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台州在线 > 时政

台州韩喜球成我省唯一获奖女科学家

台州在线 责任编辑:台州在线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08年12月02日 09:29 阅读次数:63次
    字号: T | T

    记者翻拍的全家福

      早报讯 “第五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 昨天在北京揭晓,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以下简称“国家海洋二所”)研究员韩喜球是浙江唯一获选的女科学家。

      现年39岁的韩喜球来自浙江台州路桥。2007年1月8日,在历时220天、六个航段的中国大洋第19次考察中,韩喜球作为首席科学家,“领航”第三航段的科学考察任务。在那次行动中,全球首次在西南印度洋发现热液喷口(本报曾作报道)。

      在韩喜球之前,中国数十年的大洋科考中没有女性担任首席科学家的先例。

      “第五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 共评选出5名获奖者和5名提名奖获得者。获得本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的是: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研究员韩喜球、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杨启华、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研究员谭文、南京理工大学电子工程与光电技术学院教授车文荃、西北工业大学航海学院环境工程系教授盛美萍。

      老父亲眼中的科学家女儿

      “女儿是我的骄傲”

      在路桥老家,拥有四个千金的老韩,曾经还被邻居耻笑没有儿子。可如今,老韩家的大女儿成为了明星人物,她就是刚刚荣获第五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中国首位大洋科考首席女科学家韩喜球。

      因为韩喜球夫妇还在北京,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昨天晚上,记者找到了他们在杭州的家,听韩喜球的父亲说女儿的故事。

      开放的家庭教育

      老韩今年68岁,韩喜球是她的大女儿。对于女儿成为首席科学家,老韩连说“无心插柳”。

      “她读书那会,我们整天忙着在外面打工,哪有空去管。一个女孩子家,随便她发展了。”老韩笑呵呵地说。女儿的成绩也就中等偏上,不过读书非常自觉。“作为老大,她没让我们操什么心,很独立。”

      高考结束后,韩喜球没和家里商量,就报考了成都地质学院地质学系。“毕业后读研,然后来海洋二所工作。我也不知道她整天研究些什么,突然有一天她就成为了首席科学家,我都懵了。”老韩说。

      老家靠海,这可能是女儿喜欢研究海洋的原动力。老韩说:“可能是我们对她的开放教育让她有了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她现在对儿子的教育也很开放。加上一年中总有几个月出海,现在对儿子简直有点溺爱。不过我的小外孙很争气,脾气、性格都不错。”

      老韩说,有一次韩喜球结束印度洋科考任务回来,特地精心制作了一个简单易懂的科普PPT,到儿子的学校给小学生作了一次讲座。“讲座很成功,外孙开心死了,回家拼命夸妈妈。只要儿子开心,我女儿就什么都好了。  

      生活十分“随便”

      老韩说,女儿虽然在科研上十分固执,很严谨,但在生活上很随便,喜欢乱摊,几乎从不打扮自己。他回忆,有次去参加国际会议,晚上对方举办招待酒会,女儿穿得十分普通就去了,最后外国科研人员实在忍不住,向她提了意见,还建议她要买几件名牌“装点门面”。说起女儿的这件糗事,老韩笑了,不过笑容里还掺杂着淡淡的心酸:“没办法,她太忙了。除了出海研究,就是搞科研,写论文,查资料。夫妻俩都是研究地质的,一个海上跑,一个地里钻,根本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 

      老韩几乎成了韩喜球夫妻俩的大管事,除了帮忙管孩子,甚至还要包办家里的装修设计。走进韩喜球家,首先跃入眼帘的是一个大鱼缸,这是韩喜球丈夫的最爱。书房里不仅放着科研参考书,还有不少科幻小说以及时下最流行的盗墓笔记。书柜另一边放着龟壳、贝壳之类的摆件,以及一个船舵造型的挂钟。“这些都是女儿出海后带回来的。”

      出海联络靠网络

      在韩喜球之前,中国数十年的大洋科考中没有女性担任首席科学家的先例,韩喜球曾经说,并非中国没有优秀的女科学家,而只是出于客观条件的限制。“考察船上条件比较艰苦,我上去看过。不过她从来不叫苦,回家也只说些海上的趣事。”

      韩喜球每次出海至少要两个多月,这时候和家里联系就靠船上的局域网,不过一天只有两次定时能跟外界交换信息,因为通过卫星传输,价格非常贵,每次联络,都要算好时间,在摄像头前等。“女儿很宠儿子,每次聊天,大部分时间都给儿子介绍周边的环境,这对孩子也是个很好的教育。”

      老韩说,女儿身体不错,对海上生活也挺适应。“有一次碰到台风,一船的男人都吐得一塌糊涂,她却没有一点晕船的迹象,就是抱怨没有绿色蔬菜吃。”说到这里,老韩突然叫道:“他们明天就要回家了,我要记得买些绿色蔬菜,海上吃不到,外面吃不好,在家就要多吃点。”

      记者印象 她是个开朗美丽的女科学家

      最早见到韩喜球是在2006年早报举办的“小学生海洋科普夏令营”活动中,她和我是台州老乡,第一次见到她,完全没有女科学家刻板的感觉,美丽、大方、还满脸微笑,让人不由自主想亲近。光看外表,让我很难把她和艰苦的科学探索联系起来。

      科普活动安排了韩喜球给小学生们讲解海洋世界的奥秘这堂课。讲课本来计划1个多小时,但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小学生和家长们听得津津有味,韩喜球也是一直脸带笑容,饶有兴致地回答小学生们提出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科普活动后,有一名小学生悄悄地告诉我,“那个科学家阿姨的声音特别好听,好像清脆的黄鹂在明媚的晨光中歌唱。”

      韩喜球曾经担任首席科学家的科考活动。远洋考察船一旦启航,用船员们的话说,是“流血流汗、掉皮掉肉”。印度洋上烈日当空,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甲板被烤成了烫板,40℃到50℃的高温,在甲板上走路都很困难,何况还要进行各种试验操作。韩喜球曾经说过一句话:“我首先是科学家,其次才是女人。”(洪慧敏 岳雁)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