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狐》

大型女子动作抗日剧《红狐》讲述了1945年初因特殊军情需要,新四军秘密组建了一支由5个美女特工组成的队伍,执行我军秘密任务红狐行动。这是一支充满魅力的队伍,她们生于江南水乡小桥流水之间,为了民族大义她们临危受命,平日里宛若水仙花般的姑娘们以旗袍彩裙为掩饰,奇特的身份变幻莫测的神秘身份,在战火中的历练她们褪去红妆,从绵绵倩影的江南美女,成长成身手不凡的温柔杀手。
主演:刘小锋、李琳、周浩东、肖荣生

  1945年初,因情报泄露,新四军一批重要军需物资在太湖水水域遭日军伏击,五条需船下落不明,为查明情况肃清奸细,新四军情报部门展开“红狐”行动。五名少女来到锦绣旗袍店各自选中一件绣花旗袍,与代号扫帚的旗袍店伙计接头,没想到日本便衣特务破门而入要抓捕代号扫帚的王德财,看到自己同志遇险,看似柔弱的五个姑娘当即出手相救,三下五除二将毫无防备的日本特务开枪打死,将王德财救出旗袍店。日本特高课南造云子此时正在与叛徒池北极弹琴舞剑很是惬意。血染旗袍店后,日军以为是汉奸阿三通共引诱日本特务前来受害,在全城追查阿三。五姑娘和王德财来到桃花坞,王德财独自前去取一份重要情报,五姑娘又遇到日伪军追捕阿三,姑娘以为阿三是“自己同志”,再次冒失出手相救,开枪击毙日伪士兵,一天之内在无锡城内发生两起枪杀日伪特务事件,惊动了特务头子南造云子。

[page]

  旗袍店意外枪杀鬼子,桃花坞再次轻率出击,特遣组成员身影在无锡城中出现,日伪宪特展开大搜查,原计划第二个落脚慧家此时也被伪警察盯上,身为医生的于慧被伪军警备司令黄郎请走,为日本特务治伤,无奈之下,刚刚成立的特遣组只能临时躲到船舱里商量对策。于慧来到医院才发现,要他前来救治的伤者,正是她在旗袍店里一枪击中的日本特务,这让她十分意外。日军司令部官正焦急等着伤者开口说出特务们被杀真相,于慧最终设法让特务永久闭口,但日军宪兵队长还是知道了杀死日方人员的“凶手”就是五个女子所为。为了躲避日军的搜查,王德财将特遣组再次转移到秘密交通站迎宾楼,暂时以经营饭店为掩护,等待军部下一步的指领。

[page]

  由于在桃花坞误把汉奸阿三当作同志救下,阿三有可能认识五姑娘。因此,阿三的存在对姑娘们在无锡城内的活动造成极大威胁,特遣组处于极度被动与危险。唯一的办法就是先除阿三。阿三正好带着姘头来迎宾楼吃饭,王德财派沈月娥、莎莉娜、上官晴岚三人跟踪阿三。三人却抓了阿三要押回迎宾楼,途中遇日本宪兵队,阿三大呼小叫起来暴露了三姑娘,沈月娥、莎莉娜、上官晴岚与宪兵队展开了激烈的枪杀,并当场杀了阿三。但三人出陷入日伪军围追之中,危难之际,几名不名身份男子突然杀出相救。三人在返回途中又偶遇荣乡君。日军几次被杀让日本宪兵队长坐卧不安,而南造云子则认为这是她的“太阳黑子”计划初见成效。中野在军校学情报专业,被南造云子征用,调到日军无锡宪兵队任职,南造试图让中野利用其精通中文和喜爱评弹的特长,从民间对新四军遣组进行暗中查访。而中野却从他人处知道了自己父亲的死并非正常阵亡,是被南造云子蓄意谋杀。新四军情报部部长原和平来秘密潜入无锡与特遣组会面,传达上级指示,部署特遣组下一步行动任务。

[page]

