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已太远》

大型电视连续剧《明日已太远》改编自英国世界名著《呼啸山庄》,由中国著名女演员李芯逸担任第一主角,嘉娜·沙哈提担任导演。该部剧作被称作中国电视剧“拿来主义”的首次实践。
主演:李芯逸 王小毅

  第一集

  卫仁杰在返乡的路上梦到自己13年前已经去世的儿子卫天熙,于是中途停车到天熙墓地看望。结果在墓碑后面发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叫花子。卫仁杰见他跟去世的儿子很相像,于是把他带回府中。到了家中,全家吃团圆饭。卫仁杰把小叫花子也带到了饭桌前,在席上让家人见了他,卫仁杰妻子慈云也对这个小叫花子感到莫名的亲切感。但是天照嫌弃小叫花子,故意捣蛋在面饼中包裹一只螃蟹壳给小叫花子吃,结他一口压下去,满嘴被螃蟹壳扎得都是血,一怒之下拿起碗砸向众人,把大家都吓到了。殊蔓于是也与小叫花子结了怨。饭后卫仁杰命令下人给小叫花子全身收拾得干干净净。

  卫仁杰与妻子都觉得与这个孩子很有缘,于是决定把他留在府中。但是府中的其他人依然把他当成下人,让他干活,还住在下人房,穿下人的衣服。无奈府里下人的衣服都太大,于是淑琴提出让他穿天照的旧衣服。天照得知小叫花子穿了他少爷的衣服,处处和他作对,殊蔓看他也很不顺眼。小叫花子在府中干活利索,但就是不开口说话,大家还以为他是个哑巴。

  几天后,卫仁杰带着收拾干净的小叫花子去镇上给他做一身新衣服。慈云担心卫仁杰对捡来的小叫花子太过关心,会找来亲侄子天照心中的不满。

[page]


  第二集

  淑琴看到卫仁杰给小叫花子做的新衣服,以为是给天照做的,还兴奋得拿着让儿子试穿。结果管家说漏了嘴,天照得知衣服不是给他做的,而是给小叫花子做的,生气地破口大骂。卫仁杰深知自己疏忽了对侄子的关心,之后只是耐心教育了天照要端正品行,不要轻易冒犯别人。

  天照和殊蔓在府里玩的时候碰到了端着酒坛子的小叫花子。天照使坏踢了他一下,于是酒坛子摔碎了。正好管家丁叔经过,以为是小叫花子打碎了酒坛子,教训了他。殊蔓觉得天照的行为太过分,于是赌气不理他。天照因此对小叫花子的恨意更加深了。

  天照和殊蔓在院子玩射箭,小叫花子刚好经过,又被天照捉弄了一番,两人于是厮打起来,都受了伤。殊蔓在一旁劝架。小叫花子气得失踪了。卫仁杰急得派人到处去找,并且认为是管家丁叔撵走了这个孩子,责备他不该把主子奴才分得这么清楚。之后当着众人的面说,等到找回这个孩子,就要收他做义子,以后这孩子就是府里的少爷,并且从下人房搬到偏房。小叫花子很快被找了回来,浑身是伤,原来是从山崖上摔了下来。卫仁杰征求孩子意思,问他是否愿意给他当儿子,孩子点头同意。

  慈云担心卫仁杰没有把认小叫花子义子的事情同弟弟弟媳商量,会招来他们的不满,并且让天照对这孩子更有敌意,从此这个孩子在府中的日子会不好过。

  卫仁毅一直对自己13年前间接害死侄子的事情感到愧疚,于是对卫仁杰收养义子的事情并不阻拦,但淑琴内心很不平静,认为从此以后自己儿子在家中的地位会收到威胁。

[page]


