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线

  《内线》以建国初期的反间谍斗争为视角,故事惊险悬疑,从三方角逐猎杀开始,扑朔迷离,双方步步均在千钧一发之际,呈现一场杀人游戏的典型格局……
领衔主演:孙 淳、钟汉良、孙菲菲
主演:樊志起、蔡文艳、鲍大志



内线分集介绍 第1集

  1949年2月3日,北平和平解放。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将这一消息传向全国。  

  临江市国民党宪兵团的机要秘书楚香雪正在收听着来自北平新华广播电台的新闻广播。她的叔叔是该宪兵团的团长楚立言。他们的核心任务就是监视江防城防司令陈怀远,防止他投向中共。  

  而与此同时,临江城防司令陈怀远和他的夫人王玉玲也在听着同样的广播,解放军占领北平,随后开始的和平攻势让一干国民党将领如惊弓之鸟,他们对未来的前途十分悲观。解放军百万大军已经屯兵江边,位于楚头吴尾的临江市就成了国民党的江防前线。保密局特务头子毛先生准备派出了自己的亲信王牌特工“七月蜂”张弛前往临江督军,防止陈怀远通共;桂系也派出了特工李曼娥悄悄潜入,防止保密局控制陈部,也不能让陈怀远投向中共,他们要让陈怀远的部队为自己做炮灰;共产党地下党也开始筹备对陈部的策反。新任临江市城防司令陈怀远一下变成了南京政府,桂系和共产党三方争夺的焦点人物。  

  陈怀远接到了桂系华中剿总副总司令万荣举的电话,要求他速到武汉红楼参加军事会议。会上,万荣举慷慨陈词,坚决表示与中共对抗到底,并授予陈怀远临江城防总司令的职务。会后,万荣举又对陈怀远百般拉拢。  

  楚立言得到情报,和谈之声日甚,前线官司兵纪律松懈,他晚上带着人到江防查勤。  

  楚立言来到陈怀远的胞弟,炮团团长陈怀秋的关卡,发现陈怀秋正带士兵喝酒打牌,陈怀秋不把楚立言放在眼里,两人发生口角,争吵中动了枪。枪声却惊吓了离关卡只有百米之遥的一位黑衣人,黑衣人听到枪声,误以为是士兵抓他,一路狂逃,楚立言带人追赶黑衣人,陈怀秋也加入追逐,一番枪战,黑衣人被逼到江边绝境无路可逃,看着已经快要追上来的楚立言,情急之下,在一个大石下藏了东西后便拿手榴弹炸毁了自己的面容而死。楚立言不顾陈怀秋的阻挠,强行把尸体带走了。陈怀秋无奈,原来他就是来接应这个黑衣人的,但现在只得给陈怀远打电话求助,同时从石头下面找了黑衣人留下的纸包。  

  陈怀远派自己的机要秘书梁冬哥去宪兵团要人。楚立言发现了尸体虽然面容已毁,但是手指却少了一根,由此判断此人正是陈怀远的外联秘书宋仁。梁冬哥拒不承认,并坚持此犯是穿越司令部的防区,要把尸体带走,双方僵持不下,动了枪。司令部作参谋姜志方不顾危险冲了出去回司令部送信。陈怀远见梁冬哥迟迟不归,知道楚立言不给面子,盛怒之下带人亲自来到了宪兵团。楚立言指出尸体是宋仁这一事实,让陈怀远很被动。紧急时刻,一个年轻女人哭着进来,自称是宋仁的太太,并说宋仁是回老家服丧,所说的一切都把楚立言的疑问合理的解释了。宋仁太太反问楚立言为什么杀了自己的丈夫,又哭又闹,楚立言无语。事情一下子峰回路转,这回轮到楚立言难堪,梁冬哥趁机带走了宋仁的尸体,楚立言虽然觉得不太对劲,但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当夜,混乱中,一个四十多岁丰满妖娆的女人找到宪兵团,要找楚立言,并称自己差点就是楚香雪的小婶,这让楚香雪十分恼火,但是楚立言却收留了这个女人。原来这个女人就是李曼娥,是楚立言年轻时候的恋人。第二天起来,楚立言回想起宋太太的事情越想越蹊跷,于是到司令部要求见宋太太,这才知道宋太太连夜带着尸体已经离开了。  

  毛先生得知了临江的事,他找来自己的心腹张弛,派遣他到临江市负责查处共党,目的是控制住陈怀远,防止境他投向中共的白部,张弛领命,电报告知临江宪兵团自己到达的时间和接头方法。楚立言知道自己是被耍了,于是回到宪兵团准备电报向上级毛先生汇报了所有事情。没想到楚香雪已经收到了南京的电报,毛先生已经知道此事。毛先生如此之快地了解到了宋仁的死让二人惊讶,他们身边很可能有另一套监视系统。陈怀远本来也怀疑宋太太的来历,而宋太太走的又如此仓促,陈怀远知道这里的问题,于是警告梁冬哥和陈怀秋不要背着他做什么事,免得惹麻烦。梁冬哥和陈怀秋答应,但之后两人又见王玉玲,并把宋仁带来的情报交给了王玉玲,原来宋仁是他们背着陈怀远派出的,秘密与中共联络,商议起义之事,宋仁带回了联络方法,三人为宋仁的死难过不已。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集

  宋太太和罗克文、小马在为宋仁默哀。他们就是临江市地下党,罗克文拿着宋仁用生命换回来的情报掉下了眼泪,同时他们还从情报上得知他们有还有一位叫报春鸟的同志会继续给他们敌方的情报。张弛虽有正式的任命却不直接光明正大的来上任,还要这样行事的目的是想试试临江的水深浅,看看临江市地下党的活动力。张弛一到临江市便被罗克文带着小马等人伏击,险些丧命,这让张弛很震惊,知道临江市是个龙潭虎穴。楚香雪来接头,张弛看到楚香雪很吃惊,他们原来是师生关系,张弛喜欢楚香雪已经很久了。楚香雪也吃惊张弛带着伤,张弛谎称自己是擦枪走火。楚香雪介绍了自己离开培训班后的情况后,把张弛带回了宪兵团,并给他和他的两个手下陈胜和李虎安排了住处。  

  李曼娥对张弛也格外热情,就好像是自己家里来了客人一样,这让楚立言很难堪,而楚香雪总是冷眼看着李曼娥,这些都落在张弛眼里,在听了楚立言和楚香雪对李曼娥来历的介绍后便起了警惕之心。张弛一到了宪兵团便展开工作,他发现了军中流传的“春声报”,这是由临江地下党秘密发行的报纸,定期发给城防部队的军官们。张弛命令警卫连长周祥林对全市的报馆进行了清查,但却没有找到“春声报”的源头。周祥林查到了二十六个接收春声报的军官名单,而楚香雪则认为这份名单毫无意义,张弛觉得楚香雪说的有理,于是加大追查油墨的力度。  

  张弛第一个就盯上了陈怀远的警卫连长苏子童,原因是这个小子整天满嘴的亲共言论。这天梁冬哥和苏子童出来喝酒,苏子童喝醉后又是一通乱说。两人吃喝完后,梁冬哥先下去开车,叫伙计把苏子童抬到车上。结果却不见了苏子童的踪影,梁冬哥返回酒馆,发现苏子童被两个特务抓走。梁冬哥急忙叫了姜志方和几个司令部的弟兄去宪兵团要人,但是却碰上了态度强硬的张弛。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3集

  梁冬哥无功而返,只得报告给陈怀远。正碰上刚刚被万荣举和国防部釜底抽薪,调走了心腹部队的陈怀远有火没处撒。于是本来就对国防部有意见的陈怀远亲自来找张弛。双方见面,梁冬哥见到了被打得体无完肤的苏子童。张弛审问没有任何结果,只逼得苏子童胡说八道,陈怀远很不高兴。张弛只能把苏子童送回司令部,但是却有了新的收获,他们在苏子童的床铺下发现了共党的《春声报》。  

  张弛得意洋洋的拿着报纸来见陈怀远,陈怀远不以为然,认为这更说明苏子童不是共党。张弛同意他的说法,但是同时更严肃地提醒陈怀远要小心,并亮出了自己奉国防部二厅郭厅长命令,担任陈怀远部的监督组组长,陈怀远只得表示欢迎。张弛发现民生报的仓库看门人刘二熊有倒卖油墨的嫌疑,于是抓了刘二熊。张弛拿着报纸召开宪兵团大会,提出追察报纸源头的行动。任务分派之后,霎时弄得临江市的报馆行业是鸡飞狗跳,邮局也被翻了个底朝天。

  张弛不但抓了刘二熊,并下令宪兵团只能进不能出以防走漏消息,不少无辜的人也被关了起来,就连在宪兵团对面开杂货铺的叶老爹也被关了进来。同时张弛的封门做法让李曼娥也很恼火。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4集

