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临海:环保夜查:死灰复燃的“三无”作坊

台州深观察 责任编辑:杨滟北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8日 14:09 阅读次数:142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来看系列报道《守护青山绿水》,今天,我们聚焦临海市汛桥镇,据群众反映,当地有几家企业,趁着夜色直接排放未经处理的废气废水,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本周,生态环境部门来到临海汛桥开展夜查行动,看看他们是否存在环境违法问题。

      浙江景耀休闲用品有限公司,位于临海市汛桥镇的,是一家办了16年的老企业。12月23日晚,环境执法人员对这家企业进行了突击检查。走进厂区,可以看到不少待加工的座椅原部件堆放在道路两侧,晚上八点钟,加工车间依旧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走进酸洗车间,工作人员正在加工作业,一股酸味扑鼻而来,。

      台州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队队员王俊潇:首先第一步,他的废气需要收集。这里的味道还是蛮明显的,这里的酸味还是有一些的,有烟白烟还是有一些的。

      在酸洗车间外,我们看到了用于收集处理酸性废气的设施,电机已经生锈,本该正常运转的环保装置毫无声响,处于停运状态。

      台州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队队员王俊潇:酸洗的废气喷淋,酸洗不是酸性的嘛,要放这个碱去喷淋,碱要放进喷淋里面去,他现在电机也没有开。相当于他这个废气处理设施就是停运了,本来这个碱性的加进去跟它酸性的废气要中和一下,但是他电机没开。

      据了解,该企业所排放的污染物分别为酸洗工序产生的酸雾废气和清洗工序产生的废水。除了废气处理设施没有按照求正常使用外,在检查当晚执法人员还发现,企业废水在线监控设备还未经验收,调取当日历史数据显示废水PH值略有超标。企业日常废水处理设施是否按照要求运行,当地环保部门将做进一步调查。

      台州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队队员王俊潇:我们标准(ph值)设定到9,他现在有些是9点多也是有些略微的超标。水样也采一下看一下。

      环保部门针对检查情况对该公司废气处理设施未运行的违法行为将依法立案查处,并将根据有关规定移送公安机关行政拘留。

      晚上10点,记者跟随环境执法人员来到汛桥镇104国道边的一家洗砂作坊,

      远远的就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走进去后发现加工作坊里一片漆黑,现场两个大的蓄水池正不断往外溢水。作坊内污水横流,道路泥泞不堪。

      在与作坊员工的沟通中我们得知,这是一处“三无”清洗砂粒加工点,在此生产了两个多月时间。

      搞砂子砂子清洗。这什么砂子

      我们才干几天,我们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我们才干几天。

      你平时都是怎么做的,做些什么。

      我们就是看着这些机器,机器坏了停掉就好了,修都是老板修。

      这沙子是怎么洗的

      那边有机床。

      用水冲的把脏东西冲掉,好的就可以卖了。

      脏东西都冲到哪里去呢?

      那个大池子里面,我们都是循环水在用。

      在现场我们看到作坊分室内室外两个区域。露天加工区占了三分之二,地面上有几座沙堆。除了加工设备,作坊内最多的是各种沉淀池,大大小小有五个,路面还有用铁板覆盖的一圈水沟。

      台州市生态环境局临海分局环境监察大队队员林叶昂:我们进来发现这个企业应该是没有批的项目,是违法的。在洗砂的过程当中产生的污水,就是他洗砂之后遗留下来的废渣不按照规范处置,包括废水也一样会对外环境造成环境安全隐患。

      该作坊地势低洼,前几天又连续降雨,厂区内有不少积水,执法人员发现该作坊没有明显的排水功能。

      台州市生态环境局临海分局环境监察大队队员林叶昂:所以我目前也在寻找这一块,他这个厂区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排水的?第二个他的生产工艺也是一个废砂,里面可能提炼一些金属废金属,用水量是比较大的。我看到在他厂区北面的地方是打了一口地下井,从地下井取水,这是一个进水方式,出水的方式我们现在还在看。

      随后,工作人员撬开雨水沟的盖板进行检查,发现沟里有两根粗管。

      执法人员:这个是什么沟?

      工作人员:水泥沟。

      执法人员:自己砌的吗?防渗有没有做?我说防渗有没有做?

      工作人员:防渗我们也搞不清楚,老板搞的。

      执法人员:这两根管是到污水管网去了吧?

      工作人员:打到池子里面。

      执法人员:哪个池子?

      工作人员:就边上的这个池子。放水的那两个池子。打到那个里面水澄清了之后再过来。到这个大池子里面。

      执法人员:你一直沉淀水能循环用吗?