  第三集

  卫仁杰想趁全家一起吃饭之际和弟弟弟媳商议关于收养小叫花子的事情。殊蔓和天照在席上纷纷表示不愿这个捡来的野孩子和他们成为一家人,之后愤然离席。

  放学后,殊蔓央求天照陪她一起去看父亲买的马。天照和倩容都表示要回去照顾娘,婉拒殊蔓的邀请。殊蔓只好独自一人无聊地逛着花园,不小心摔了一跤,正好被坐在大树上上的小叫花子嘲笑了一番。殊蔓第一次听到他的笑声,觉得很好奇,并表示自己早就想学爬树了,希望他能教她爬树。两个人在爬树的过程中化解了敌意,成了好伙伴。小叫花子也终于愿意开口说话。次日,殊蔓带着小叫花子给父母请安。卫仁杰夫妇看到这孩子像模像样地来请安,很是欣喜,表示从此他就是他们的儿子。

  过了几日,在镇上众代表的见证下,卫仁杰正式收养小叫花子为义子,并赐名“卫天熙”。

  次日,天熙正带着殊蔓在院子里爬树,正好被天照撞见,于是在大伙儿用餐时,天照在卫仁杰面前告了天熙一状。没想到卫仁杰并没有大发雷霆,只是提醒天熙不要因为在家无聊就带着妹妹爬树,太危险了。并且表示有机会会带着他出去转转。同时,卫仁杰还征求仁毅淑琴夫妇是否愿意让他经常带着天照去生意场上长长见识。淑琴听了满心欢喜。

  殊蔓一直希望自己能学骑马,但自己是个女孩子,很多事情不被允许。天熙说等他有了马,就带着她一起骑马出去玩。殊蔓欣喜地说全家上下只有天熙最明白她的心思了。

  卫仁杰让自己生意上的帮手傅强带着天照参观自家酒厂的生产流程并讲述制作过程。但天照自作聪明,以为自己不用说就什么都懂,于是不愿听讲解就离开了。

  天照看到天熙带着殊蔓玩疯了回来,故意讽刺天熙说知道傻玩,不知道怎么照顾妹妹。青儿听到后跟天照讲道理,希望他不要明着跟天熙树敌,老爷太太疼天熙,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第二天,天熙带着殊蔓偷偷翻墙出了府,两人一同到了野外疯玩。天熙第一次带殊蔓来到一片湖边,说架在三座小山上的两座桥都是他的,要分一座给殊蔓。从此这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桥,谁也不能抢走它们。

[page]


  第四集

  卫仁杰让天熙跟着其他三个孩子一起到书寓跟着纪先生读书。先生给天熙示范“卫天熙”三个字的写法,让他回去勤加练习。

  天照来到马厩,试着骑卫仁杰送他的那匹马。天照自作聪明,不按教骑马师父的说法做,结果惹怒了马,差点摔下来,于是气得抽打那匹马。这一切,被偷偷躲在马厩后面的天熙看到了。

  天熙在走廊里拦住了天照,问他要那匹马。天照不肯,于是两人打了起来。天熙说如果天照不给他那匹马,就把他在马厩里看到的都告诉爹。天照气愤地要拿石头砸他。天熙说只要得到那匹马,他能忍受被石头砸。

  天熙虽然被石头砸了一下,但得到了那匹马,晚上和殊蔓在屋子里编了一条马鞭子。天熙告诉殊蔓,自己是为了教她骑马,才拼命把马从天照手里抢来的。

  天熙在书寓里勤奋练写自己的名字,却被天照嘲笑写得这么烂。纪先生来了,想看看天熙把名字练习的怎么样了,但好强的他以为自己的字写得如天照说的那么烂,就是不肯让先生看。结果在争执中不小心把墨汁挥到了先生的额头上,把纪先生气得要用戒尺打他。天熙不服,夺门而出。

  卫仁杰听说天熙在先生面前如此行为,又加上天照无中生有的挑唆,于是让天熙承认错误。但倔强的天熙就是一言不发。最后卫仁杰气得用棍棒打了他。打完后气消了,内疚得来到天熙房间看望他并道歉,说自己不该没问清楚的情况下就不分青红皂白打他。