  陈怀远对于张弛的到来和国防部对待自己的态度很不满,认定自己这样任人宰割是因为没兵没权,于是决定纠集地方武装力量成立一个新军团。这样不管决定以后是投靠谁才能有本钱。特勤连周连长对张弛的命令积极执行。楚香雪看着嗤之以鼻,挖苦周祥林是势利眼,现在不把叔叔楚立言当团长了,就只认张弛,当心到时候得罪了陈怀远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周祥林嘴上反唇相讥,心里发憷。  

  梁冬哥得知邮局被抄后马上通知了王玉玲,并建议王玉玲派陈怀远的私人幕僚张而已马上过江与共军联络。刘二熊被毒打,但是咬定自己只卖油墨,但是并不认识买油墨的人。张弛派陈胜和李文去报社仓库蹲点,凡是来买油墨的,来一个抓一个。同时更加强调除了执行任务出去的,没他的命令其他人不得出宪兵团大门。李曼娥偏偏在这个时候闹着要出去,又是吵又是贿赂的,结果被张弛撞了个正着,楚立言很难堪,楚香雪出面这才把李曼娥带回家去。楚香雪警告李曼娥不要乱来,免得惹麻烦。  

  晚上,楚香雪跟楚立言商量,提醒楚立言小心所有的功劳都变成张弛的。并提出自己跟着周祥林去执行任务,也能沾点功劳的边,楚立言同意。原来楚香雪就是报春鸟,她想利用这次行动借机将情报送出。楚香雪出现在周祥林的巡逻队伍里,周祥林很不高兴,但也没办法。路上两个人不停的拌嘴,周祥林生气下令队伍全速前进,楚香雪到云霓绸缎庄就跟不上了,停下来休息。这个绸缎庄正是李曼娥常常光顾的店,但其实这里是地下党的交通站,小马和罗克文在这里的掩饰身份就是裁缝。楚香雪想到绸缎庄门前坐坐,周祥林却派了小特务陪她,楚香雪只能继续往前走。刘二熊的表弟刘奇叶受一个锁匠之托来买油墨,被陈胜和李文抓了正着。在往回押送的时候碰上了周祥林和楚香雪,楚香雪知道自己来晚了一步很是懊恼。刘奇叶被严刑拷打,只说是个锁匠找上门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张弛下令天亮后去刘奇叶家蹲守,晚上定能收网。楚香雪不太赞同张弛的做法,没有证据就抓人还拷打,她想要阻拦张弛再大肆抓捕,滥用刑罚,但是张弛坚持要拷打,宁错杀不放过。  

  早上宪兵团解封,李曼娥高兴找楚香雪要给她做旗袍,楚香雪将情报放到了自己的旗袍里,假意让李曼娥去做。李曼娥把旗袍送到了云霓绸缎庄,小马发现在楚香雪的旗袍右肩里面有情报,情报上说的是刘奇叶被捕,张弛蹲点的事情。罗克文忙让小马去找锁匠蒋玉龙。但是为时已晚,就在刘奇叶家门口,小马赶到时蒋玉龙被抓,小马跟特务们展开枪战,无奈敌我悬殊,小马只能眼睁睁看着蒋玉龙被抓走。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5集

  蒋玉龙被带回宪兵团,张弛知道蒋玉龙不好对付,于是先来软的,想要重金收买蒋玉龙。蒋玉龙不但拒绝,还没等张弛给自己用刑就弄断了自己的两只手腕,并且咬舌自尽了。楚香雪正好看到这一幕,吓哭了,张弛安慰她,怕把她吓坏了。这时叶老爹吵得厉害,张弛并不知道这个叶老爹是陈怀远夫人的舅公,因为蒋玉龙的死他是白忙了一场,气急败坏的张弛拿叶老爹撒气,还对叶老爹动了刑,结果又惹了陈怀远一次,楚立言紧着给陈怀远陪不是。住进医院的叶老爹伤还没好利索就吵着回自己的铺子,并且是又放炮又打鼓的,闹的宪兵团的特务们都来看热闹,张弛生气也拿他没办法。  

  楚香雪来看叶老爹,看到李曼娥拿来些稀罕货让叶老爹代卖。楚香雪看见有些奇货在叶老爹这样的小铺是卖不掉的,楚香雪隐约有些怀疑。王玉玲也来看舅公,碰上了李曼娥,李曼娥一顿坦诚的自我介绍,还热情地送了王玉玲很多东西,王玉玲推托不过只好收下,李曼娥就这么着又攀上了王玉玲。小马和罗克文得到了报春鸟的新情报,知道蒋玉龙的牺牲。罗克文看着蒋玉龙最后排好的《春声报》的版面,上面还有军官集会的消息。罗克文决定再艰难再危险也要把这期的报纸发出去。但是邮寄这条路是断了的,姜志方建议由自己带回司令部直接发放,虽然这样会暴露地下党就在司令部内,但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姜志方端着包袱回到司令部,回到自己的屋子,差点被梁冬哥撞破,好容易才把梁冬哥打发走。梁冬哥觉得他的行为古怪,但也没多想。  

  第二天司令部的军官们又收到了《春声报》,大家都很惊慌,忙着处理掉。梁冬哥断定是内部人发的报纸,自然想到了姜志方,但是姜志方否认,梁冬哥也不好多说什么。特务们劫走了司令部的垃圾车,送回了宪兵团。张弛在里面发现了新的《春声报》也明白了司令部内部有共党这一事实。张弛对报纸仔细的研究了一番,发现一条军官聚会的消息很蹊跷,马上猜到这是地下党给军官们发出的集会信息。张弛得意,不顾楚立言和楚香雪的反对,要楚立言准备好在周日下午去聚缘舞厅把所有参加集会的军官都当场抓捕。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6集

  周日张弛还“请”来了苏子童去认人,苏子童战战兢兢,极不情愿地跟着去了。罗克文正在穿戴准备去集会,小马拿着报春鸟的情报进来,罗克文看了大惊失色,不顾小马的阻拦,一定要亲自去通知参加集会的军官们自然撤退。小马来到聚缘舞厅看到来了很多军官,小马找到姜志方,借着点烟跟姜志方接头,告诉姜志方张弛已经埋伏在外面。楚香雪自知情况危急,决心搅局。她建议自己和苏子童进里看看,以免漏掉什么人,张弛同意。楚香雪跟苏子童刚进去,张弛就看到李曼娥出现在舞厅门口,并且也进了舞厅,楚立言皱眉。姜志方和小马正在商量怎么办,发现楚香雪和苏子童进来,姜志方过来故意找茬,辱骂苏子童背信弃义,楚香雪上来就给了姜志方一个大嘴巴,梁冬哥过来,楚香雪不由分说也给了梁冬哥一个嘴巴,并大喊起来。李曼娥看到过来帮着楚香雪。姜志方发现这是个制造混乱的好机会于是闹了起来,并打了枪,军官们以为出了大事都撤出了舞厅。  

  楚香雪和李曼娥等于是破坏了行动,张弛没有过多的责备她们,但是却下令把那二十五个军官除梁冬哥外其他的都抓来。楚香雪震惊,阻拦,认为太不妥当了,但是张弛不听。司令部的二十五个军官统统被带到了宪兵团。陈怀远去南京申请新军番号后得知了张弛抓了二十六个军官的消息急忙赶回来。气急败坏地带着梁冬哥等人到武汉红楼去找万荣举,并威胁万荣举如果三天内不让张弛把他的人送回来,他就马上解散新军。二十五个军官这时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苏子童看到楚香雪哭起来,恳求楚香雪救救自己,楚香雪说苏子童和大喊自己是共党的姜志方疯了,把他们两个关进了单间,自己亲自审讯。王玉玲埋怨陈怀远给万荣举的时间太长。陈怀远叹气,话已经出口,于是让梁冬哥找找宪兵团的人,看能不能对二十五个人手下留情。梁冬哥找到楚香雪,希望楚香雪帮忙,但是楚香雪拒绝,并让梁冬哥少管闲事,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好了。梁冬哥对楚香雪很是失望。  

  小马和罗克文接到报春鸟的情报,要他们马上印五百份春声报分别寄给陈怀远,梁冬哥、林牧云和宪兵团,好给张弛施加压力。司令部一早就收到了多份《春声报》传单,而且多是给司令,林牧云和高官的。梁冬哥明白了,马上找来监视司令部的特务,带着传单赶到了宪兵团。逼着张弛要么放人,要么把陈怀远和宪兵团收到邮件的都抓起来,不然三天后司令就亲自去南京。张弛顶不住了,只得放人。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7集