      工作人员:就是不够了,我们就停了呀。打清水沉淀了用。

      现场工作人员一直表示,整个洗砂过程中水都是循环利用,不存在污水外排的问题。

      执法人员:我问你一个事情。你往里面补水,遇到下雨天,你的水排到哪里去?你这个水为什么没有满上来?

      工作人员:下雨我们就不补水。下雨天了不补水,不下雨了再补水。

      执法人员:那你这个水消耗量有那么大吗?水哪里去了?

      工作人员:水就在沉淀池里沉淀。

      执法人员:水不会沉淀,沉淀的是你固体废物。你水不可能是一直循环的。

      工作人员:就是循环的。池子脏的太狠,我们就停了。沙子是吃水的。这个东西消耗水干沙子消耗水。天气热,机器蒸发。

      是否存在暗管,或者是固定泵直接通到场外的,执法人员一直在雨中进行检查。

      夜已深,现场无照明,检查工作难以开展。第二天一早执法人员再次来到该加工作坊。此时,作坊老板也已经在现场。据他自己介绍,这个砂洗场地是向隔壁的涂料厂租来的,总面积约3500平方米。

      加工点老板:十几万半年,租了半年。我就干了两个月,4个月都是停。四个月前我就是场地租过来,放了一些砂子,机器也没有。买了几台破机器二手的机器试试看。

      老板承认加工作坊没有办理过任何的审批手续,因为以前从事过这个行业,所以想着重操旧业。

      执法人员:你这有经过审批吗?有什么证件吗?

      加工点老板:我也不懂,我也是刚开始干,装了一个多月机器就是生产了这么一些东西就来了,就停掉了。

      执法人员: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子冒着风险来做这个事情?

      加工点老板:我说没事干就想试试,结果就成这样了。

      据老板说,室内加工部分主要对原料进行冲洗过滤,将塑料碎屑和金属碎屑分离。金属碎屑作为成品进行贩售。剩下的部分,在室外加工点再进行过滤分离,将其中优质的沙拿来贩售。我们在现场看到,五个沉淀池中,洗砂后留下的废渣接近满溢。

      执法人员:这些剩下的废渣怎么处理?

      加工点老板:这个东西也卖不掉,不然我也不会丢在这里,以前都好卖的现在没人要了。

      环保执法人员根据该加工点生产项目未经环保部门审批、擅自投入生产的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查处,并查封了生产设备和配电箱。

      台州市生态环境局临海分局江南所副所长冯京涛:严厉查处这种非法“三无”加工点。目前我们在这个厂区的各道工序水沟蓄水池进行了采样,接下来我们回去分析以后对他的特征指标有一个了解,然后再结合下一步的证据查处,查出它的渗漏点,可以进一步的对它进行处罚处置。

      记者了解到,这个加工区域曾出现过一家洗砂作坊,被环保和当地乡镇查处,没想到再次“死灰复燃”。

      临海市汛桥镇副镇长李伯军:(为什么第二家又存在了呢?)他这个就是说我们主要是他的隔壁租赁方没有及时的跟我们沟通,我们接下去还是要加大这个查处的力度,加强执法的力度。坚决的给这些非法企业无处藏身。

      李伯军表示,接下去汛桥镇会联合环保部门对该镇范围内的企业进行大排查,杜绝该类情况的再度发生。

      临海市汛桥镇副镇长李伯军:第一个方面,我觉得我们要求租赁方,不给对方把关,这一块要加强,必须要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必须要有和相关的环评手续。另外一块就是说我们接下去还是要做好隐患排查,及时地排查。类似的情况坚决要杜绝。

      杜绝是什么意思?用堵塞的方法彻底制止,这就是杜绝的解释。在我们看来,“杜绝”这个词,不应该出现在环保执法场景当中,因为单纯靠环保执法,污染“杜”不住,也“绝”不了。当然,我们并不是说,环境违法无法遏制,不能根除。只是,大禹治水,用堵的方法,即使勤奋到“三过家门而不入”,也未必奏效,环境治理,如果只有环保执法的“检查”、“严打”,却没有产业转型升级,去粗取精,那么结果就是“正规军”输给“游击队”,一次次地灭火,却又一次次地死灰复燃。随着后工业化时代的到来,经济的发展模式,要逐渐走向高端化、智慧化、生态化,任由低端产业继续苟延残喘,短期看保住了经济总量,却错失了发展机会,把未来的舞台拱手让人。所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不妨自上而下,多算大账、算长远账、算民生账。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