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台州在线 > 

奥运史上七位和健全人同台竞技的残疾人

责任编辑:xixi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08年08月25日 09:44 阅读次数:383次
    字号: T | T

     

    木腿英雄 乔治·艾塞尔

    困难指数:9

    辉煌指数:10 

           残疾人象普通人一样搏击奥运会会的历史远比我们现在所能想象的早。早在一个多世界之前的1904年,当时在美国圣路易斯举行的第三届奥运会历时长达四个半月,还是世界博览会的一部分。但有一位美国体操运动员让全世界永远记住了他:乔治·艾塞尔。这位德裔美国选手生于1871年,不幸在一场事故中左腿被火车碾过后截肢。

            1904年乔治·艾塞尔参加了圣路易斯奥运会的体操比赛,并在六个项目中都夺得前三名,包括:跳马、双杠和爬绳比赛的冠军、鞍马和四项混合赛的亚军、单杠的季军。圣路易斯奥运会也开创了给前三名运动员颁发奖牌的传统,因此乔治·艾塞尔一举赢得的六枚奖牌既是体操史上的第一次,也是奥运会最为特别的一段历史。

            当时的体操比赛有一个如今已不再采用的项目叫爬绳,运动员必须爬上一根结在室外场地柱子直的14米长的绳子,他们只能用手攀爬,同时两腿必须并拢努力伸展成笔直的“L”字型。你能想象艾塞尔夺冠的成绩只用了7.0秒种,而且他的左腿还是木制的义肢么?

            乔治·艾塞尔作为参加健全人奥运会的残疾人先驱,将永远在奥运会历史上占有不可磨灭的一页,而他的成就今后恐怕也很难再被人复制。

    [CUTPX]

    独臂球王 赫克托耳·卡斯特罗

    困难指数:6

    辉煌指数:8

            今天全球数以亿万计的足球球迷们恐怕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生于1904年11月29日、卒于1960年9月15日的赫克托耳·卡斯特罗代表着乌拉圭足球一页光辉的历史。当他年仅13岁时,一次意外的电锯事故使他失去了整个右前臂,后来在足球场上他因此而得到一个绰号“独臂人”。

            但是残疾并没有扑灭卡斯特罗对足球的热爱,他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的球队中迅速成为主力,随后以精湛的球艺被选入乌拉圭国家队。在1920年代那个现代足球刚刚开始繁荣的时代,乌拉圭足球代表着世界最高水准,卡斯特罗的入选足以证明他在当时的球场上令其他健全人也望尘莫及。

            1928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的奥运会第一次确立了希腊队第一、东道主最后的运动员入场仪式。而乌拉圭人印象最深的则是,卡斯特罗和他的队友们在这届奥运会上以超群的实力轻而易举地夺得了足球金牌。

            随后在1930年首届世界杯赛上,乌拉圭队在雷米特金杯上刻下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冠军的名字。在1930年7月18日首场小组赛对秘鲁队的比赛中,卡斯特罗第65分钟的进球不仅帮助主队一球获胜,且使他成为在世界杯赛上首位进球的乌拉圭球员。而在决赛对阿根廷队的第89分钟,又是赫克托耳·卡斯特罗一脚犀利的射门将比分锁定在4-2。仅凭这两粒进球,“独臂球王”将永远写在乌拉圭足球的功劳簿上。

    [CUTPX]

    佝偻竞走王 托马斯·格林

    困难指数:7

    辉煌指数:7

            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穿着宽松的运动服在马路边行走的中年男子怎么看也不象是奥运会冠军吧?从照片上你也无法看出其实他的两腿长度并不一样吧?然而他却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奥运会冠军,他为英国拿到了第一枚竞走项目的金牌,那一年他38岁。

            托马斯·威廉姆·格林1894年3月20日生于英国,出生后不久就患上了小儿佝偻病。长大后,格林在参军服役时又被马匹压伤导致残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还曾三次受伤。

            但战后回到英国,意志顽强的格林练起了他从小喜欢的竞走。功夫不负有心人,其貌不扬的格林竟然获得了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参赛资格。正是这一年夏天,年已38岁的托马斯·格林迈着他长短略有差异的两腿走过洛杉矶街头,他总共花费了4小时50分10秒2走完全程,出人意料地摘取了男子50公里竞走的金牌,成为英格兰人的黑马英雄。

            终其一生,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是托马斯·格林参加的唯一一届奥运会,但这块来之不易的金牌已经足以使他留在英国的田径史册上。奥运会后,格林又回归他的日常生活。他于1975年3月29日逝世,享年81岁,他的周围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和善安静的老人曾经创下过如此辉煌的业绩。

    [CUTPX]

    单掌枪神 卡洛利·塔卡茨

    困难指数:7

    辉煌指数:8

            残疾人参加健全人奥运会已经极不容易,能够赢得奖牌甚至夺取金牌就更是难上加难,而竟然有人做到了蝉联两届奥运会冠军,你信不信?他就是来自匈牙利的神枪手卡洛利·塔卡茨。

            卡洛利·塔卡茨并非天生残疾,甚至他的左手射击术也是被迫练就的。这位匈牙利运动员同样是战争的受害者,在1938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在战争中被炮弹炸断了右手,使原本习惯用右手的他后来被迫用左手练习射击。但卡洛利·塔卡茨竟以超人的毅力练成了无敌的左手神射术,在1948年伦敦奥运会和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上,他蝉联了手枪速射奥运会冠军。