  张而已从武汉回来,带回了共产党的消息和态度,并告诉陈怀远他的身边有地下党,如果陈怀远愿意,可以通过这个人跟临江市的地下党直接联系,但条件是不能迫害这个人。陈怀远保证不会伤害这个人,张而已便告诉陈怀远这个人就是姜志方。  

  姜志方伤势痊愈后回到司令部,梁冬哥接到了陈怀远的命令,让他带姜志方来见自己。梁冬哥感到奇怪,但是也不好多问,去找姜志方。林牧云却看出这其中有问题,想找陈怀远,却被梁冬哥拦了架,林牧云并且感觉到所有的事情都只把他排除再外,不免有些疑惑。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8集

  陈怀秋赶到,却被陈怀远直接叫到了办公室,并请来了张而已和姜志方。这回陈怀远对姜志方很坦白,直接告诉姜志方他们已经知道了姜志方的真实身份,姜志方吃惊。陈怀远表示感谢共军对他的信任,把姜志方介绍给他,希望姜志方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姜志方感动,答应尽一切力量帮助陈怀远。梁冬哥在姜志方见过陈怀远后来找姜志方,表示自己也早有心于中共,并道出原因是多年前在学校里受到当时思想进步的楚香雪的影响,但可惜楚香雪如今已经是堕落了。姜志方答应有机会帮他实现理想。  

  姜志方和张而已过江去联络,但是张弛却从毛先生那里得到了这个情报,于是对司令部总查勤,对姜志方的去向穷追不舍,梁冬哥故意拖延,找各种借口,说他去了新军训练营。楚香雪主动要求去追查,但是到了新军训练营却是畏首畏尾,给了陈怀远他们足够的时间,姜志方和张而已及时赶了回来。对于楚香雪唯唯诺诺的反常表现,周祥林很是生气,但是也没办法。林牧云偷听到梁冬哥和王玉玲的谈话,说是来人已经安排住在郊外,被出来的梁冬哥看到了离开的背影,梁冬哥很不快。楚香雪知道张弛偷偷翻看了自己的密码本,问楚立言,楚立言告诉他,张驰每周二五晚上一点钟会与南京特别通讯,张驰亲自值机,内容不详,晚上楚香雪借机支走值班员,当张弛跟毛先生特别通信时,楚香雪在外面偷听了密电码的节拍,回到宿舍后凭着记忆翻译出查,败,姜,变色蛇几个字,楚香雪迷惑变色蛇指什么。梁冬哥帮着陈怀远准备着和中共代表见面的事情,陈怀远不免有些紧张。林牧云猜到了八九,于是拿着一份报纸来找陈怀远,上面是中共公布的战犯名单,其中有陈怀远的大名,这让陈怀远很不高兴,决定取消会见,姜志方和梁冬哥到新军力劝陈怀远,摆脱张驰的跟踪,去与吴少波见面。楚香雪知道军中另有秘密特务,故意打翻豆浆把张驰的密码本泡湿,张驰急着毛先生的电报,密码本一泡电报就译不出来了,张驰大发雷霆。楚香雪吓哭了。  

  林牧云通过特殊途径得到了吴少波一行与陈怀远见面的情况,见面地点就在新亚大旅社。同一时间,张弛也接到毛先生的紧急通知,叫他去新亚旅社抓人。林牧云匆匆走出司令部,在大门口巧遇来给王玉玲送红茶的李曼娥。李曼娥手中的红茶引起了林牧云的注意。她上前与李曼娥攀谈,并要李曼娥多准备一些红茶,他会到宪兵团去取。这也引起了李曼娥的注意,她意识到,林牧云很可能就是她的上线。此时的林牧云内心非常矛盾,他既是保密局的特工,又是白部的卧底,他要把两份指令传达出去,一份给张驰,一份发给李曼娥,而且又不能让二人知道自己的双重身份。终于,他决定夜里来宪兵团,借买茶叶之机将情报送出去。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9集

  林牧云晚上来到宪兵团,终于跟李曼娥接上了头。他的到来却让张驰大为不满。林牧云借给李曼娥写货单的机会亮出一支特殊的钢笔,张驰见到这支钢笔后对林牧云的态度立刻发生了变化,并约他到屋里单谈。张驰态度的改变让站在一边的楚立言和楚香雪大为不解。林牧云用这种方式将情报传达给了李、张二人,张驰立刻组织抓捕,李曼娥也开始行动了。  

  晚上双方终于见面,两个硬汉话不投机,不免肝火上升,吵了起来。正在这时,张弛和楚香雪一行人赶到,刚下车就看见李曼娥进了旅社。楚香雪拔枪就冲了过去,照着李曼娥脚下就是一枪,让李曼娥不许动,张弛直皱眉。梁冬哥等人听到枪声,看到张弛等人,忙让所有人撤离,双方打成一片,陈怀远趁乱回到了司令部,回家闭门谢客。经过一番缠斗,张弛没有任何收获,姜志方在撤离中暴露身份,临走时告诉梁冬哥自己会再想办法联系他,而且在宪兵团还有他们自己人。  

  张弛一行人没抓住吴少波,但是陈胜看到了姜志方,张弛带人去司令部要人,陈怀远一副病容地耍赖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回到宪兵团,张弛把擅自开枪的楚香雪臭骂一顿,并开始怀疑李曼娥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旅社,楚立言急了,要保李曼娥,张弛只好散会再议。  

  楚立言怒气冲冲地质问李曼娥,李曼娥的回答是老家来人带来了他丈夫的消息。楚立言傻了眼,又气又急又嫉妒,把张弛怀疑她的话都告诉了李曼娥,并限制李曼娥的人身自由,顶多能出去买买菜。张弛在隔壁听到楚立言的审问,气得直骂楚立言是个猪头。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0集

   整个线都断了张弛有些灰心丧气,找楚香雪聊天,为骂了她道歉,楚香雪应付张弛。张弛对着楚香雪就失去理智,说了很多情的话,楚香雪只静静的听。陈怀远为逃避追查,也因为咽不下被定为战犯这口气,竟然在记者会上公然宣称自己要抗共到底,这对王玉玲等人都是当头一棒。王玉玲跟陈怀远大闹一场,闹的陈怀远直头疼。张而已来见陈怀远,婉转地指出这是林牧云在挑拨,陈怀远沉思不语。  

  梁冬哥为断了跟共军的联系发愁,溜达到叶老爹铺子,无意见听到叶老爹说张弛拿晚抓人回来后大发雷霆,骂了楚香雪还怀疑李曼娥,差点把李曼娥给关起来。梁冬哥想起了姜志方临走时的话,开始认定李曼娥就是自己人。 

  王玉玲和陈怀秋、梁冬哥商量。陈怀秋告诉王玉玲等到汛期到来的时候,共军一定会过江,到那个时候就是万荣举的死期。大家沉默,王玉玲想继续跟共军联络,并希望能为中共做点事情。陈怀秋提出中共军队从北方过来,临江气候潮湿,战士不适应,加上了连日行军作战,很多战士都得了疥疮,需要大量硫磺治疗,王玉玲想到了李曼娥,认为可以找李曼娥看她能不能搞到黑市的东西。陈怀秋认为李曼娥是宪兵团的人不可靠,但是王玉玲觉得李曼娥不过是个做生意的女人没什么,而梁冬哥也积极促成这件事,认为李曼娥是绝对可靠的人,就差把李曼娥直接说成是共产党了。王玉玲亲自到叶老爹店里见李曼娥,当面拜托李曼娥,李曼娥完全明白王玉玲的用意,于是将计就计,一口答应。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1集

   张弛和陈胜、李文单独开小会。对过去的强悍作风做了检讨,并告诉陈胜和李文在宪兵团他不再信任任何人,并从现在开始要彻底清查宪兵团,找出藏在宪兵团内部的中共内线。张弛让陈胜找来了一群小流氓分别跟踪宪兵团里所有的高级军官,一时间闹得人心慌慌。  

  楚香雪看到李曼娥频频出入司令部,跟王玉玲和梁冬哥等人来往密切,便想看个究竟,被梁冬哥发现,楚香雪警告梁冬哥不要再跟李曼娥来往,小心惹祸上身,梁冬哥气愤,辱骂楚香雪才是瘟神,两人不欢而散。楚立言有天看到李曼娥从外面回来,包里居然有金条,很担心,但楚立言拦不住,而张弛表面不管,但私下让陈胜和李文盯上了李曼娥。  

  李文和陈胜发现李曼娥和梁冬哥会面,还有一个神秘男人,于是向张弛汇报,张弛带人来围堵,结果发现是女扮男装的王玉玲在和李曼娥做黑市硫磺生意。结果又把陈怀远架在了火上,陈怀远来到宪兵团向张驰要人。张弛逼陈怀远给自己个交代,陈怀远索性和张驰撕破了脸。张驰见陈怀远态度强硬,自己变得十分被动,只能放人。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2集