  慈云看着家里的几个孩子总是这么闹别扭,很担心。卫仁杰说自己会经常带着天照出去做生意,免得弟弟弟媳认为自己有了儿子就冷落了侄子。

  在饭桌上,天照假装说因为天熙喜欢马,所以把自己的马送给了他。卫仁杰以为两个孩子从此不再有矛盾了,心里很欣慰。席上,大家讨论用卤水点的豆腐,天照得知卤水有毒,于是暗自酝酿着要用卤水毒死天熙的马。

  在花园里,卫仁杰在和大家的闲聊中考考天照在学做生意上是否有长进,结果天照的回答让他并不满意。天熙对同一个问题说出了自己的见解,没想到卫仁杰听了十分赞同,觉得天熙才是学做生意的料。

[page]


  第五集

  天照偷偷用了厨房的卤水害死了天熙的马。第二天,当天熙得知自己的马被害死了,和殊蔓两个人很伤心。

  全家一起坐在一起讨论关于马被害死的事情。大家在心里都明白毒死马的人就是天照,无奈也没有证据说一定是天照害死的。卫仁杰要将此事追查到底,天熙说不用查了,自己只想去看一眼死去的马。

  天照在仁毅的再三追问下,终于在父亲面前承认马是他害死的。仁毅十分气愤。天照借机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对父亲的不满,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父爱。

  卫仁杰看着家里的孩子总是勾心斗角,闹得鸡犬不宁,很是担心。他和慈云商量,这次自己铁了心要送天照去上海读书,这样家里才会有安宁之日。

  卫仁杰和仁毅一家说了要送天照去外面读书并让他学着管上海生意的事情。天照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读书,做个能干的大人。几天后,全家人给天照送行,只有天熙和殊蔓没有一起来。

  天熙告诉殊蔓,自己之所以不追究天照毒死马的事情,是不想让爹打他一顿就完事了,他以后会自己慢慢讨回来的。

  天熙和殊蔓一起坐在他们常去玩的两座桥中间聊着天,他跟殊蔓讲述着自己见过的大海,并且表示,等他们长大了,他要带着殊蔓去他所有去过的地方。殊蔓很好奇,一心盼望着自己能够赶快长大,那样就可以跟着天熙去很多好地方了。

  一转眼,七年过去了。天熙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殊蔓和倩容也变成了美丽的大姑娘。

  天熙几年来一直帮着父亲打理镇上的生意。有一次,账房掌柜因为家人生病急需用钱而挪用了店里的钱,卫仁杰本要处置,善良的天熙帮着说了好话,掌柜这才幸免于被追究。

  殊蔓和倩容在话剧社排练的时候,遇到了刚从国外回来的文璞。当时他们并不知道相互的亲戚关系。殊蔓和文璞对剧中人物的理解说了自己的见解。殊蔓不同意文璞的看法,气呼呼地走了。殊蔓走后,文璞告诉大家,自己是剧社新来的代课老师。

  淑琴接到天照的来信。他在信上说自己在上海把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让父母放心。

  另一边,卫仁杰通过助手写来的书信得知,天照在上海不务正业,非但没有把生意管理好,反而经常扣下店里的钱,也不说明具体用途。对此,他很担心。慈云希望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淑琴,免得对儿子充满希望的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在饭桌上,淑琴兴奋地把天照写来的信念给大家听。并暗示天照是卫仁杰的亲侄子,将来只有他才有资格接管家产。卫仁杰听着这封虚假的信,并没有当众戳穿,只是含蓄地表示这个家今后是要交给天熙和天照的,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把家给败了。

  几天后,楚峰一家风光地来到了卫府。殊蔓和倩容惊喜地发现,楚峰的儿子就是那天他们在剧社见过的代课老师文璞。

[page]


  第六集

  楚峰一家一一见过卫府众人。

  殊蔓、天熙、文璞等几个年轻人人一起游走卫府花园,讨论话剧的事情。天熙觉得自己是个没怎么读过书的人,跟他们几个聊不到一起,自觉无趣,很快便独自离开。

  夜里,殊蔓找到天熙,责备天熙不该在他们一起聊天的时候独自离开,这样会让她很丢面子。天熙很不理解为什么殊蔓那么在乎自己在文璞面前丢面子。于是两个人吵了一架,多日互不理睬。