  由于军需船被袭,军需物资被截,上级要求特遣组潜入无锡的任务是:查明被动船只下落,查清叛徒真实身份。五个初出茅庐的姑娘认为人都来了,仅查明船只下落和叛徒为过瘾,坚决要求把抢夺电台船和锄奸任务揽下来。为了查清叛徒真实身份,尽快展开“红狐行动”,原和平要求五姑娘利用各自在无锡的特殊利关系展开侦察,首先由吴越男与地下党无锡情报站站长的未婚夫池北极取得联系,尽快了解有关叛徒情况。吴越男喜出望外,不既跑出去用电话与池北极取得联系。当原和平从莎莉娜嘴里听说五姑娘已经在无锡城内大开杀戒了,当即改变主意,断然停止吴越男与池北极见面,吴越男想不通。

[page]

  王德财前去查看藏于太湖中的四条军需船,发现物资完好无损,在返回途突遇日军围追,关键时刻又出现几名黑衣人相救,这让王德财十分纳闷。莎莉娜利用评弹艺人身份在各大会所演出的,在花紫月评弹会所庆周年的活动上结识了在民间搜集情报的中野,中野对莎莉娜一见钟情,通过花紫月介绍成为师姐弟关系。莎莉娜正在演出,遇到认出她的伪警察,硬要把莎莉娜带到警察局调查,中野利用他与警备司令的关系挺身解救,这让莎莉娜注意到中野与日本人的特殊关系,不为是可利用的对像。特遣组通过于慧跟黄郎三姨太的关系,得到了电台船被扣留在伪警备司令部码头的消息,开始拟定夺取电台船的计划。与此同时,特高课让人鱼要上钩了,正一步步加强对我特遣组的追踪和调查。

[page]

  上官晴岚通利用电台截获了军统方面的重要情报,得知中共叛徒要在无锡城内出现的有关消息,王德财果断决定除掉这个叛徒。同时,军统所属部队营长何岩也准备除掉已经轮为汉奸的陈某,而且也决定当晚行动,无意中与特遣组行动不谋而合。王德财、吴越男假装送煤上门,对叛徒住宅进行侦察,并摸进叛徒住所。由于何岩等人也埋伏在附近,还没等王德财从叛徒口中得到任何情报,就被何岩等人从院外乱枪打死。线索再一次中断。叛徒突然被杀,让南造云子十分震惊,让池北极赶到暗杀现场。当池北极发现老陈被暗杀后方知,原来自己就是被陈姓叛徒出卖的,燕导致自己也被叛变节。但此时我方人员还不知道池北极已经叛变,还以为被杀的老陈就是出卖军需船的叛徒,消除了担心,并同意吴越男与未婚夫池北极见面。

[page]

  荣乡君在迎宾楼里请母亲吃饭,发现这里的菜烧得好吃,很有原来家厨的手艺,要求与厨师见面,没想到厨师正是原来吴越男的丫鬟沈月娥。在迎宾楼沈月娥无意中遇到了吴越男青梅竹马荣乡君一家,荣乡君这才从沈月娥处得知吴越男下落,荣乡君无法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正在这时,一直在寻找吴越男下落的韩侦探赶到迎宾楼向荣乡郡报告他发现了池北极与吴越男见面的情况,并要带荣乡君前去辨认。池北极与吴越男在茶馆见面,日本特高课特务也紧盯其后,因池北极早已发现身后有眼眼,只得与吴越男打起了哑谜。池北极虽然自己已经是一个变节份子,但他依旧不愿意伤害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十分担心因他们的相见给吴越男带来危险,就在二人分手之后,池北极跟踪在她身后。

[page]

  为了保护吴越男,池北极不顾危险,迎着跟踪吴越男的特务而上,发现特务已经认出他来,与两名特务厮打起来,最终两名特务被池北极开枪杀死。而枪杀特务的场面恰恰被赶来辨认吴越男的荣乡君看到,吴将男被救后慌忙逃跑,池北极的车赶到他身边,池北极护送吴越男回到迎宾楼。荣乡君开始对池北极与吴越男的关系产生怀疑,追问吴越男池北极的情况,吴越男为了保护恋人池北极,对他中共情报员的身份矢口否认。就这这时,韩侦探拿出拍摄到池北极与吴越男亲密照片。为了试探池北极的忠诚,南造云子等人上演了一场苦肉计,把南造云子与池北极在一起的照片盯在墙上,让副官抢演我地上党员,逼迫池北极说出实情,而猾狡的池北极看了破绽,利用自杀取义化险为夷,这让南造云子十分感动。