   陈怀远很清楚自己夫人王玉玲倒卖硫磺的目的,这次张驰的行动是针对他的,却没想到抓到的却是王玉玲。陈怀远下令不许妻子出门,并把梁冬哥也关了禁闭。  

  张驰派李文把硫磺送还陈怀远,表面上是给陈怀远一个台阶,其实是想看看陈怀远怎么处理这些硫磺。没想到陈怀远一眼就识破了张驰的伎俩,没有接收这批硫磺,张驰只得下令将硫磺送去医务处。陈罗克文等人接到报春鸟的情报,知道王玉玲一片好心,但是给陈怀远惹了麻烦,于是决定劫了硫磺,让张弛偷鸡不成蚀把米。  

  硫磺被劫后,张弛在陈怀远面前更是无言以对,张弛气愤,埋怨楚立言为什么不亲自送货,楚立言翻脸。张弛在宪兵团展开了大验血,搞得鸡犬不宁,楚立言跟张弛意见不合也不再管张弛的事情,变成个闲人。看着一天到晚进进出出的李曼娥心里很不是滋味。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3集

   李曼娥从楚立言嘴里得知张弛这么大的动静是因为怀疑宪兵团有共党的内线,很不安。李曼娥发现楚香雪经常在一个时间去电报室,于是跟踪楚香雪,被楚香雪发现。李曼娥装疯卖傻,还趁机拿走了楚香雪记录电报时底下的衬纸。李曼娥悄悄的研究衬纸上的文字,但是只看出一个“信”字。李曼娥决定要找个高人帮忙。就在李曼娥去找人的路上,张弛的人跟踪李曼娥,而李曼娥却毫不知情。  

  得到姜志方带回来的消息,本地的小流氓经常在宪兵团外活动。小马不顾罗克文的警告偷偷出去查访这其中的关系,正好看到李曼娥被小流氓跟踪。小马忘记了罗克文嘱咐不要乱猜报春鸟身份的话,认定李曼娥是报春鸟,而且判断李曼娥有危险,便出手从流氓的眼皮下带走了李曼娥。  

  李曼娥跟着小马进了绸缎庄的后门,李曼娥从小马嘴里知道自己被跟踪,她心里明白是张弛派的人,但同时她也觉察到小马和云霓绸缎庄也并不普通。  

  李曼娥在一间酒馆找到了老柑。老柑曾经是上海滩有名的私家侦探,专会看别人信件下衬纸,来窥测别人信件的秘密。李曼娥拜托老柑帮忙看看电报衬纸的内容。但是不曾想刚刚跟踪她的两个流氓也在这间酒馆。李曼娥刚走,老柑就被二人痛打一顿,抢走了电报衬纸。就这样楚香雪这张电报下的衬纸又落到张弛手里。但张弛却误以为这是李曼娥的一个把柄。张弛还根据李曼娥的突然脱线是跟她是共党身份有关,接应她的人定是共党,于是下令重点跟踪李曼娥。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4集

   陈怀远听了张而已和王玉玲的话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于是叫来梁冬哥和陈怀秋让他们秘密释放进步学生和几个重要的政治犯。可事情让林牧云知道了,林牧云想要劝阻,但是陈怀远不听,声称已经放了。  

  梁冬哥和陈怀秋在监狱提人被阻拦,却突然接到张驰电话,要阻止,陈怀秋不顾一切把犯人带走,张驰来晚了一步,梁冬哥已经带着犯人不知去向了。张弛看着楚香雪,想着毛先生是怎么得到情报的,楚香雪却根本不看他们两个任何人。没有找到老柑的李曼娥憋了一肚子的火回到家,也不理楚立言。突然想起了在绸缎庄后院闻到的怪味好像是油墨的味道,在去仓库证实之后,李曼娥急匆匆地去了绸缎庄。  

  没有完成毛先生指令的张弛很难堪,却听到李曼娥去了云霓绸缎庄的后门,而且更让他激动的是这些小流氓发现云霓绸缎庄去了几个古怪的客人,描述的和犯人一样。张弛猜测绸缎庄就是共党老巢,决定要搜缴绸缎庄。  

  张弛肯定宪兵团内部有共党内线,为了保证行动的顺利,张弛下令集合所有队伍,全部参加行动,出去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宪兵团大门。张弛知道这次如果搜缴失败,那在宪兵团内部这个内线就一定会暴露,他是怎么都会有收获的。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5集

   部队集合完毕,出发的同时,受在外面的姜志方也发现了叶老爹铺子传出的紧急情报的讯号,姜志方匆忙忙拿了情报看后,看到宪兵团的汽车已经超过了自己,知道是来不及追不上了。姜志方急中生智去了最近的电话局拨通了绸缎庄的电话。罗克文和小马接到电话,组织所有的人撤离,干掉了在门口监视的特务和流氓,跟张弛的人擦边而过,小马为了让罗克文等人安全撤离,引开了追来的少数宪兵,激战中小马负伤,但总算凭着机智和身手逃脱了。  

  陈胜和李文懊恼又一次晚到一步,但是张弛则下令追查集合队伍时出去过的人员。发现李曼娥曾经出去过,张弛三人认定李曼娥就是内线,于是“请”来了李曼娥和楚立言,楚立言维护李曼娥,可李曼娥最有利的证据就是自己跟本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行动。这让张弛一头雾水。张弛向毛先生汇报,取得了毛先生的支持,暂停了楚立言的团长职务,把所有在集合过程中曾经在外面的人员全部软禁在了办公楼里。  

  经过张弛的研究就在执行张弛命令的这个二十分钟里,因为楚香雪本身不在宪兵团,周祥林被派出去到叶老爹的铺子里找。而参谋钱学东和带回连长郑子良还有副官廖诚都称因为烟瘾闹着出去买了烟。而李曼娥也闹着出去给叶老爹送货。所有出去过的人都跟叶老爹的铺子有关,张弛据此断定叶老爹的铺子就是一个情报点,于是派监视了铺子,并趁叶老爹不在抓了叶老爹的伙计二子。  

  被关在大楼里的七个人,包括楚立言都又气又怕。楚香雪安慰大家要冷静,而李曼娥则一个劲的给大家拨火。廖诚一直都哆哆嗦嗦脸色惨白,李曼娥看在眼里,点出廖诚那天好像并不是去买烟的,大家都狐疑地看着廖诚,只有楚香雪盯着李曼娥。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6集

  张弛从二子嘴里知道廖诚不是去铺子买烟,而是跟一个汉子会面。质问廖诚怎么回事,廖诚说是自己的高利贷债主。张弛派人去查,同时在宪兵团公开调查最近跟所有嫌疑人说过话的人,让宪兵们自己交代,不然就大刑伺候。宪兵团再次鸡犬不宁,一个火头兵听到这个消息,惊慌不已。  

  张弛的调查,还有李曼娥带头的追问让廖诚神经崩溃,晚上廖诚想逃跑被击毙。廖诚的死让被关的其他人都松了口气,结果张弛却告诉他们廖诚不是共党,不过是个走私军火的蛀虫。而共党的内线还在他们之中。  

  张弛审问所有的人,用各种方法分裂他们,被关的人被压力和相互猜疑都搞得神经兮兮的。当张弛审问楚香雪和李曼娥的时候,这两个人的冷静让他吃惊,张弛有预感这两个人都不简单的人物。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7集

  姜志方因为担心报春鸟的情况,于是冒险来叶老爹的店打听情况,被放回来的二子跟叶老爹把情况都告诉了姜志方,姜志方一惊,可同时他自己也被特务盯上了,要抓捕他。张弛请被软禁的人到了审讯室,看到一个满脸是血的犯人。张弛称此人来铺子打听消息,定的共党,要处决此人。关键时刻楚香雪出面拦住张弛,这让张弛多少有些意外。楚香雪偷偷地给张弛出主意,认为该放了这个人,这样共党才知道他们的内线暴露了,会派人来救,到时候又能抓到共党又能知道谁是内线,岂不是一石二鸟,张弛听了点点头。恰恰在这个时候,李曼娥威胁要杀了犯人,揭穿了犯人其实是假扮的事实。楚香雪和其他人都看着张弛。张弛反而笑说香雪的主意好,他也不必对跑了共党耿耿于怀了。

  罗克文见到受了重伤回来的姜志方,忙把姜志方送到医生那里,并得到了报春鸟被软禁的消息,很是焦急,但是又不敢妄动,生怕反倒暴露的报春鸟。只好托梁冬哥先帮忙打听,小马急得直蹦。周祥林整天借酒消愁,最后公然指责楚立言一家都是共党,楚立言出手揍周祥林,钱学东和郑子良也打了起来,一堆人打成了一团。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8集

