三次四次,密度跟上去。我们市里的焚烧厂上了以后,垃圾处理也能上的去。我们镇里也将选址建垃圾的压缩中转站。这么双管齐下的话,我们沿江的垃圾问题应该也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的。那么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尽量把这个问题处理好。”

      这样看来,目前这些临时垃圾堆放场就成为现阶段一种无奈的选择。而这样的现象要想得到彻底的改变,则要等到今年10月份试运行的临海市垃圾焚烧发电厂二期工程。

      我们查询了一下过去的公开报道,涌泉镇一天只能有20吨垃圾允许进焚烧厂,而桃渚镇只有30吨,今天我们看到的数字,也是20吨,现在看来,临海对于乡镇的垃圾,采取的是“流量包月”模式,超过规定数值,就会被“断网限流”。这也是临海各地,垃圾无法及时清运的原因。垃圾处理难,各地都存在,但临海这种压力向下分配传导模式,就是以堵代疏的办法,这一堵,堵住了乡镇垃圾外运的通道,也蒙住了发现问题的双眼。显然,这样的办法既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也容易造成垃圾堆放的二次污染。节目的最后,我们看到临海垃圾焚烧发电厂即将投入运营,的确,解决垃圾问题,还是要依靠现代化处理设施的大规模建设与运行。而源头上的控制,也势在必行,垃圾的分类减量,需要我们持之以恒,久久为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