[page]

  叛徒被击毙,特遣组认为可以放开手脚执行红狐行动了。池北极破解了南造云子的苦肉计,还将计就计,使自己和吴越男的并系演变成仅仅是初恋的关系,隐藏了吴越男新四军身份。上官是又重身份,她即是我党打入军统的潜伏人员,双被军统重用派出新四军内部成为“双面间谍”,原和平让上官参与红孤行动,是希望她能利用军统内部关系,借用国军敌后武装队伍兵力。上与原和平和军统方面始终保持着联系,但每次又是不同身份。上官睛岚正在等待国军方面的电报,王德财突然来到她的住处,当电台发出呼叫信号时,上官睛岚为了保护自己与国军秘密联络的特殊身份不被暴露,用引爆器引爆楼下客厅的爆炸装置引开王德财,但上官接电报的种种不正常行为让王德财产生了怀疑。花紫月在与中野多次接触后,决定收这个商人为徒,中野与莎莉娜正式成为了师姐弟。

[page]

  池北极得知在木渎有我党的一个重要聚会并将消息告诉了南造云子,他按照通知时间到达目的地,并在确认我党人员到齐的情况下给早就埋伏好的宪兵队通风报信,地上党员全部被捕。就在池北极撤离现场的时,遇见跟踪监视他的韩侦探,由于急于撤离现场,池北极已经无暇顾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发现池北极是汉奸,韩侦探当晚高兴喝醉,在离开荣乡君商铺时候正好被池北极遇到,这让池北极想起了在木渎相遇一事,于是池北极跟随韩侦探到家,正当池北极与韩侦探发生激烈打斗时,韩侦探被不明人从窗外一枪毙命。趁此机会,池北极进入暗室将韩侦探家所有的照片拿走。

[page]

  韩侦探的死和池北极证据照片的消失让荣乡君深信池北极的汉奸身份。由于有利证据的缺失,吴越男无法相信他的话,只是认为,他是出于对池北极的嫉妒而诬陷。池北极再次出卖组织,南造云子认为池北极为日本人再次立功。上官晴岚与国军秘密发报,一直让王德财心中疑云不散,于是,王德财背着上官请请懂得发报技术的吴越男来帮忙向上级发报进行核实,但并未得到满意的结果,而原和平接到王德财发来的电报,也感到莫名奇妙,他意识到特遣组内部出现不和谐现象。

[page]

  不久,原和平接到了上官睛岚告知自己被同志们怀疑和信任的电报,原和平深知,互不信任在当前是非常危险的,请示上级,设法消除对上官的疑虑。但王德财突然想起那天的意外爆炸,经过搜索,发现是有人事先安装了引爆装置,这让王德财对上官的怀疑进一步加深。为了把四条军需船安全运出太湖,必须尽快获取日军的军事布防图,于慧动员父亲给黄郎部队的官兵休检,进入伪警备司令部,于慧巧妙地将日军兵力布防图稿到了手,正当大家高兴之余,经现地侦察发现,这张兵力布防图跟实际兵力部署相差甚远。原来是张过时的地图。莎莉娜却主动提出她想从中野师弟那里搞到日军兵力布防图,因为中野跟日军宪兵队队长是朋友,但众人对她产生怀疑。

[page]

  莎莉娜以帮小娘舅做生意发名,提出希望中野帮她搞一张日军兵力部署图,身为日本特高课的中野并没敢直接把如此重要的情报交给莎莉娜,但最终还是给她莎莉娜提供了重要的情报。可以看出,中野对莎莉娜是动了真情的。由于这一情报的获得,王德财发现,进入太湖的四条船其实根本就开不出太湖。在太湖有一支湖匪武装,通过收取水道费和截获前来船只为生,日本宪兵队曾对湖匪武装进行过清剿,湖匪头领顾二娘与日本人结下了杀夫之仇。一日,手下报告,发现日军占领太湖某小岛,顾二娘率领小屁蛋等湖匪摸上小岛,将岛上的日军全部歼灭,缴获一批武器弹药。