  在乱局之中只有李曼娥和楚香雪冷眼旁观,两人相互套对方的底,对话中楚香雪突然意识到张弛是在考验他们的定力,定力过好也会是张弛怀疑的理由,楚香雪马上疯狂起来,跟李曼娥也打了起来,被封禁的大楼乱成了一锅粥。张弛感觉到该是收网的时候了。于是加大了追查宪兵们走漏消息的力度,一个吓得要命的火头兵交代自己在行动当晚,部队集合的时候把消息告诉过李曼娥。张弛恍然大悟,直接来找李曼娥。  

  李曼娥已经等着张弛了,张弛还没开口审问,李曼娥就说出自己其实是知道他们行动的所有情况的。并指出真正的内线其实是楚香雪,而她出去的目的也是为了调查楚香雪。并分析说出她所观察到的所有楚香雪的可疑事件,她跟绸缎庄来往也是因为觉得那里可疑,想要深入,目的是帮着楚立言抢功,可惜被张弛搅了局。而张弛手里拿着的电报衬纸其实就是楚香雪的,只要找到老柑,查出情报内容和字迹就知道了。李曼娥的话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楚香雪很冷静的听着这一切。会后,楚香雪要求单独会见张弛,提出用她的性命做赌注冒险计划。张弛本也为难以分辨她们二人头疼,也觉得楚香雪的计划天衣无缝,如果抓不住李曼娥,那楚香雪就是内线,张弛同意。  

  第二天,宪兵团的办公楼里乱成一团,李曼娥听到消息说毛先生指令,陈怀远反心暴露,要张弛立刻将陈怀远控制起来。而这个时候陈胜来通知大家,因为楚香雪嫌疑重大,所以其他人只要有宪兵的陪同可以出入大楼。李曼娥有了机会偷了楚香雪的衣服扣子,拿着茶叶盒子要把毛先生的指令传出去,她出了大楼,在一个拐角处处死了跟着的宪兵,并丢下了楚香雪的扣子,然后跑到宪兵团门口去求救,说发现了尸体。哨兵们忙去看,李曼娥顺利的出了大门,朝叶老爹的铺子走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她被张弛带着楚香雪等人包围了,茶叶罐里果然有给共党的情报,但是当张弛念出来的时候。李曼娥却变了脸色,失声尖叫,连连否认这是她写的,声言是楚香雪换了她的情报。  

  李曼娥被关进了禁闭室,笔迹鉴定专家认定情报的字迹是出自李曼娥之手,楚立言无话可说,痛苦不已。楚香雪得知梁冬哥也来打听李曼娥的事情,而且又听楚立言说李曼娥还是坚持咬定楚香雪才是共党内线,还让他去查。楚立言对于李曼娥的神秘身份感到迷惑不解。楚香雪建议张弛早点处决李曼娥。但是张弛坚持要等着拿李曼娥钓地下党,楚香雪很焦急。梁冬哥看到宪兵团守卫森严的禁闭室,想要陈怀远帮忙,但是陈怀远拒绝。梁冬哥只好跟罗克文商量,让小马先去看看情况,然后制定周详的行动方案。  

  楚香雪打着张弛的旗号来见李曼娥,让李曼娥交代出她真正的上线是谁。李曼娥冷笑着告诉楚香雪她的大老板是比张弛甚至是毛先生还要重要的人物,并扬言楚香雪定会死在她的手里。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19集

  小马潜入宪兵团,看到楚香雪正要私自处死李曼娥,小马情急之下动了家伙,宪兵们赶来。楚香雪为了击毙李曼娥手肘受伤,但是却阻拦宪兵们追赶,说是怕中了共军的调虎离山。张弛赶到,看到现场生了疑心。  

  小马带回了报春鸟牺牲的消息,大家都悲伤难过。小马亲眼看着楚香雪打死了李曼娥,于是暗下决心要给报春鸟报仇。看着楚香雪在张弛为她召开的表彰大会上神采飞扬地样子,梁冬哥对楚香雪彻底绝望了。他要跟楚香雪断绝了关系,把以前他们的信件和来往物品都退还给了楚香雪。与此同时,他又觉得某些事情有些不对,不由得深思。 

  楚香雪伤心不已,叶老爹看在眼里安慰楚香雪。楚香雪把东西交给叶老爹保管,叶老爹开玩笑将来梁冬哥要是和楚香雪成亲,他就拿这些东西当贺礼,楚香雪听了不禁凄然。  

  几日后梁冬哥又到宪兵团找楚香雪,经过一番交流梁冬哥更确信事情没那么简单,楚香雪可能是报春鸟。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0集

   楚香雪和梁冬哥分手,楚香雪坐一辆黄包车离去,结果却被小马绑架,小马扮成黄包车夫劫持楚香雪要处死她给报春鸟报仇,楚香雪告诉小马李曼娥本根不是报春鸟,而且还吓唬小马如果自己死了,真正的报春鸟就会暴露。搞的小马犹犹豫豫。

  这个时候梁冬哥赶来,让小马放掉楚香雪,张弛已下令全城搜捕,让小马撤离,小马执意要除掉楚香雪,楚香雪警告他如果开枪会招来宪兵,并告诉梁冬哥让他和小马快走,梁冬哥看着楚香雪情绪激动,这时小马开枪击中了楚香雪。梁冬哥惊呆了,冲上前去抱起楚香雪,并下令小马立即撤离。

  宪兵们听到枪声赶来,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楚香雪。梁冬哥、张弛和楚立言等人忙把楚香雪送去了医院。小马湿漉漉地回到旅社,罗克文兴奋地告诉小马报春鸟有情报,她还没有死。小马吃惊。得知情况罗克文大发雷霆,严厉批评小马的鲁莽行动,由于他的鲁莽有可能误伤自己的同志。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1集

  国共和谈破裂,人民解放军三天时间占领南京,蒋介石退守上海。狡猾的白崇禧马上决定放弃武汉,向两广撤退。而万荣举安排的撤退顺序明显就是把陈怀远当炮灰。陈怀远一肚子气回到临江,屁股还没坐稳,就听到阳城被中共占领的消息。陈怀远明白自己是真的变成了光杆司令了。这个时候他想到再跟共党接触,但是又怕为时已晚。

  张弛从毛先生那里得知了武汉会议的结果,知道陈怀远此时是最容易叛变的时刻。罗克文得到报春鸟的情报,也知道了武汉会议的结果,马上跟中共联系,中共决定这是个策反陈怀远的好机会,于是吴少波二进临江市。张弛下令严密监视陈怀远,并检查所有外地来市的人员身份。但是没有收获,张弛料定自己又晚了一步,但是奇怪中共的动作怎么会这么快。

  梁冬哥接触上了吴少波并把消息告诉了陈怀远,陈怀远又激动又紧张。但是梁冬哥发现张弛的人盯的太紧,而且还有林牧云也阴魂不散的跟着他。陈怀远等人苦于没有机会见面。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2集

  楚香雪在医院中醒来,梁冬哥想要看望楚香雪,但是张弛看得太严,根本无法进入病房。楚香雪养好病出院了。一出院变接受命令去监视梁冬哥,但是她在执行命令的时候竟然发觉林牧云也在监视梁冬哥,楚香雪想到李曼娥的上司又可能就是林牧云,而那个变色蛇指的会不会也是林牧云。带着这个疑问,楚香雪加紧了对林牧云的注意。

  吴少波得知陈怀远寸步难行的情况于是决定要去司令部里面见面,罗克文觉得太危险,但是吴少波坚持并告诉罗克文梁冬哥的真实身份是我党地下秘密党员,由于身份特殊要严格保密。而姜志方也带着伤赶回来,要促成这次会面。梁冬哥把吴少波要进司令部的消息带给了陈怀远,陈怀远又感激又担心,有些坐立不安,但还是跟梁冬哥定好了时间和计划。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3集

  林牧云看着梁冬哥在司令部里进进出出,只是抓不到梁冬哥的把柄很着急,于是找了三个心腹严密监视梁冬哥等人。梁冬哥和小马在外面见面商定了具体进司令部的时间后分开。小马却碰上小偷油柱柱偷他的钱包。油柱柱行窃不成功,却认出了化妆后的小马其实就是张弛要找的共党。就在张弛苦于没有办法对陈怀远下手的时候,油柱柱跑来报告,说发现小马后跟踪小马,虽然被他溜了,但是他一直在跟丢的地方等着,今天看见小马和几个人出来,都是不同的打扮,像一家主仆的样子进了司令部大院。张弛大惊,楚香雪也大惊。