  天熙终于憋不住去找殊蔓。两人最终在他们常去的两座桥中间和好如初,并相互表露对彼此的爱意。

  殊蔓请了文璞和文琪来家里做客,自己却忘记了这件事,实际是和天熙在一起。幸好倩容代为招待周到。

  殊蔓、天熙、文璞等5个年轻人一起吃饭。席上,天熙很厌恶文璞总是摆着一副读书人的样子对他讲大道理,于是匆匆吃完便离了席。殊蔓指责文璞不该将这些针对天熙,并骂了他一通。文璞文琪气愤地离开了。

  殊蔓追着天熙出来。天熙说自己在殊蔓房间等了她一下午,她却自顾自招呼文璞一家,不把他当回事,并且很不满她在文璞面前伪装自己野丫头的样子。

  文璞和文琪商量着在文璞的生日宴上想请殊蔓和天熙一起来。

  慈云告诉殊蔓,文璞想请她和天熙一起到姨妈家住几天。殊蔓很兴奋。天熙表示不想去,掉头就走。

  文璞的生日宴热闹非凡,他的朋友们都穿着洋装,跳着西式交谊舞。殊蔓在一遍新奇地观赏着。期间,文璞的一个朋友觉得殊蔓长得好看,向他打听她的情况。

  天熙做成了卫仁杰原本想放弃的一单生意,受到了父亲的赞赏。

[page]


  第七集

  殊蔓在文璞的生日宴会上兴奋地跳着交谊舞,透过窗外,她看到了天熙。天熙要殊蔓马上跟着自己离开,殊蔓不肯,天熙负气一个人回家。

  殊蔓在文璞家住了几天。期间,她试穿了新奇的洋装,文璞给她拍了照片。

  天熙想通过倩容了解殊蔓在文璞家的情况,倩容借机暗示只要天熙去接殊蔓,她一定会回来。

  殊蔓让青儿回家去取些衣服,并让她代为看望家人,只是故意不提天熙。青儿了解殊蔓的心里的想法,回家拿衣服的时候顺便去找了天熙,建议他亲自去看看殊蔓。

  几天后,殊蔓穿着一身洋装回家,家里人一下子都认不出来了,她兴奋地对母亲讲了很多在文璞家的新鲜事。

  天熙不知道殊蔓已经回家了,在当天还亲自骑马去楚家接她,结果被告知她一大早已经回去了。

  天熙回家找殊蔓,看到她穿着一身洋装,起初很惊喜,但当听到她提起文璞夸她穿洋装漂亮时,又不开心了,气呼呼离开。殊蔓从青儿那儿听说天熙去楚家接过她,内心五味杂陈。

  天熙骑马追着殊蔓到了树林。殊蔓告诉天熙他们长大了,不该只活在他们两个自己的世界里,要学会在乎别人的眼光。天熙说自己害怕殊蔓离他们两个的世界越来越远,因为自己永远也变不成文璞那样的人。殊蔓说她从来没想过让天熙改变,因为她自己跟他是一样的。

  殊蔓和倩容看到一个陌生妇人从家里进出。原来是来是替徐家少爷向殊蔓提亲的,说徐家二少爷在文璞的生日宴上见了殊蔓,就想娶她。殊蔓心中只有天熙,她听了坚决说自己不嫁。

  慈云向卫仁杰说起白天媒婆来家里提亲的事情。卫仁杰表示徐家二少爷是个门当户对的人选,很赞同。

  殊蔓在天熙房间对他讲了白天媒人来提亲的事情,天熙也说父亲跟他提起要给他物色一门亲事。两人都表示除了对方,谁也不嫁(娶)。殊蔓说万一下次再有人来提亲,她就和天熙一起把他们两的事情向父母说明了。正好卫仁杰在天熙门外听到了这些话,内心十分不安。

精彩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