[page]

  为了尽快将四只军需物资船运出太湖,在水路无法走通的情况下,上官提出放弃水路改走陆路,这个方案引起了特遣组成员们热烈争论,组长吴越男首先就表示反对。虽然王德财对上官睛岚身份一直有所怀疑,但他却认为,上官的提议有道理,也是惟一要行了出路。王德财请示上级批准此项计划。为了给吴越男庆贺生日,荣乡君将整个迎宾楼包了下来,又通过沈月娥告诉了王德财。荣乡君本来是一番好意,给吴超载男一个惊喜,可适得其反。这令吴越男很是恼火,因为吴越男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以前与荣乡君曾有过娃娃亲一事。在宴席上,荣乡君对王得财有了新的认识,而王德财对荣乡君也更加信任。双方决定联手做生意了,其实是王德财看中了荣乡君手里有五台卡车,可以胜于运送军需务资。荣乡君在韩侦探被杀后又请来了吕侦探,继续对池北极进行秘密调查。

[page]

  为了把军需物资顺利运送到苏北抗日根据地,特遣队需要向何岩借兵,但王德财与何岩又有宿怨,相互之间十分不信任,上官睛岚有意安排何岩与王德财相见,没想到二人再次争吵起来,本来是商量联手抗日,却又理得不欢而散,这让上官处境尴尬。上官为了消除与王德财之间的矛盾和不信任,趁着请国军的何岩帮忙出兵,增援过浒墅关的机会,以给何岩发电报测试波段为由,消除了他们之间的误会。吕侦探经过一番调查后,认为池北极中日本人来往密切,并找到了有力的证据。吕侦探把他的调查结果告诉了荣乡君,荣乡君对池北极汉奸身份的更加怀疑,在逐步取证过程中,也引起了王德财的注意,并把对池北极的怀疑向原和平进行汇报。因所谓的证据又是来自于荣乡君,而荣乡君又是吴越男的初恋情人,这让原和平对这种怀疑一时难以决断。而吴越男听说上级对未婚夫池北产生了怀疑,她十分理解。

[page]

  吴越男为了证明荣乡君认为池北极是叛徒的推断是出于对池北极的嫉妒,于是她以绣娘金妹的身份给池北极去了电话,约在胡老板家见面,由于池北极的电话早已经被南造云子监听,为了保护吴越男,池北极并没有答应吴越男见面的要求,相反,他利用这个机会以南造云子为掩护,到胡老板的店里,为吴越男送去了代表危险信号的苏绣作品,希望吴越男见到此物能立即离开无锡。黄郎警备司令部的巡逻艇在太湖巡视时,发现了正在岸上聚集的湖匪,鬼子派出了飞机对湖匪进行了空袭,再一次激怒了顾二娘,誓与小鬼子势不两立。但湖匪的湖动范围离藏有我军军需船的芦苇荡越来越近,军需船早晚会暴露。

[page]

  从韩侦探处发现的照片中发南造云子与池北极的不雅照,南造云子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将调查过案件的多名警察枪杀。经过上级的同意,为了运送军需物资的安全,必须与无锡情报站池北极了解情况,吴越男约池北极在寒山茶楼见面。这一次的见面池北极已经开始对吴越男的身份产生疑问,怀疑她参与了无锡枪杀日本人的行动。池北极地攻为守,吴越男完全消除了对池北极的怀疑,而池北极却越来越觉得在无锡出现的一帮女杀手,很有可能就是吴越男她们所为。由于吴越男内心还是急于证明池北极的清白,于是她忽略了池北极给她提供的日军太阳黑子计划的情报。

[page]

  狡猾的池北极欺骗着吴越男,而吴越男还蒙在鼓里。在评弹票友聚会中,中野无意中得知杨师傅的一位朋友亲眼目睹了留园浴室门外枪杀特高课特务的一幕,中野提意举行一次评弹聚会,并把那位好友请来,听他细细讲述有关浴室枪击的过程。其实中野是为了从目击者口中得知有关杀人者的信息。中野一直在怀疑池北极,想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推断,以最终确定,杀死两名特高课的人就是池北极。中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南造云子,狡猾的池北极早已知道中野对他的不满,于是比他提前一步给南造云子打了预防针。同时,中野在暗地里调查自己父亲真正死因。原来,中野的父亲是日军中的反战同盟人员,被特高课暗杀。