  司令部里,陈怀远和吴少波见面,双方开始并不顺利,但是经过姜志方的调停,大家总算平心静气说出了心里话。陈怀远提出了他已经制定好的起义计划,吴少波很满意。林牧云发现又外人进了司令部,知道是中共的代表,于是带自己的人在司令部大院里搜索,并下令看到陌生人就开枪,不用管司令是不是安全,后果他来承担。就在他搜索的时候,张弛带人也冲进了司令部。下令分头搜索,楚香雪看到林牧云,并把林牧云劫持在了一间屋子里。梁冬哥赶到,林牧云和楚香雪相互指责对方是共党内线,但是梁冬哥听出楚香雪说林牧云跟李曼娥是一伙,便知道林牧云并不是共党,于是阻止林牧云离开房间。三个人正在纠缠听到了外面的枪声,原来林牧云的人发现了会谈的小屋,和守卫的士兵打了起来。

  姜志方为了保护陈怀远牺牲了,吴少波等人只能先从后门撤退。张弛听到枪声,命令陈胜带人去后门堵截,自己则赶向枪响的位置。张弛看到了姜志方的尸体,不依不饶,追根究底,把陈怀远逼进了死胡同。陈怀远干脆翻脸,让张弛少管他司令部的事情,并照着张弛脚下就是一枪,出了长久以来一直憋在心里的闷气,也为自己解困。张弛明白了陈怀远的心思,带着人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司令部。同时另外一边,撤离的罗克文等人跟陈胜带的人打了遭遇战。为了掩护大家撤退,受伤的钟化来抱着手榴弹冲向敌人,堵住了他们追赶的道路。气急败坏的张弛回到宪兵团的门口,并一枪打死了无辜的叶老爹,楚香雪痛不欲生。张弛调查司令部行动的整个过程,对楚香雪的表现产生了疑虑。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4集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5集

  陈怀远的二心昭然若揭。张弛请示毛先生后,准备绑架陈怀远的家人。当晚,王玉玲回老宅接陈怀远的家人。陈怀远和梁冬哥接到了“报春鸟”的电话情报后,急忙带兵赶往老宅,恰巧截住了张弛的去路。但是却没有见到王玉玲等人,因为张弛来的时候,王玉玲等人已经被神秘人绑架走了。

  王玉玲及家人被带到一片大山中的军火库中,下了车后,王玉玲看到一个女人在指挥,女人的身形很眼熟。趁人不备之时,王玉玲扑过去把下了女人的斗篷,果然是李曼娥。张弛和陈怀远各自带人离开,都琢磨着这个神秘的第三方是什么人。梁冬哥来找楚香雪,希望能跟楚香雪好好沟通一下。但是楚香雪知道自己已经被张弛盯上,所以对梁冬哥很不客气。张弛例行开会,对楚香雪的怀疑表露无疑,楚香雪伶牙俐齿绝不松口,张弛表面上接受楚香雪的说法,但是却安排楚香雪作为特派员进驻司令部。

  会后,楚立言对张弛很不满,张弛的安排摆明是要把楚香雪放在火上烤。楚立言让楚香雪如果有机会还是远走高飞的好,他不想再为张弛卖命了,他已经闻到了绝望的气息。楚香雪在李文的陪同,实为监视下进入了司令部。司令部的所有人都对他们充满了敌意。楚香雪倍感孤独。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6集

  张弛和陈怀远都在下大力气寻找王玉玲等人的下落,楚香雪在司令部开展工作,表面上是监察司令部的动向,实际上她真正的目标是林牧云。而同时林牧云也死死地盯上了楚香雪,两个人开始暗中较劲。李文带着几个小特务除了要监视楚香雪以外,还想要监视司令部的年轻军官们。几个人被梁冬哥人耍得团团转,根本是徒劳无功。张弛虽然没有找到王玉玲的下落,但是张弛猜到最有可能白部所为。李文带回张弛怀疑白部的消息,楚香雪故意不同意这一说法,非说是共产党所为,目的就是制造烟雾,为自己以后的行动做准备。

  楚香雪因为被林牧云和李文的人监视而行动不便,聪慧的她找了个机会甩掉尾巴给梁冬哥打电话约见,却被林牧云撞破,虽然楚香雪反应机敏没有落下什么把柄,但是楚香雪发现了话务班跟林牧云的可疑关系。于是决定要展开行动。楚香雪利用李文等人立功心切,让他们配合演出了一场机密电话“泄露”事件。而偷听并记录李文与宪兵团通话的女话务班长被楚香雪抓了个正着。楚香雪一口咬定此女兵就是共产党的奸细。

  林牧云和梁冬哥都纷纷赶来,林牧云要保女话务班长,李文等人底虚,而楚香雪看到林牧云倒放松了,并张口就质问女话务班长是不是林牧云的人。林牧云仗着是司令部的地盘要翻脸,但是梁冬哥却站在了楚香雪一边,要求把事情弄清楚再放人。两拨人剑拔弩张,陈怀远出面了,决定亲自审问女话务班长。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7集

   审问期间,楚香雪一步一步把女话务班长逼进了死角,并“合理”地分析出了他们是共党的可能性。女话务班长见瞒不下去便说了实话,并为了给林牧云作证,承认了林牧云在王玉玲及家人失踪那天林牧云跟武汉红楼通过电话,这足以证明林牧云不可能是共党。但是除了她自己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可能意味着什么,楚香雪的目的达到了。而此时女话务班长又说出了保密局,就在关键时刻,林牧云射杀了女话务班长。陈怀远等人心里明白这意味着林牧云和白部勾结劫持了陈怀远的家人,但是也是死无对证了。

  林牧云的环境十分尴尬,但是同时他也对楚香雪的共党身份是确定无疑的了。虽然他已经行动不便了,但是他派遣自己在司令部的死忠部下密切注视楚香雪的一举一动。楚香雪知道自己把林牧云捅出来却没有除掉他对自己很不利,因而行动更加谨慎。为此她几乎不跟司令部的人接触。而住在隔壁的梁冬哥也难找到机会,到了晚上,因为只有一墙之隔,两个人就更显孤独。梁冬哥看着墙突然灵机一动,他在墙上掏了个不起眼的小洞,两个人开始了“墙洞传书”。这对身在敌营的楚香雪是莫大的安慰,梁冬哥表明自己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两个人一墙之隔,心意相通。

  第二天一早,楚香雪被告之梁冬哥传见,她满心疑虑进了陈怀远办公室,一见面梁冬哥不顾一切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两颗心重新贴在一起,在这样危难的处境中,她们憧憬未来,楚香雪说等革命成功,她介绍梁冬哥加入共产党,梁冬哥为楚香雪的热情和天真打动,对她更是疼爱。陈怀远进门,撞了个正着。大吃一惊,对楚香雪的身份也有些怀疑。楚立言从李曼娥“死后”,就一直萎靡不振,醉生梦死。这天清早他宿醉醒来,又开始找酒,却发现家里的酒早就喝光了,而已经没有人再帮他添置了。楚立言凄凄楚楚了半天,只好自己上镇上找酒。

  酒铺里,楚立言刚坐稳就看到酒铺斜对面的胡同口有两个神秘的人,仔细辨认发现其中一个是陈胜,正在跟一个小特务交代着什么,手里还拎着一个食盒。因为还没有喝酒,楚立言的好奇心被调动了起来。

  楚立言在陈胜走后,悄悄地跟到小特务进了胡同,发现一家院子里竟然被好几个特务看守着。楚立言料定是陈胜的秘密情人,于是闯进去要凑个热闹,却意外地发现了老柑。楚立言惊出了一身的汗,他知道事情是关于楚香雪的。楚立言用酒肉换得了老柑的好感,老柑把他修复出来的电报纸上的内容给了楚立言,楚立言悄悄地带着离开了院子。楚立言回到宪兵团打开老柑给的东西,他明白了一切。楚立言赶到头痛欲裂,痛苦万分。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8集

  梁冬哥见陈怀远还是迟迟不能下定起义的决心,决定浮出水面,直接与在国防部的上司联络,要求向陈怀远公开身份,铤而走险使用司令部的电台发报,联络吴少波。梁冬哥让苏子童破例吹响了紧急集合号,而自己和楚香雪则趁乱换了衣服去了电报室,楚香雪刚要发报,电报室的王参谋,也是林牧云的嫡系再三犹豫之后又转了回来,发现了楚香雪,梁冬哥无奈只好将王参谋打晕。楚香雪开始发报。林牧云等人也跟着大家集合,却发现事有蹊跷。林牧云不顾苏子童的阻拦冲进了办公大楼,直奔电报室。楚香雪飞快地发着电报,外面脚步声杂乱,楚香雪额头上冒了汗珠。