            或许有人以为手枪射击比赛并不需要使用双手,但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既要承受人类有史以来最残酷的战争带来的巨大创伤,又要被迫改变过去的习惯,仅是这份顽强拼搏重回赛场的意志力就令人深深钦佩。卡洛利·塔卡茨赢回这两枚奥运金牌,使他从此成为匈牙利人顽强不屈的民族精神的代表之一。

    [CUTPX]

    瘫痪舞者 利斯·哈特尔

    困难指数:8

    辉煌指数:9

            1952年芬兰赫尔辛基奥运会的残疾英雄不止匈牙利神枪手卡洛利·塔卡茨一人,还有一位女中豪杰更令人叹为观止。她就是丹麦马术运动员利斯·哈特尔。

            利斯·哈特尔生于1921年3月14日,当她来到奥运会盛装舞步赛场上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参赛时她的下肢处于麻痹瘫痪状态,却仍然夺得该项目的亚军。

            在1952年的赫尔辛基奥运会上,31岁的利斯·哈特尔是少数有幸参与奥运盛会的女运动员,而她的项目比其他女选手更加特殊,马术盛装舞步比赛首次允许女骑手参赛,利斯是第一批与男骑手们同场竞技毫不逊色的女运动员。

            1944年,23岁的哈特尔在怀孕期间被确诊患上了脊髓灰质炎,当时她几乎完全瘫痪。从怀孕后期开始,利斯坚持进行恢复性运动,几个月之后她的肌肉开始恢复部分功能,但是膝盖以下仍然麻痹状态。经过三年艰苦的康复训练,利斯终于可以开始参加马术比赛。1947年她参加了斯堪的纳维亚女子花样马术锦标赛,并一举夺得第二名。比赛结束之后,利斯在马背上接受了全场观众的起立欢呼和来自队友的致敬。

            1952年芬兰赫尔辛基奥运会上,她如愿以偿成为丹麦马术队的一员,在上、下马仍需要别人扶持帮助的情况下,利斯·哈特尔坚持完成了全部比赛,并且赢得了盛装舞步比赛的银牌。四年后在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上,她以超人的意志再次夺得银牌,在奥运会马术比赛史上写下了传奇的一页。

    [CUTPX]

    轮椅箭侠 奈罗莉·菲尔霍

    困难指数:7

    辉煌指数:6

            与乔治·艾塞尔的三金壮举时隔整整80年之后,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另一届奥运会上又出现了一位残疾运动员的身影。1944年8月26日生于新西兰的女射箭选手奈罗莉·菲尔霍闯入了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赛场。与所有竞争者不同,腰部以下半身麻痹症的奈罗莉必须坐在轮椅上完成全部比赛,轮椅局限了她的瞄准高度和射箭姿态,但她那坚毅的眼神和专注的表情令人丝毫不怀疑她的能力。

            在洛杉矶奥运会上,奖牌、掌声和鲜花与奈罗莉·菲尔霍无缘,她最后获得的名次是第35名。但她赢得了无数人的尊重和鼓励,人们用敬佩的眼光追随着她的每一箭。无论在奥运会的历史上,还是在目睹了这位轮椅箭侠全神贯注比赛的人们的心目中,奈罗莉所达到的高度绝不比任何健全人差。

            尽管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没能赢得奖牌,奈罗莉·菲尔霍以首位参加夏季奥运会的截瘫运动员的名义被载入了奥运史册。她的职业最高荣誉是在1982年的英联邦运动会上夺得射箭金牌,同样是与健全选手同场竞技。

            曾有人问奈罗莉,坐在轮椅上射箭是否有助于提高稳定性,她诚实地回答道,“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机会试过站着射箭。”

    [CUTPX]

    失明跑者 马拉·鲁尼恩

    困难指数:9

    辉煌指数:6

    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残疾人勇攀奥运高峰的动人故事来自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美国田径女将马拉·鲁尼恩在女子1500米跑的赛道上演绎了一幕现代“乔治·艾塞尔”式的赞歌。

    鲁尼恩从9岁起视力就大幅下降,最后只剩下眼球的边缘部分略有一点点视觉,在视力测试中接近于盲人。但她却拥有田径运动员的天赋和过人的毅力,无论是视力缺陷、还是膝盖和足部的伤痛,都挡不住她实现参加健全人奥运会的梦想。

    马拉·鲁尼恩曾经获得过两届残奥会田径冠军。在1992年巴塞罗纳残奥会上,她一人独得100米、200米、400米跑和跳远4枚金牌,堪称残奥会上的欧文斯。4年后在亚特兰大残奥会上,她成功卫冕100米女飞人的称号,并勇夺女子七项全能金牌。这位飞毛腿立志参加健全人奥运会,于是转而攻克美国女子水平并不强的中长跑项目,并在2000年7月份的美国奥运选拔赛上获得1500米跑第三名,如愿赢得了悉尼奥运会参赛资格。

    在悉尼奥运会正式比赛上,鲁尼恩的视力给她造成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她无法看清楚跑道,身旁快速奔跑的对手在她眼里只是一些颜色各异的条纹。她也难以准确控制自己的速度,只能依靠模糊地分辨对手的发色来调整战术,因而错过了直接晋级半决赛的机会。但鲁尼恩还是以第七名的最好成绩身份进入了女子1500米半决赛。尽管与奥运奖牌无缘,但鲁尼恩却成为有史以来最受人尊敬的奥运选手之一,可以说她来到奥运赛场这一成比之冠军金牌毫不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