[page]

  本与池北极的绣品行隔街的荣氏商行突然搬走了,这让池北极产生了怀疑,通过韩侦探的事情,池北极联想到,有可能是荣乡君请韩侦探在暗中调查他。南造云子告诉池北极,中野马上就会调查清楚留园浴室外枪杀日本特务的人的具体情况,好显示她的中野弟弟并未让她失望。池北极很快得这一情况,他多次乔装打扮来到紫月评弹会所,他想从中打听有关聚会的情况。特遣组在将两艘军需物资运往岸上的时候,遇到了顾二娘湖匪的拦截,为了尽快把物资运送到浒墅关,王德财只能跟湖匪们周旋。

[page]

  王德财在与顾二娘周旋的时候,突然遇上了在太湖巡逻的日本军艇,常年在太湖里生活的湖匪有经验,很快就辩别出日军快艇的方向位,顾二娘突然提议先联手打鬼子,再议军需船的事情。大敌当前,王得财自然同意了顾二娘的建议,水根将军需船里的枪只弹药取出,王德财与顾二娘联起来,等候着日本巡边艇靠近,鬼子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不明真像又不感靠近,打得落荒而逃。湖匪们看出“这伙人”的实力很强,也不敢轻举妄动,但又对既将到手的军需物资又垂涎三尺,最终顾二娘提出一个要求,只要给湖匪们相应的武器弹药,湖匪就不再为难他们,让他们上岸装车。不得以,王德财使了一个调虎离山计,谎称另外还有一船物资藏在芦苇荡里,他做为人质原陪顾二娘小屁蛋前去查看,当顾二娘等人刚被王德财支开,众人快速将军需物资上岸装车。由于湖匪的拦劫耽误了最佳时间,过浒墅关的时间还是耽误了。

[page]

  浒墅关是由伪军警备的陈营长的部队把守,要过关,只能通过黄郎,由于耽误了到达浒墅关时间,天已亮起来,日军当晚在太湖巡逻,人员伤亡,让南造云子震惊,而黄郎临时夜巡浒墅关的,马上让南造云子产生了警觉。南造云子命令日军部队接管浒墅关防防务,对浒墅关加强了警戒并命令守关的阵营长等赶回到无锡与南造云子见面。阵营长怕过关事情暴露,临是编了一通瞎话想蒙混守关,但南造云子还是不依不饶,非要问个底掉。特遣组错过了最佳过关时机,只能等待夜色再次降临。按照黄郎提供的情况躲在关口附近,等待下一次出关的时机。在此期间,国军何岩的独立营也与特遣组会合,谋划闯关策略。

[page]

  巡太湖的日本快艇伤亡参重,黄郎突然夜巡浒墅关已经让南造云子确信,一定有新四军要通过陆路运送军火。池北极看到眼里急在心里,他知道,一定是吴越男她们干的,为了尽量保证吴越男的安全,池背极再次跑到胡老板那里,让其转告吴真越男,现在无锡城不易久留,劝她马上离开无锡。池北极很想知道浒墅关的情况,因为浒墅关一旦有战事,肯定吴越男就会有危险,池北极独自赶到浒墅关镇,发现关卡没有异常行动,这时他意外地遇上了与于慧一起等待阵营长消息的吴越男。池北极为了让吴越男离开无锡,离开特遣组,把日军的太阳黑子计划告诉了吴越男。原田收了黄郎贿赂的二十根金条,却在关键时候没有帮到特遣组通过浒墅关,这让黄郎十分的恼火。特遣组决定不能坐以待毙,决定派吴越男和于慧到城里打探一下情况。

[page]