  梁冬哥拦住林牧云,苏子童赶到。而楚香雪却被堵在了电报室里面,梁冬哥死活不让进去,林牧云的人先动起手来。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陈怀远回来了,梁冬哥无奈只好打开了门。楚香雪端坐在里面。同时吴少波收到了楚香雪的电报,指示发报给梁冬哥,让他公开身份,与陈怀远谈判。陈怀远质问楚香雪到底是什么人,楚香雪默不作声,不予回答。就在气氛异常紧张地时刻,电报机发出了呼号声,楚香雪抄下电文,被陈怀远拿走。

  楚香雪和梁冬哥、林牧云都被陈怀远关押看守。陈怀远和陈怀秋也已经猜到梁冬哥和楚香雪都是共产党,但是电文破译只有梁冬哥可以,陈怀远只得把梁冬哥另外关押,并让他破译,梁冬哥破译后并没有把电文内容马上告诉陈怀远。陈怀远对于起义仍然是犹豫不定,但是他知道这已经是火烧眉毛了。陈胜给老柑下最后的通牒,让他把修复电报纸上的内容完成。老柑醉醺醺地也没理他,还吵着让楚立言跟他喝酒,并提到了给了楚立言“好东西”的事情。陈胜知道电报纸已经落到了楚立言手里,生气之余干脆干掉了老柑。陈胜把事情报告给张弛,两个人来到楚立言的房间,威逼利诱拿到了电报纸,楚立言知道这回楚香雪是完全暴露了,而他就是一个无用的废人,根本保护不了楚香雪,而且自己也被张弛软禁了起来。

  张弛对着电报纸很生气,李文跑回来报告司令部出了大事情,并把楚香雪和林牧云的几次交锋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张弛这才明白了一切,林牧云是变色蛇,而他却私通白部,折腾了一通,他张弛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张弛怒火中烧,决定放手一搏。安排陈胜和李文把林牧云和楚香雪都弄到司令部,楚香雪要继续跟她演下去,而林牧云他要亲自好好“招待”。趁着陈怀远和陈怀秋去武汉开会,张弛的人闯进了司令部强行带了楚香雪和林牧云。苏子童想要把情况告诉梁冬哥,无奈梁冬哥被监禁着,苏子童也没办法靠近。

  陈怀远到达红楼,质问万荣举对自己家人遭到绑架的事情知情不知情,而万荣举的回答却是即不承认也不否认,陈怀远无奈。会上,陈怀远明白万荣举的下一步作战计划就是把自己的部队当炮灰而已。楚立言听到外面的声音很紧张,他生怕楚香雪回到宪兵团。楚香雪被送回自己的房间,张弛仍然是面带微笑地让她休息,等待新的任务。楚香雪感觉到什么不对,但又拿不准。林牧云被带进审讯室,张弛一顿挖苦吓唬,林牧云便承认了一切,并恳求张弛不要向毛先生报告,张弛同意,但条件是让林牧云说出陈怀远家人的下落。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29集

   陈怀远回到司令部,找来梁冬哥谈话。告诉梁冬哥自己已经决定要起义了,让他把共产党这边的意见,也就是昨天的事情说明一下。梁冬哥告诉陈怀远自己就是共产党,而且可以直接跟他谈判。陈怀远心情很复杂,但是很快又冷静下来,陈怀秋和张而已也来了,四个人商量起义事宜。最后陈怀远交代去宪兵团打听一下楚香雪的情况,梁冬哥尽量掩饰自己的担心。

  当晚,宪兵团紧急集合,张弛声称要去武汉公干,要楚香雪陪同,楚香雪无从选择,只好跟着上车离开。苏子童带着人来营救楚香雪,却来迟一步。林牧云神魂落魄地回到司令部,才发现梁冬哥授陈怀远的意进一步跟共军取得了联系,而他已经是无用之人了。梁冬哥得知苏子童没有找到楚香雪,真觉告诉他楚香雪处境很危险,但是他又无能无力。陈怀远等人也感到十分内疚。但是起义迫在眉睫,决定他们命运就在今晚。

  李曼娥威胁王玉玲一家人,想要胁迫王玉玲给陈怀远打电话,但是王玉玲及家人都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李曼娥气急败坏,警告王玉玲给她一晚上的时间,如果不合作就从孩子先开始,让王玉玲体会一下看着亲人死去的痛苦。张弛带着楚香雪在关押地外面把里面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楚香雪希望能说服张弛去劫持,但是张弛不上当,反而在关押地外面又加了一层岗哨。楚香雪知道剩下的唯一办法就事想办法通知陈怀远他们了,就算是冒生命危险她也要做到。一回到驻地,楚香雪就开始寻找机会,而且很顺利地打通了电话,楚香雪激动地把王玉玲的消息告诉了陈怀远的人。楚香雪并不知道就在她电话的前几分钟,万荣举也打电话通知陈怀远他的家人的下落,并要陈怀远第二天到武汉去。陈怀远等人还对万荣举的消息存在着疑虑,但是当楚香雪的电话打来的时候他们确定消息是可靠的。陈怀远决定自己去武汉,梁冬哥带人去关押地,陈怀秋和张而已指挥起义。大家决定,无论王玉玲等人是不是救得出来,也不管陈怀远会不会有什么不测,起义都要按时。

  清晨,大家来送陈怀远和梁冬哥出发,林牧云跑来,哭着要陪陈怀远一同去武汉,目的就是要保护陈怀远的安危,林牧云说自己以前的行为不管对错,但目的都是为了陈怀远,陈怀远看在旧情的份上让他同行。楚香雪刚起来,听到外面汽车发动的声音,急忙出来看,却听到李文和陈胜的对话,这才知道是张弛编好的套,让她把梁冬哥和陈怀远调来军火库。楚香雪脸色煞白,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她不顾危险地冲去电讯室希望能够联络到陈怀远等人。但是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却是张弛的声音。楚香雪被张弛关押了起来。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30集

  宪兵团里也是乱成了一片,宪兵们忙着搬运炸药去五祖庙。陈怀远来到红楼,一下车就感觉到事情不对,但是也没其他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万荣举。万荣举出示广州电令:陈怀远通共,立即解除一切职衔。陈怀远极力狡辩,万荣举知道这样僵持也不是办法。林牧云给万荣举暗中出主意,让万荣举命令陈怀远把师以上军官叫来武汉开会,就说是白长官要亲自来召开,十分重要。陈怀远要求先和家属见面,万荣举一定要他先打电话,林牧云劝陈怀远不要太叫真。这次“变色蛇”和万荣举的双簧露出破绽。陈怀远将计就计,答应万荣举所有的条件,就是要求要亲自回去叫人,最多一个小时,理由是如果自己不出现,部下可能会有不好的猜测,怕乱军心,万荣举无奈,只好同意。梁冬哥和罗克文、小马等人会合,一起赶往军火库去搭救人质。

  李曼娥来到王玉玲等人的关押房间,下最后通牒,但是王玉玲全家毫无惧色,李曼娥发狠,拿出枪来上膛,刚对准王玉玲的儿子,枪声大作,外面乱做一团。梁冬哥带着人冲杀上山,跟李曼娥的人一阵厮杀,救出了王玉玲及家人,一起向后山突围。一家人在梁冬哥和罗克文等人的掩护下,总算是冲下了山,小马身受重伤,而李曼娥带着人在后面穷追不舍。就在梁冬哥等人离自己的车不远处,眼看胜利在望的时候,张弛带着人横插了过来。张弛人数众多,梁冬哥的人已经死伤大半,眼睁睁地看着张弛把王玉玲等人劫走。梁冬哥知道他们在武汉的情报站,于是带着剩下的人追赶过去,誓要将王玉玲等人救出来。而后追来的李曼娥也看到这一幕,李曼娥自知不是张弛的对手,决定先回军火库请求万荣举的支援。

  陈怀远开着车冲出了万荣举的红楼,到了江边桥头,看到岗哨森严,陈怀远和警卫都知道硬冲是很危险的。陈怀远带着警卫决定步行从山里绕过去,司机独自开车过去引开哨兵的视线。果然哨兵拦住了陈怀远的车。但是没有搜到陈怀远也只放过去。陈怀远和警卫徒步而行。陈怀远走的精疲力竭,在警卫员的搀扶下艰难地走着。万荣举知道陈怀远逃脱了很是生气,下令沿河搜捕,但下面的士兵根本就是敷衍了事。

  楚香雪被李文看押着,到了中午,李文送饭进来,楚香雪不吃。李文自己吃了起来,楚香雪跟李文套话,希望能说服李文相信自己,但是却意外地得知李曼娥并没有死,而自己的暴露也完全是因为李曼娥。楚香雪知道自己这回是在劫难逃了。陈怀远和警卫来到河边,看着滔滔河水,陈怀远有些绝望,这时警卫员发现一条小渔船,陈怀远释怀,天不灭我。这时河对岸传来了轰轰炮声。