  一直钟情于上官的何岩以电台坏为由想与上官单独相处,但是上官丝毫不为所动,并将他私自给上官父亲的发报的回电拿给上官看。他请求洪源将军将上官许配给他,上官父亲真的同意了,上官内心委屈,但是父母之命不可违。到城里打探情况的吴越男无意中又碰到了池北极,吴越男以买小吃为由避开了于慧,与池北极见面。见到吴越男的池北极顾及不了太多,一再叮嘱她赶快撤离无锡,告知宪兵队开始调集兵力把守浒墅关,她们是不可能通关成功的。在吴越男与池北极分开后不久,就见城里有大批的日本官兵的调送。返回秘密集中地的吴越男将池北极告诉他的这一情况转告给了王德财,这下看来这个所谓的叛徒真的是冤枉池北极了。

[page]

  黄郎的手下陈副官来到特遣组的秘密集中地,告知他们浒墅关已被松井派兵全部占领,而此时黄郎为了找原田算账也不知去向,顺利通过浒墅关的可能性是不大了,于是特遣组想再次面对危机想办法。发过讨论,上官睛岚提了要攻占浒墅关,最好的能近距离向敌人发起突然进攻,于慧和沈月娥等想出了另外一个主意,化妆接近敌人。夜里以戏班子回家为身份相互掩护接近关卡。方案确定后,何岩的独立营在外围接应,当王德财带着“评弹社”的五名美女演员靠近浒墅关营房守日军军守军时,王德财等发起突然攻势,而何岩部队迅速冲上,两支部队里应外合成功地攻破了浒墅关营房。攻进营房后救出陈营长,而王德财又放手让吴越男等五名女兵独立围歼日军援兵,最终,国共两支敌后部队联手进攻和新四军特种大队的配合下,一举攻占浒墅关,成功地将军需物资运出浒墅关。

[page]

  浒墅关的失利让松井十分的懊恼,下死命令要将新四军特遣组人员一网打尽。原田的失信惹怒了黄郎,被黄郎劫持走,不知去向,于是中野成为了代理队长。荣乡君对池北极的叛徒身份依旧在调查当中。湖匪小屁蛋得到消息在日军把守的锡江码头停靠着一艘电台船,出于对小鬼子的报复,使出调虎离山计将电台船抢夺过来。吴越男从莎莉那得知有人会描述那天在留园浴室枪杀特务的人,她非常担心池北极因此会将我党情报的身份暴露而处于危险之中,于是央求莎莉娜想方设法要取消这次荒唐的聚会。

[page]

  池北极正要到紫月评弹馆打听有关聚会的情况,却在门外看到了吴越男,莎莉娜竟然与身为日本军官的中野一同出来,这让池北极非常担心吴越男的安全,于是他趁机塞给吴越男一个纸条告知她中野的具体身份。但由于怕娜娜一时接受不了,只告诉了王德财。池北极通过评弹会所活计的描述来到了杨师傅家,并在中野赶来之前将杨师傅杀人灭口。日军锡江码头的电台船失窃,在无锡城里传的是沸沸扬扬,因为之前何岩答应帮特遣组抢夺电台船,王德财认为现如今电台船一定是在何岩的手里,与上官准备了礼品前去要船,可出乎意外的是这船电台并没有在何岩手里,王德财与何岩却因这次要船事件彻底闹翻。

[page]

  电台船被盗令南造云子十分恼火,与池北极商量此事,南造告诉池北极,现在日军松井司令官对太阳黑子计划一直没有进展很不满意,要求严查严办。新任警备司令刘三白与参谋长分析电台船被盗一事,认为很有可能是湖匪小屁蛋所为。王德财因与何岩为电台船的事情闹僵了,骂何岩是吃里扒外的家伙,声称没有他何岩也照样打小鬼子,可姑娘们不同意王德财对何岩的看法。中野通过自己父亲所在部队人员的调查确定了父亲是被松井下令暗杀的。几次大规模的伤亡,使得松井下了死命令,身为叛徒过来的池北极也因此也必须在三天内提供有关共党的重要情报,于是为了保全自己又不能涉及吴越男的安全,他决定拿莎莉娜来躲过这次危机。于是可怜的不知情的娜娜被南造云子抓去严刑拷打。

[page]

  娜娜的失踪,特遣组十分地焦急。池北极担心吴越男的安全,将莎莉娜被日军抓获的情报告诉了胡老板,让其转告给吴越男。莎莉娜下落不明,众人一筹莫展,吴越男到了胡老板那里,她想了解能否有池北极送过来的情报。通过胡老板得知,莎莉娜已经被日本人抓捕,特遣组受到沉重的打击。吴越男与王德财回迎宾楼,恰巧碰上前来吃饭的池北极与南造云子,敌我双方意外相遇,最终以尴尬结束。南造云子的身份遭到了王德财的怀疑,于是在他们撤离迎宾楼之后派上官扮成女招待来试探这个女人的来历。瘦小的莎莉娜已经在日军的监牢里受尽了酷刑。

[page]

  中野被南造云子叫到关押莎莉娜的监牢来,看到心爱的女人被鞭打得皮开肉绽,一时无法接受莎莉娜竟然会是共党,中野跟南造云子暴跳如雷。上官在迎宾楼对南造的试探十分成功,确定了跟池北极一起的女人是个日本女人,再加上荣乡君对池北极的种种调查都越来越明显,王德财确认,池北极就是叛徒。顾二娘得知自己抢夺回来的电台船是她仰慕的王大哥的,决定送还给特遣队,这令小皮蛋十分地不满。中野将莎莉娜执行枪决的时间地点秘密通知了花紫月,让他通知特遣组做好劫法场的准备。

[page]

  要救莎莉娜又兵力不足,王德财只发请上官出现再去请求何岩出兵,因前次王德财得罪了何岩,何岩与王德财闹得很僵,王德财彼己不好意思出面,让上官再去找何岩遭到拒绝,吴越男,于慧,沈月娥去找何岩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王德财另外想办法。最终特遣组和陈营长的起义部队一起联手解救了莎莉娜。此时,种种事件已经掩盖不住池北极的叛徒身份,上级已经开始着手池北极叛徒身份的调查。小屁蛋对顾二娘要把好偷来的电台船归给王德财十分不满,决定投靠日本汉奸队伍,亲自己跑到警备司令部,找到新任警备司令刘三白,答应用电台换职务。特遣组决定去顾二娘那里把电台船要回来。

[page]

  由于现在形势的严峻,军区首长已经告知十天内无法派兵增援特遣组,但是特遣组得知小屁蛋三天后就要将电台卖给日本人,所以必须在三天内将电台船从顾二娘那里夺回来。而此时唯一能求助的就是国军的何岩独立营,但王德财已经与何岩势不两立了,而惟一能与何岩沟通的人是上官晴岚。何岩在黄埔军校读书时,是洪源将军的学生,而当时的何岩就看上了老师的女儿上官睛岚,一直追求上官,后来上官参加了新四军,何岩在国军独立任营营长,而上官又不喜欢何岩,除非是工作关系,不然她是不愿去见何岩,而何岩又多次假公济私向上官得出婚约要求,弄得上官进退为难,因此,这次请何岩出兵,上官开始坚决不去的,但看到王德财要亲自去找何岩“负荆请罪”,只得再次亲自去找何岩。没想到,关键时候何岩迟迟不动兵,上官情急之下,动用了自己军统特派员身份,命令何岩出兵协助。通过特遣组与何岩部,顾二娘的配合,成功将电台从小屁蛋手里夺回,同时上官的国军身份也暴露,使得上官在特遣组处于危难之中。

[page]

  池北极的特务身份已经完全暴露,南造云子为了保护他的安全,秘密将其带到一个废弃的工厂,一个不为人知的情报中心,准备让池北极三十六计走为上,却无意中被中野得知这一情况,于是他把情报告诉了花紫月让她转告特遣组,于是特遣组决定先锄叛徒,请荣乡君帮忙,很快就把叛徒池北极枪毙,沈月娥为了保护吴越男而牺牲,仓惶外逃的南造云子也死在了特遣组的枪口下。上级决定,将电台马上运出敌战区。松井调来大批日军围追特遣组,特遣组在撤离时,上官已经恢复了国军身份。上级命令,由上官护送电台离开。为了掩护电台车撤离,特遣组及何岩对日军展开惨烈的阻击作战。新四军特遣组在完成了一系列重大而特珠使命后,除上官情岚外,最终全部壮烈牺牲。何岩、王德财、于慧、莎莉娜、吴越男等壮烈殉国。

精彩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