  万荣举的七军向陈怀远部发起了进攻。江边,一阵炮声轰鸣,解放军渡江。陈怀远过了河,他的司机等在路边,陈怀远急忙上车,赶往司令部。万荣举接到解放军渡江的消息,又气又绝望,一面安排部队撤退,一面安排人去捣毁陈怀远的司令部,以解心头之恨。最后他无奈地安排自己指挥部红楼的撤离。陈怀远回到司令部,得知万荣举对自己司令部和驻地的进攻情况,知道万荣举这是要彻底消灭自己。陈怀远怒发冲冠,抓起电话打给万荣举,两个人在电话里对骂了起来。万荣举摔了电话,气的直喘粗气。林牧云出现,万荣举看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把林牧云轰了出去,林牧云成了丧家之犬。李曼娥还在等着万荣举的增援,但是红楼的联络却完全断了。李曼娥决定带着所剩不多的手下亲自回红楼请罪。李文感叹吃一顿少一顿,连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结局会比楚香雪好多少。楚香雪看出李文对未来已经没有了信心,楚香雪反倒心里踏实平静了。张弛押着王玉玲及家人回到情报站,楚香雪看到王玉玲等人被押下车很吃惊。趁着李文不注意猛地把筷子插进了李文地太阳穴。李文当场毙命。楚香雪拿了李文的枪冲出房间,开枪打死了两个守卫,冲了出去。陈胜正押着王玉玲等人走过来,迎面碰上了楚香雪,还没等陈胜反应过来,已经死在了楚香雪的枪下。楚香雪拉着王玉玲等人就跑。跑出了情报站,楚香雪回身把情报站的大铁门锁了起来。这个时候特务们才反应过来,纷纷追过来,但是被铁门挡住了。

  楚香雪让王玉玲等人去民生路二十五号找方部长。这个时候张弛从情报站楼里追出来,楚香雪拉着王玉玲等人跑。这个时候街拐角出现了一辆卡车,楚香雪挺身拦住,用枪指着司机想要劫车,却发现司机就是梁冬哥。罗克文等人急忙下来把王玉玲及家人弄上车,楚香雪还没来得及上车,张弛追了出来,楚香雪中弹。楚香雪用枪逼着梁冬哥开车,小马下来要救楚香雪,跟张弛的人一阵火拼,梁冬哥趁此时火力被小马吸引,急忙开车。小马身中数弹身亡,楚香雪再次被张弛抓获。梁冬哥从后视镜中看着这一切流下了眼泪。红楼大院一片狼藉,士兵都在往车上挤,林牧云也想有一席之地,但是被士兵打下车去。运兵的卡车离开。林牧云独自被甩在了红楼。林牧云绝望地瘫坐在地上。车刚走,一辆军用卡车开了进来,林牧云一阵欣喜。车上下来的却是李曼娥。林牧云跟李曼娥讲述了红楼撤退的经过,恳求李曼娥带着他一起跑,李曼娥却照着他腿上就是一枪,轻蔑的告诉林牧云她跟楚香雪的仇还没完呢,她不会走的,让林牧云这样的废物还是死了算了。说完带着人扬长而去。

[page]

 内线分集介绍 第31集

  陈怀远还在司令部指挥着人在苦战中,眼看就要顶不住的时候,解放军的部队赶到了,分散了敌人的火力,解了陈怀远部的燃眉之急。陈怀远和吴少波等人会面,陈怀远万分激动。这个时候梁冬哥带着王玉玲回来了。陈怀远一家团聚,陈怀远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语。梁冬哥马不停蹄,带着人又往赶往武汉,他要救楚香雪。  

  陈怀远和吴少波开始给部队做起义动员大会,多数军官都表示愿意起义,只有个别人支支吾吾。陈怀远一一做工作,最后还是有两名军官偷偷地拉着队伍走了。陈怀远即生气又无奈。也只好由他们各奔东西了。张弛把受伤的楚香雪押上车,准备离开情报站,一个特务过来汇报,说解放军已经渡江,万荣举已经逃跑了,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弛一枪放倒了。张弛带着楚香雪和几个手下开车而去。  

  林牧云拖着伤腿艰难地走着,突然看到一辆车开过来,林牧云招手,但是车根本没有理会他。从他面前开过,林牧云看到车里的人是张弛,而张弛对他是视而不见,林牧云气得破口大骂。身后车灯闪耀,林牧云急忙转身走过去,车却拐进了情报站的院子,林牧云追了进去。林牧云一进院子,却看见是梁冬哥带着人下了车,急忙躲在墙后。梁冬哥等人进了情报站的小楼去搜索,林牧云趁这个机会上偷偷上了梁冬哥的车后斗,藏了起来。梁冬哥看到情报站已经是人去楼空,听到有人呻吟,是刚中了张弛一枪的特务,梁冬哥从此人口中得知张弛带着楚香雪去了五祖庙。梁冬哥急忙带着人上车去追。  

  楚立言昏昏沉沉地醒来,发现守卫已经撤了。楚立言纳闷,穿了衣服走出来,才发现宪兵团已经空空如也了。只有门口还有两个哨兵。楚立言询问其他人都去哪儿了,哨兵告诉楚立言,大多分派到了各个爆炸点,本来还有两个班留守,但是就在十几分钟前张弛和楚香雪开车回来都叫着去了五祖庙了。楚立言听到楚香雪也在便松了一口气。但很快想到楚香雪还是很危险,于是想自己出去找,但是宪兵团一辆车都没有了,就在他发愁的时候,门被撞开了。楚立言看到车上下来的人脸色都白了。  

  楚立言又激动又害怕,却被李曼娥给了一个大嘴巴。李曼娥询问张弛的下落,得到了哨兵的答复,知道楚香雪也在一起,心里燃起了复仇之火。于是打着要去救楚香雪的幌子诱骗楚立言带路。楚立言信以为真。张弛把楚香雪带进了五祖庙的偏殿,偏殿里有一部电台,张弛逼着楚香雪给陈怀远发电报,指定错误的部队集结地点。楚香雪嘲笑张弛还在做垂死挣扎。张弛怒火中烧,发誓要楚香雪陪着自己,死一起死,生一起生,做鬼也要折磨楚香雪。李曼娥带着人冲了进来,和张弛守卫的人开了火。张弛听到枪声,挟持着楚香雪朝五祖庙的后山走去。张弛的人虽然人数多,但是人心涣散,跑了大半。李曼娥占领了五祖庙,发现五祖庙内布满了炸药。一阵狂喜,要炸毁这里,炸死张弛。楚立言这才知道自己上了李曼娥的当,想要劝阻,希望李曼娥能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放过楚香雪。李曼娥掏枪照着楚立言的胸口就要开枪,楚立言又惊又怕,就在这个时候梁冬哥带着人赶到,李曼娥的肩膀中了一枪。看到自己的人敌不过,李曼娥钻进车里开车冲出梁冬哥的包围逃跑了。

 

  正在处理姜志方的陈怀远和梁冬哥接到叶老爹被杀的噩耗,梁冬哥是暗暗地咬碎钢牙。陈怀远同时也向到自己的家人已经不再有安全可言了,叶老爹不过是第一个而已,梁冬哥提出送到解放区,但是陈怀远犹豫着。上海地老柑还是照样在小酒馆里醉生梦死,两个男人进了酒馆,拿着一张旧照片找人,老板怎么看照片上的人都像老柑。老柑就这么醉醺醺地被两个男人带了。

  五花大绑地老柑被扔进一间屋子,老柑看到一个女人走过来。老柑这才认出此人竟然是李曼娥。原来李曼娥中枪后未死,张驰也一直未放松对楚香雪的怀疑,于是隐瞒了李曼娥的伤情,让人在医院严加看管,不料老猫烧须,让林牧云派人救走了李曼娥,李曼娥伤好后第一件事是要报复楚香雪,抓了老柑是要当做活证据送给张驰,公开向张驰和楚香雪宣战。清晨的宪兵团门口,哨兵们还打着哈欠。一辆轿车开过来,车上的人不慌不忙地抬着麻袋走过来。哨兵还没反应过来,来人已经放下麻袋扬长而去了。出来巡视的张弛看到,命令哨兵打开这个“好像”在动的麻袋,老柑出现在张弛面前。张弛顿时明白是李曼娥的“杰作”。急忙命人悄悄地把老柑先安置起来,不得声张。

  张弛叫来陈胜,拿出电报纸,让他安排老柑进行修复工作。陈胜明白,张弛已经对曾经的楚香雪“除奸”行动产生了怀疑。

精彩剧照